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长沙小说网 >> [快穿]美人十二卷 >> 双鱼-李清照(十)

双鱼-李清照(十)

梁红玉?

我这才想起, 这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当初我在秦楚馆遇到的那位将军之幼女!

“居然是你?”作为一个穿越人士,对有特殊印象的客人都有种他乡遇故知之感,“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你爹爹还好么?”

她摇摇头,脸色如晴朗的天空印上几缕乌云。

原来,她的父亲因为平定方腊之乱战斗不力,兵败获罪被斩,而梁红玉也沦落为京口营妓。纵然如此,她也因精通翰墨和天生神力而超然不群, 毫无风尘之气。

在一次宴席上, 她认识了为人忠耿的韩世忠,两人一见如故,互相切磋。其后韩世忠便赎了她随侍左右。

两人少年夫妻, 又是志同道合, 十分恩爱。平时有事就打仗杀敌, 无事就相互切磋。这一次对付那几个强盗,正是二人大打赌之举。

听她说完,我半晌无语。

果然命运很神奇,谁能想到当初看不起风尘的将门虎女也会有沦落风尘的一天,也想不到一个风尘女子会有如此造化,遇到那样一个心有灵犀的同龄伴侣。

有时候, 上天才是最有创意的小说家呢。

那梁红玉很仰慕清照的才学, 更是封我为偶像。

原来是因为我曾捐出所有家资, 来资助朝廷抗金。

其实那倒是我的无心之举, 因为那会急着来看清照,一路上一个美女本身就够惹祸了,再带一身金银珠宝更是嫌自己死得慢!所以,临走之时我将那些客人们送我的各种珍玩名器,都一一变卖,包括宋徽宗送我的琴。卖完后便想做一把善事,将钱全捐给了朝廷做军饷。毕竟,我这人是顽固的民族主义,对宋朝来说,金兵入侵就相当于当年的日军侵华,在那个环境下,我不由得不同仇敌忾。

那对我来说是极小的事,却不知何时被传位教坊偶像,这倒是我没有料到的。

所以红玉对我,十分尊敬。并且,还热烈表示要住下来就近瞻仰几天……

韩世忠是个妻子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应声虫,我跟清照更是不可能违背恩人的意思,于是,这梁大小姐就这么在李家住了下来。

别看她是个武将出身,却也有女人的敏感。

才住了几天,就发现不对了。

“师师姐姐,你跟清照姐姐,怎么感觉有点怪怪的呀?”

“哪里有怪!”我赶紧色厉内荏,“小姑娘家,不要乱想。”

“我可不是小姑娘,我已经成亲了,我是婶儿。”小姑娘笑嘻嘻,“反正呀,我看你跟清照姐姐就不正常,你们……太过亲昵。”

她确实已经成亲了,那是因为古代成亲太早。这要搁现代,才十多岁的年纪,不是小姑娘是什么。

当然,这不是重点。

“我们那有亲昵?我对你不也一样亲么。”

“那可不一样,你对我跟对清照姐姐差远了。”

她歪着头笑。

“哪有不一样?我对你不好么?”

我赶紧描补。

“好是好,却不一样。你对我呀,就是姐妹之间的好,可你对清照姐姐,却是……嗯,怎么说呢,就跟我和世忠那样。”

小姑娘认真分析。

我很无语,这丫头眼神也太犀利了吧!

不过,我仍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打死不承认!

这样的乱世,没得给清照惹些世俗非议,不好。反正,两个人在一起,开开心心就行,那些虚名,根本不重要。只有傻子才看重名分,真正聪明的都知道要实在好么。君不见,那么多闷声发大财的,真正天天咋呼的反而一辈子平庸。

别的不说,只说曹操一辈子不肯称帝,却坐拥皇上之实,用一个汉朝丞相之名,挟天子以令诸侯,得了多少便宜啊。

再说我亲爱的武则天,正因为分得清楚最实在的是什么,这才一直以昭仪之名伴驾,连贵妃都懒得争取,最后在皇后一招失策时痛打落水狗,直接一举拿下皇后宝座!坐了皇后后,也没有傻傻给武家人求官,而是继续抓住最实质的重点,一步步将朝政抓在了自己手中。至于后来的登基称帝,更是等了一年又一年,三辞又三辞,直到最后时机完全成熟,才迟迟登基。那样的女子,所以才不会老啊。

我虽没有他们的睿智,却也知道财不外露、秀恩爱必死的道理,所以即便是面对欣赏的姐妹梁红玉,也不肯透露半句。

不过,我小瞧了梁红玉。

她,岂是一般女子?

我不告诉,她就自己去查。

上房揭瓦掀屋顶,那丫什么都会啊!

猫着脚半点声儿都听不到,在这李府如无人之境,上上下下把什么隐私都查了个遍。

于是,我就看到她握着我的小说,笑得一脸崇拜:“师师姐,我真是太崇拜你了!不止仗义,还是才女啊!不止才女,还这么有性格啊!”

脑袋一“嗡”。

我自然知道她说的有性格是什么意思。

那些小说,无一篇不是写百合 = =

她就算是再傻,看完那些小说,再对照我跟清照的日常,都猜得出来我跟清照的关系啊。

更何况,她不傻。

原本怕她看完以后会用有色眼光看我们,甚至鄙夷我们,然而我错了,这位将门女不止没有半点看不起的意思,反而很兴奋很崇拜,说我们才是真正懂得生活的奇女子,并且,还跟韩世忠嚷嚷,说他如果对她不好,她就干脆去找个女的,也省得去应付他们家那些七大姑八大姨婆媳宅斗的各种破事……

如此一来,我跟清照的事,竟这样传了出去,以很无语的方式。

一时间,整个府上的人看我们的脸色都不好了。

我其实无所谓,但怕委屈了清照。

谁知清照反倒比我还豁达,她说早就该公开的,等到这一日也算是缘分,公开了就公开了,别人怎么想随他们吧,她从来就不想活在别人规定的款框框里。

梁红玉对此很是赞美了一番,于是将清照又封为了偶像,说清照是真正的勇士,比她梁红玉还勇敢,是天下女子的楷模!

只余我跟韩世忠在一旁擦汗。

“所以,你是要让天下女子,都去拉拉么?”

我忍不住死鱼眼问。

她看过我的百合小说,自然知道“拉拉”的含义。

她却正色回答:“不,拉不拉拉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大宋女子缺少胆量。不止大宋女子,就连大宋男子,也都缺少胆量!所以,金兵才能在我国疆土上横冲直闯,还把我们的皇帝都给掳走了。若是宋人有金人的血性,这么多人,一人一口唾沫就把他们淹死了。宋朝的男人只知道逃,宋朝的女人则以为打仗只是男人的事,可天下兴亡,哪里只跟男人有关?我看金人女子就洒脱得很,哎,世忠,上次和你交手的那个的金国女将,武功就比你低不了多少嘛。”

韩世忠冷汗涔涔,赶紧把妻子抱走。

翌日,韩世忠便带着妻子来辞行。

我是很理解这可怜的男人的,也不敢挽留,唯恐把人家老婆带弯了将来没法交代。

临走之时,韩世忠给我们认真出主意:“虽然红玉故意在这留了一段时间,可以震慑不少宵小之辈,但毕竟世道太乱,你们两个女人家只怕守不住这满室古宝,依我之见,不如上交给朝廷,一来可保自身平安,二来也算是对这些古物最大的保护。”

我刚想道谢,红玉却不高兴了:“女人家怎的?两个女人家就守不住啦?也就师师姐和清照姐不会武功……哎,你干嘛,放我下来,你个猪头,放我下来……”

看着韩世忠把妻子扛走,我跟清照相视一笑。

原来红玉留下来住一段,并不止是仰慕我这偶像要近距离瞻仰,更是为了我们的安全震慑打这些宝物主意的人。只是确实不是长久之计,看来,我们真的该考虑韩世忠的建议了。毕竟,古物上交给国家,总比流落民间破损的好。

清照轻轻叹了口气,吟了一阙词:

暗淡轻黄体性柔。

情疏迹远只香留。

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梅定妒,菊应羞。

画阑开处冠中秋。

骚人可煞无情思,何事当年不见收。

这是她当年写的桂花词,以不浅碧深红却香飘十里的桂花自比,何尝没有自伤之情?

而她词中的“骚人”明指屈原,说他当年作《离骚》,遍收各色花草,以喻君子修身美德,却独独不肯收录没有颜色的桂花。但,实际上,又怎不是对赵明诚不懂欣赏的叹息?

如果,赵明诚是真正懂得赏这“桂花”之人,或许,如今的一切,都会不同吧?

望着已经只剩一个小黑点般背影的韩世忠,我想:如果李清照嫁给的不是懦弱文人,而是这样一个血性男儿,会不会,一切都不同?

还好,赵明诚不是韩世忠,没有守住自己的爱人,亦没有守住爱人的心。所以,我李师师,便当仁不让。

或许,我该谢谢他。

当晚,自是又一番缱绻情意。

翌日,我们开始商讨献宝之事。

我跟清照,都认为韩世忠的建议可行。

只是,这大宋的皇帝却是个奇葩,东奔西走逃窜,根本没有稳定的落脚点。

这让我们很是犯难。

关键时刻,反倒是清照硬气:“这些古物珍藏本就是我大宋的,自然该还归大宋。只要不落在金人手里,便是千里追驾又何妨?”

好吧,我没有清照的气节。但也不会拖她的后腿。

虽然知道追那个没头苍蝇一样乱窜的宋高宗很为难,但还是支持了她的做法。

就这样,我们跟着宋高宗的圣驾,一路或马车或舟楫,辛苦跟随。然,他们前脚到某处,屁股还没坐热,后脚就又奔向了另一处。所以我跟清照竟是追了很久都没追上!

最终,我跟她都有些泄气了。

“清照,你觉得,追这么个东躲西藏的软蛋皇帝,真的有意思么?”

她也是苦笑。

最终,我们找了个地方定居了下来。

准备等时局安定了,再送给靠谱的朝廷。

我李师师虽已隐姓埋名,但李清照却是大名人。

定居后,很多人都来拜访,有官,也有商。不过显然,很多人都是为这些金石而来。

有开价想买的,也有用官威威逼利诱的,但清照都一一顶了下来,就是不肯松口卖东西。

这时,唯有一人上门,是求教诗词。

别说清照吃惊,连我也有些吃惊了。

在这样的乱世,还有人有闲心来谈诗论词,倒是难得。

这个人,是一个小官,叫张汝舟。

听清照说,张汝舟倒是读过些书,但没有才气,用词粗俗,不过人倒是忠厚。

尤其,有一次家里失窃,外围的几间房子被掏空了,失去不少金石古玩。而张汝舟代为追查,居然真的寻回来几件,据说还是他高价在市场上买回来的。清照给他银子他不收,说是给能为第一才女办点事,已经很是荣幸。

这样慷慨无私心的人,倒是真的难得。

不过,我对他仍是有些猜疑。毕竟,穿越几世的争斗让我对人总是留了个防备之心,且相由心生,我总觉着这张汝舟看着不够光明。

清照却没有感觉,她认为张汝舟这人是跟韩世忠一般憨厚的老实粗人。

不过,还没等我们弄清楚张汝舟是怎样的人,另一件事情却发生了。

那些人为了想得到金石古玩,真是不择手段!

首先,有一个高官说,有人告发赵明诚曾经送个金人一个玉壶,有投敌之嫌。如果清照肯把这些金石古玩给他一些,他可以考虑把这个事瞒下来。

清照只是冷笑:“清者自清。”

接着才是大招。

有人听说李清照搞女女之恋,便大肆宣扬以泄愤!

这件事自从当年被梁红玉捅出来后,在李府就已是公开的秘密,所以根本无从掩饰。只是,这样被人广播天下,和府上的人自己传,却完全不一样!

原本清照就因为写《词论》,批判了欧阳修等政治文人,那些人的门生故吏还在,早就对清照很不爽。现在居然出了这样的“丑事”,自然更是大加渲染!

一时间,直要把李清照三个字渲染成“疯子”的代名词!

这些清照反而无所谓,她说她早料到会有今天,能跟我在一块,她无悔。

但,清照的娘家和婆家也介入,却多少是让她介怀的。赵家兄妹说的话难听就算了,就连她弟弟李迒都不能理解,写了很沉痛的一封信,且表示要亲自过来与姐姐详谈。

即便是在现代,女子出柜都不一定顶得住。更何况是在古代!

我对清照很担忧。

但是,她却只是对我苦笑:“总有这一天的。师师,你会跟我一起面对的吧。”

那样凄迷与无助,让我心疼,我赶紧将她搂住:“是的,我会跟你一起面对。不怕,师师永远跟你站在一起。”

那一刻,我们已准备好了一起一生一世,不管外面狂风暴雨。

然而,就在我说完这样的话后,更大的一件事发生了。

那天,张汝舟一脑门子汗,紧张兮兮地跑了来:“易安居士,大事不好了!有人说,跟你在一起的女子,就是那误国祸水李师师!”

一句话,将前厅的清照和墙壁后的我都打懵了。

“易安居士,你不用瞒我,且说李师师姑娘在不在你这?”张汝舟急道,“你要知道,她不止是个人尽可夫的青楼女子,还是当年迷惑皇上的误国祸水啊。虽然我相信你易安居士结交的朋友自然不会有问题,但别人不信啊,他们若追究起来,只怕李师师姑娘难逃此劫啊!”

“你……你说什么?”清照喃喃,“你说师师她……”

她没有理张汝舟,而是直接来到后厅找我。

我知道事情再也隐瞒不过,便承认自己又回去了秦楚馆,并且,确实认识过宋徽宗。

她闻言,整个人痴了。

我很后悔。或许,我该早点告诉她的,那样,愿不愿意跟我在一起,由她自己选择。

不用事到如今,她才面临抉择。

是我,太自私了。

我不该看看她不知勾栏事,便心安理得把一切都隐瞒下来。

“清照,对不起,是我隐瞒了你。”我闭上眼睛,“是的,我是个风尘女人,一直都是。虽然我一直卖艺不卖身,但,终究是自甘堕落去了那种地方,而且,一去好几年。”

她没有说话。

许久许久,久到我快停止了呼吸,以为她要让我走的时候,她开口了:“自甘?你为什么要自甘去那种地方?是为了赚钱给明城买金石古玩,是不是?”

我倒抽一口凉气,语塞。

我没有想到她如此聪慧,竟是一想就透。

“所以,在我父亲遭贬的时候,你消失的那段时间,也是去了青楼,是不是?”她的眼里,是逼问,也是痛苦,以及,心疼,“所以,当初我父亲之所以官复原职,不是上天垂怜,而是你在中间斡旋,是不是?你利用青楼女子的身份,去求了那些达官贵人,是不是?”

“不,我没有‘求’,是他们心甘情愿为我做我。”我实在不忍见她眼里的愧疚与心疼,“清照,其实让他们做事很容易的,没那么委屈,真的。”

本来是想让她心里的愧疚少一些,却没想到她却彻底哭了。

哭得痛彻心扉。

那样的痛哭让我的心跟着抽痛,只能安慰:“清照你不要这样,真没什么的,其实我是卖艺不卖身的,并没有失去什么。应付他们,并没有多少委屈的。”

许是我笨嘴笨舌,越劝,她哭得越凶。

最后我干脆闭嘴,只是抱着她。

终于,她止了哭,抬起头来,眼里带着无比的决绝:“师师,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不管要付出怎样的代价,我都不会让你出事。”

说罢,便拉着我到了前厅,一起站到张汝舟面前:“张大人,这位就是李师师。请你,为我们想想办法,哪怕是清照付出一切,都不能让她有事。”

我心里一紧。

总觉得,这样信任一个外人,不好。

或许是我小人,虽然这人几次三番帮忙,且这次又赶来报信,但,总觉得他面相不正。

张汝舟此时就如救世主一般,打量着我,又打量着清照,最终,问:“你们真的,如传言一般?”

我们自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

清照咬咬牙,点头。

张汝舟深深吁了一口气,然后摸着下巴上的胡子,良久良久,才如下定了决心一般,说:“易安居士,如果你信得过汝舟,我倒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我们两个眼睛都亮了。

“呃……我若说出来,易安居士不要觉得我唐突。”

他有些面露难色。

“这种时候,还说什么唐突不唐突,张大人请说吧。”

清照如是道。

张汝舟点点头,咬牙下定决心般说了出来:“如今,只有易安居士下嫁于我,方能避此灾祸!”

“什么?”

我跟清照齐齐大惊。

“易安居士你不要担心,我说的嫁给我,只是权宜之计。你想,如今你跟李师师姑娘的传闻传得人尽皆知。如今,说她就是李师师的人已经给我截住了,但难保没有第二个人泄密。所以,最好的方法,是你嫁给我,这样一切传言就会不同自破。日后若还有人敢拿这事来说,我张汝舟定然可以以你丈夫之名,直接为你担保。届时,你与我是恩爱夫妻,自然没有人会相信那些谣传。既然关于你喜欢女子的事是谣传,那,你喜欢之女子的身份,就更是子虚中的乌有了。”

说的似乎在理。但是——

“我绝不允许清照再嫁的。”

喜欢[快穿]美人十二卷请大家收藏:(www.csxsrc.com)[快穿]美人十二卷长沙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快穿]美人十二卷最新章节 - [快穿]美人十二卷全文阅读 - [快穿]美人十二卷txt下载 - 八步莲心的全部小说 - [快穿]美人十二卷 长沙小说网

猜你喜欢: 娇妃记:帝王囚爱厨娘当自强奸臣夫人的悠闲日子闺娇侯门纪事酒娘子穿越之丞相的炮灰妻锦绣弃妻重生复仇:腹黑嫡女宠后作死日常侯门嫡女如珠似宝长工家的小农妻除了我你还能爱谁锦衣之下炮灰攻略一品仵作秀色满园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圣手毒心之田园药医宦官的忠犬宣言佛系少女不修仙麻烦空间之农女的四季庄园顾盼成欢金枝重生之侯门嫡妃
完本推荐: 盛世医香全文阅读重生步步为营全文阅读神医嫡女全文阅读超级灵药师系统全文阅读婚心荡漾,亿万首席请签字全文阅读系统小农女:山里汉子强宠妻全文阅读超凡黎明全文阅读最强弃少全文阅读农女倾城全文阅读鬼帝盛宠妻:神医废柴妃全文阅读重生之渣男再见全文阅读重生之将门毒后全文阅读绝色嚣张九小姐全文阅读宠妻如令全文阅读盛世谋臣全文阅读国色生香全文阅读重生之特种兵夫人全文阅读绝世风华之至尊召唤师全文阅读篮坛之氪金无敌全文阅读异世界的魔王大人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战锤神座家有悍妻怎么破仙武暴君之召唤群雄协议婚姻使我实现财务自由末世来的桃花仙娘子万安帝霸我的主人太全能了九品仙路快穿:炮灰女配,有剧毒异类玩家的自我修养恋语集:织梦书华山神门万界圆梦收割机沧元图重生似水青春最强剑客系统太古龙象诀宿主每天只想种田莽荒求生录逢春荒海有龙女女王的意志道长去哪了你当像勇者翻过群山数风流人物逆天邪神我老婆明明是天后却过于贤惠了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魂超级影后.

[快穿]美人十二卷最新章节手机版 - [快穿]美人十二卷全文阅读手机版 - [快穿]美人十二卷txt下载手机版 - 八步莲心的全部小说 - [快穿]美人十二卷 长沙小说网移动版 - 长沙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