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长沙小说网 >> 破云 >> Chapter 104

杨媚就像被猛兽盯上了的猎物, 发着抖向后退了半步。紧接着, 黑衣男子一手撑住楼道扶栏,纵身飞跃而下,老鹰抓小鸡一般摁住她的脖子,“砰!”狠狠把她掼上了墙!

“……”杨媚根本来不及呼救, 甚至连发声都没做到。她双手扒着那男子的胳膊, 但根本就是徒劳,只感到自己的身体正被贴着墙一寸寸拎起来,甚至脚尖几乎离地,全身重量都挂在了掐住自己咽喉的那只凶狠的手上。

可怕的窒息几秒钟内就让她满脸血红,由红转青, 由青变紫。

江哥……她模糊不清地想。

对不起, 我可能……可能就要……

这最后一点思维渐渐趋于模糊,就在她完全陷入深渊之前, 突然——

“什么人?!”

男子猛然回头, 但已经太迟了。他的脖颈被一条肌肉紧绷的手肘从后一勒, 那简直就是足以将喉骨绞断的可怕力道, 巨力甚至令他和来人都重重翻倒在地!

“咳咳咳咳咳咳!!……”

杨媚跪倒在地疯狂呛咳, 新鲜空气从受伤的喉骨中大股大股涌进气管, 直咳得她差点把肺都喷出来。足足咳了一分多钟她才挣扎着抬起头,两手胡乱抹掉满脸呛咳出的眼泪,抬头一看, 嘶声惊道:“严峫!”

·

负一层。

齐思浩被刚才那揍他的黑衣男子推着, 跌跌撞撞经过一道走廊, 眼前霍然开朗——是夜总会的地下酒窖。成排的木桶和酒架靠墙摆放,中间有块空地,空地上端端正正放着一把椅子。

“你……”齐思浩似乎认出了椅子上坐着抽烟的那个年轻人是谁,止不住颤栗起来:“你是……”

阿杰右脚横着架在左膝盖上,在香烟袅袅中淡淡道:“你知道我是谁?”

虽然不知道,但见过,甚至抓过。

齐思浩抖得更加厉害了,甚至连肉眼都能清清楚楚看见裤管下小腿战栗的频率——那是当年他还在缉毒支队,在那个流星般耀眼夺目、神话般年轻有为的江停手下,当个领死工资跑腿小碎催的时候;在一次奔赴码头的缉毒行动中,前方特警持枪包围了一辆高度可疑的防弹豪车,然后从车后座上抓住了眼前这个年轻人。

当时他还更年轻,也更嚣张,面对十多个黑洞洞的冲|锋枪口,笑着迎风举手站在那里,不怀好意地打量着现场的每一名特警,似乎要将他们的脸都记在脑海里似的。特警大队长被他阴瘆瘆的目光盯得很不舒服,通过步话机向指挥车汇报抓住嫌犯一名,当时齐思浩清清楚楚地听见步话机那头传来江停冷酷的声音:

“怎么没击毙?”

“什么?”特警大队长以为他没听清楚,加重语气重复:“报告指挥车,嫌犯一名已经投降,是已经投降!请指示。”

频道内沉默良久,才听江停说:“那铐回来吧。”

行动结束后,那个年轻人被反铐着押上警车,突然一扭头,阴鹫锐利的目光紧紧盯住了江停。这种眼神让所有看见的人都倍感不适,特警刚要呵斥,却只听他突然开了口:“听说你想击毙我?”

谁也不知道他是如何从那么多警察当中一眼认出总指挥官的,或者也可能是因为江停一身深蓝制服,肩上警衔最高的缘故。

江停那张常年不见一丝表情的脸转过来,不带任何情绪地盯着他,跟打量一个窃贼、强盗或嫖客没什么两样。在这种堪称居高临下的注视中,年轻人突然有点扭曲地笑起来,伸头对着江停耳边说了一句话。

当时齐思浩站得比较远,听不见说的是什么,单从口型看应该是一句脏话,但周围特警反应比较大,几个人同时厉声呵斥着把他拉了回去。

江停倒挺平淡的,活动了下手腕,问:“你再说一遍?”

年轻人还是那样笑着,放慢语速缓缓重复,话音未落便“啪!”一声亮响,半边身体被江停一巴掌打偏了过去!

江停手劲肯定不是开玩笑的,年轻人抽着气站起来的时候,嘴角已经明显溢出了血。

“再说一遍,”江停清晰地道。

齐思浩确定这个年轻人有病,他像是突然被激发了某种极大的兴趣似的,竟然又把那句脏话骂了一遍。

啪!!

耳光声响亮无比,甚至老远都有人受惊望来。

江停道:“再说一遍。”

“……”年轻人喘息着,再次直起身。

这次他齿缝里都洇出了血,令森白的牙齿更加可怖,竟有一丝噬血吃肉般的错觉。那吊诡的景象令周遭特警都有些发寒,有人刚要上前阻止,就只见他俯在江停耳边,沾血的牙轻轻开合,语气竟然堪称温柔:“干嘛这么狠呢?你明明知道我会被释放的,未来日子还长,是不是?”

江停说:“是啊。”

然后他就这么八风不动地,甩手重重一耳光,把年轻人打得一头砸上了警车门!

“下次在现场看到他,不用警告,不等反抗,就地击毙。”江停从车里抽出张消毒纸巾,慢条斯理地擦着手,说:“责任算我的。”

他转身走向远处,而年轻人被特警七手八脚押着,粗暴地推进了警车。

——你明明知道我会被释放的。

当时齐思浩像现场所有人一样以为这不过是可笑的狂妄,然而没过多久,他在整理案卷的时候发现,这个人竟然真的因为证据不足而取保候审,随即无法定罪而被释放了。

当得知这一点时,齐思浩在办公室里呆愣了许久,错愕、诧异、难以置信等情绪都消退之后,一幅印象深刻的画面伴随着畏惧,从他心底缓缓浮现了出来——

那是当天押送嫌疑人的警车开走时,那个年轻人透过车后窗玻璃,死死盯着背对他的江支队长。警车越开越远,他那毒蛇吐信般的注视却仿佛还停留在原地,仿佛预兆着未来某种不幸,令所有注意到这一点的人不寒而栗。

——你明明知道我会被释放的。

然后他就被释放了,此刻悠闲地抽着烟,出现在齐思浩面前。

·

阿杰弹了弹烟灰,语调平静略沙,却让齐思浩就像通电般再次颤栗起来:“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么?”

“不,不……不……”

“冷静点,站直了,好歹你也是个支队长呢。”

“不知道,都是他们主使的,真的都是他们。”齐思浩后悔得肠子都青了,不断重复:“我只是签个字而已,是我一时糊涂,都是我一时糊涂,我可以把钱都拿回来还给你们——”

“钱,”阿杰笑道,“钱是这世上最不值钱的东西。”

齐思浩茫然无措,要不是被杀手挟持站着,估计下一刻就要摔到地上去了。

“你本来可以想要多少钱就能有多少钱——如果你没卖过这个东西的话。”

阿杰抬手从裤袋里摸出一张照片,随手向前扔去。照片打着旋落在地上,齐思浩条件反射低头一看,只见图上赫然是一包幽蓝色粉末,被透明密封袋包着,右下角泛黄的标签上用褪了色的钢笔字写着:C组九箱7704。

这是什么?

确实像齐思浩说的那样,他只负责签字,实际操作的开箱拿东西、传递出去、发展下线、卖到各个渠道……这些都跟他无关,认不出来也是正常。

“知道这是什么吗?”阿杰徐徐吐出一口烟雾,眼底浮现出揶揄:“这可能是你下半辈子的荣华富贵,也可能是你的催命符。”

就在这时,酒窖深处传来暗门开合的声响,随即先前那个领班妈妈桑急匆匆奔了过来:“杰哥!”

阿杰一抬头,领班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齐思浩正处在极度惶恐中,也没听清她到底在说什么,但紧接着就看见阿杰的脸色微微发生了变化:“什么?”

领班惊惧地点了点头。

“……这命真是硬。”阿杰轻轻说了句,也不知道是在说谁,随即起身大步向出口走去,经过齐思浩身边时吩咐:“看着他,别让他跑了。”

杀手心领神会,点了点头。

·

消防通道。

“咯咯咯……”

黑衣男子平躺在地,拼死抓着严峫的手臂,活生生将十指掐进了肌肉里。几道血痕顺着严峫虬结的手肘缓缓流淌下来,顺着小臂汇聚在筋骨暴突的手腕上。

但这点痛苦没让严峫的表情变化半分,他单膝半跪在地上,眼睁睁盯着黑衣男子的脸由紫变黑,却连一丝示警或呼救都发不出来,身体就像脱水的鱼一般猛烈弹了几下,旋即猛地一软,再也没动静了。

狭窄的楼道间里,空气僵硬得仿佛冻结,杨媚死死堵着自己的嘴。

“呼……呼……”直到确认杀手已然气绝,严峫才缓缓松开黑衣男子颈间的手,喘息着站起身。

“严,严严严峫,你你你……”

严峫一个凌厉的噤声手势,制止了杨媚颤不成句的叫喊,旋即向楼上一指:“快走。”

“那,那你怎么办?江哥,江哥他……”

“快走!”严峫几乎是低声呵斥了,粗鲁地拽着胳膊把她拉起来,推搡她身不由己地往楼梯上走了好几步:“别啰嗦了,出去开车后门等着,十分钟之内我们没出来你就别管了,自己走吧!”

杨媚几乎要冲口说出不行,但紧接着,她的视线越过严峫,定在了不远处的某个景象上,牙关止不住地打起战来。

“——走什么?”

一个阴狠的声音响起来,竟然是笑着的,就像饥饿的凶兽终于嗅到了手无寸铁的人类的气味:

“我看不用走了,都留下来吧。”

严峫猝然转身。

楼道尽头出现了一道劲瘦剽悍的身影,紧接着那身影回过头来,露出了阿杰冰冷桀骜的脸。那瞬间严峫肩颈肌肉明显绷紧了,两人目光隔空相撞,阿杰一字一字慢慢笑道:“我说过,再见面的时候,就是你的死期。”

杨媚的嘴唇因为恐惧而剧烈发抖,犹如救命稻草般紧抓着满是灰尘的墙壁,才不至于双膝一软跪倒下去。

就在这一刻,她听见严峫缓缓一笑:“好啊。”

然后只见严峫骤然发力飞扑,凌空抄住了先前黑衣男子丢下的短刀——

而同时阿杰也动了,弓腰从小腿上拔出匕首,闪电般冲向了严峫!

·

负一层酒窖。

大门阻挡了外面的一切声音,酒窖里安静得连呼吸都清晰可闻。齐思浩站不稳,背上的汗出了一层又一层,简直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杀手从裤兜里摸出烟来抽,点火时放开了他,他立刻踉跄两下差点摔倒。

“现在知道怕了,当初干什么去了?”杀手鼻腔中发出半声嗤笑,“你要是老老实实当个条子,这事儿也摊不上你,都是自找的。”

齐思浩呐呐应声。

“你之前在谁手下做事来着,缉毒二支队?”

江停当支队长的时候作风非常硬朗,像齐思浩这样的性格,是不可能在他手下得到重用的,因此那段唯唯诺诺的历史后来一直被齐思浩引以为耻,从不多提。

他应付着小心嗯嗯了两声,只听那杀手又随口道:“姓江的是你们支队长吧?这个人倒挺难缠。”

齐思浩刚下意识“唔”了声,突然又感觉不对,难缠?

什么难缠?

江停不是死得很利落吗?

“不过后来据说还是死了,”杀手哼笑一声:“跟我们老板作对,就是这么个下场。”

齐思浩内心惊疑不定,不知道杀手是纯粹威胁还是在暗示什么,难道他跟这帮毒贩作对,现在也要落得跟江停一样的下场?

他们是不是想在这里杀他?!

杀手没注意到齐思浩惨白的脸色,也不知想起了什么,满怀恶意地掀起嘴角:“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他偏来,说的就是你们江支队长,偏偏你这个不走运的还曾经是他的人……”

“我不是!我不是!”齐思浩尖利地失声喊了起来:“我跟那姓江的根本不是一路人,你们不能杀我!你们杀了我事情就没那么好收拾了!”

杀手嘲道:“你?你算什么东西,真要弄死你还不跟蚂蚁似的。连那姓江的当年都不行了,你知道他最后都——”

噗。

其实只是很小的声音,但杀手的动作突然停滞住了,身体向前晃了晃,烟头从指间滑落在地。

齐思浩恐惧地睁大了眼,瞳孔中清晰映出了杀手生前的最后一幕景象——他似乎想回头去看看到底是谁杀了自己,但力气已经不够支撑这最后的动作了。他左胸心脏位置汩汩冒血,然后就保持着这个半回头的姿势,轰隆!颓然倒地,溅出了满地尘烟。

“谁……是谁,”齐思浩神经质地向后退了半步:“快出来……啊啊啊鬼啊!!”

尸体倒地后露出了他背后的景象,成排酒架中,江停垂下手中的枪,顺手把套在枪口上作消音用的矿泉水瓶扔了,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金属弹壳。

“你,江,江队……”齐思浩简直怀疑自己在做梦,扑通一下软倒,乱滚带爬向后:“你你你到底是鬼还是——还是——啊啊啊啊别过来!别过来!”

“我跟你确实不是一路人,”江停平淡道。

他的语调仍然像当年一样带着无可置疑的冰冷和强硬,随即走上前,单膝半跪在尚自冒血的尸体边,吩咐道:“不想死就闭嘴。”

齐思浩急促喘息,仿佛真的活生生陷入了惊悚的噩梦里。他看见江停从外套下拔出折叠刀,咔擦弹出刀刃,对着尸体左胸弹孔“噗呲”就刺了进去,然后掏挖几下,叮当一声清响,从肋骨间撬出了沾满血肉的弹头。

江停从地上捡起弹头,示意梦游般的齐思浩:“跟上来。”

※※※※※※※※※※※※※※※※※※※※

今天电脑快没电了,来不及整理霸王名单,明天放出,鞠躬~!

喜欢破云请大家收藏:(www.csxsrc.com)破云长沙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破云最新章节 - 破云全文阅读 - 破云txt下载 - 淮上的全部小说 - 破云 长沙小说网

猜你喜欢: 天师死亡万花筒破云陌丫恋:鬼王少爷别缠我我的鬼胎老公拒再嫁,我的神秘鬼相公阴婚夜嫁:鬼王大人请冷静末世重生之女配的进击异能重生:天才少女占卜师末世女配逆袭豪门魂宠:灵动鬼妻犯罪心理重生复仇:女神,又开挂了亲爱的弗洛伊德
完本推荐: 捡宝王全文阅读恶魔法则全文阅读穿越之幸福日常全文阅读绝世神偷:废柴七小姐全文阅读重生之首席魔女全文阅读六零时光俏全文阅读恐怖都市全文阅读鬼医郡王妃全文阅读最强战帝全文阅读庆余年全文阅读都市之最强女王全文阅读重生之相府嫡女全文阅读宠妻如命之一等世子妃全文阅读活人禁忌全文阅读最强的系统全文阅读地狱电影院全文阅读神医废材妃全文阅读位面之大冒险全文阅读胜者为王全文阅读重生步步为营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道门法则快穿:鬼畜男神,宠上天!逆天透视眼赘婿修罗武神氪金成仙符武通灵寒门崛起我从凡间来快穿任务:炮灰来逆袭奶爸的异界餐厅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伏天氏重生无冕之王一卡在手至尊特工茅山捉鬼人重生完美时代凌天战尊快穿:我只想种田武破九荒韩娱之勋带着农场混异界科技图书馆秘宝之主你好,King先生我有一张沾沾卡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美食供应商仙宫

破云最新章节手机版 - 破云全文阅读手机版 - 破云txt下载手机版 - 淮上的全部小说 - 破云 长沙小说网移动版 - 长沙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