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长沙小说网 >> 破云 >> Chapter 117

窗外黑夜沉沉, 华灯未上, 远处马路上的车灯穿过窗棂,黄光沿着天花板一闪即逝。

就在那瞬间,秦川轰然一脚踩上翻倒在地的茶几边缘,凌空扑到了江停面前!

铿锵——

三棱|刺与折叠刀金属撞击, 迸发锐响, 江停踉跄向后踩碎了花瓶。仓促间又是当!当!几声刀锋错绞,转眼江停已被逼至墙角!

秦川平时多以斯文雅痞的形象示人,但一出手根本不是平常那个样,其冷酷、残忍和敏捷程度,哪怕跟专业等级的阿杰比也不遑多让。黑暗中对于地形的熟悉和压倒性的力量帮助了他, 只听吱呀一声轻响从脚底传来, 江停的脊背已经结结实实抵上了墙壁,折叠刀锵一声狠狠撞上了三棱|刺!

金属互相死死抵住, 发出令耳膜极不舒服的摩擦声, 刀尖一厘米一厘米地向江停鼻端靠近。

“——如果岳广平死时你真的一点触动也没有, ”江停近距离盯着秦川的眼珠, 突然问:“为什么你离开时, 会慌张到把烟灰缸撞翻在地上?”

话音刚落, 三年前那清脆的撞击声仿佛再次响彻耳际,还是同样的震人胆寒——咣当!

秦川一直波澜不惊的面色瞬变,手腕下意识松劲, 被江停发力推了出去!

秦川猝不及防, 踉跄数步不及站稳, 只见眼前雪光劈下,从肩到右胸一凉又一热,飞出了满泼血花!

江停重重一脚把秦川蹬得向后,哗然撞翻了沙发,陈列架上的摆设稀里哗啦摔了满地。江停不等他爬起来,持刀跃过沙发落地,去抢落在地上的三棱|刺,谁料秦川就着落地的姿势抓住他脚腕劈手一拽,巨力让两人同时摔倒在了满地废墟中!

“……”江停不出声地骂了句什么,刚起身就被秦川一记又狠又重的肘击打翻在地,头撞上了墙壁。嗡的一下颅脑巨震,差不多有半秒钟的时间江停眼前发黑,紧接着他听见金属刺啦声,是秦川翻身抄起了凶器!

不好——

敏锐的格斗意识救了江停,下一瞬他竭力偏头,三棱|刺紧贴着侧脸剁进了墙面!

一丝鲜血从江停寒冰一样白的侧颊上洇出来,顺着刀锋血槽缓缓蜿蜒。

“所以谢谢你让我有了一个倾诉的机会,”秦川轻声道,“这么多年来确实很难熬。”

紧接着,三棱|刺带着细碎石子拔出墙壁,刺向江停避无可避的太阳穴!

——砰!

枪声猝然响起,刀尖在距离皮肤两寸之距顿住。

“住手,秦川。”一道和缓、果断又熟悉的声音在卧室门口响起,说:“否则下一枪就击毙你了。”

“……”秦川慢慢地回过头,说:“我刚才还在想您要待到什么时候才出来呢,吕局。”

吕局那极有特征的憨实身影逆着光,走到客厅门口停住了,手里还举着一把九二式警枪。他的老花镜微微闪着光,看不清此时是什么眼神,又缓缓重复了一遍:“放下凶器,住手吧。”

这个时候秦川把江停摁在墙面上,刀尖离致命的太阳穴不过咫尺之遥,只要再稍微往下用力,就是生死立判。

没有人吱声,甚至听不见呼吸的声音。秦川一言不发,半晌缓缓松开江停,转过身。

恰好此时远处车灯照射进来,映出了他紧绷的肩臂肌肉,手中锋利的三棱|刺,以及盯着吕局手里那把枪的、淬满森寒的眼神——

明明什么都没发生,但那瞬间所有人都突然感觉到了:如果他想,他能在顷刻间掷出刀锋将枪打下来!

那只是眨眼间的事,吕局扣在扳机上的食指条件反射绷紧了,但下一刻出乎意料的是秦川没有动,他冲着吕局微微一笑,在“叮当!”清响中轻描淡写地丢下了三棱|刺。

远处红蓝光芒乍现,遥遥传来了不清晰的警笛声。

·

“你们本来的计划是不在我眼前碰面的吧?” 秦川揶揄道。

吕局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招了招手:“举起手慢慢走过来,站在这里别动。江队?你还好吧?”

江停这才擦去脸颊上温热的血迹,疲惫地起身捡起秦川那把三棱|刺,说:“不用管我。”

秦川跨过满地狼藉,象征性地举着双手走到客厅正中站定。

他并没有讨得多少巧,从右肩至胸口被江停一刀划出了长达半尺的血痕,鲜血渗透了衬衣,勾勒出肌理,乍看有些令人胆战心惊的凶悍和凌厉。但与之相对的是他表情并没有任何异常,甚至还有几分放松,指指地上问:“我能把眼镜戴上吗?”

吕局说:“戴吧。”

秦川道了谢,弯腰捡起眼镜戴上,这才像是终于恢复过来似的舒了口气:

“是我疏忽了,以为你们会各自单独行动,没想到你们两位竟然能联手。是因为岳广平当年的电话让您对江队建立了信任么,吕局?”

“这个倒并没有。”吕局枪口自始至终稳稳地指着秦川眉心,说:“我在相信你这点上吃了亏,不会再轻易信任别人了——你最好别轻举妄动,秦川。江队不敢随便开枪,我却是可以击毙你的。”

秦川不以为意地笑了笑:“聊聊呗,趁同事……趁警察还没赶到的时候,不然我怕以后不会再有机会了。你们是什么时候见面联手的?”

吕局目光投向江停,两人似乎眼神沟通了几秒钟,吕局低沉地开口道:“今天中午,因为我们都发现了你不小心遗漏下来的唯一的证据——”

秦川很意外:“哦?”

江停说:“是的,汪兴业。”

时间倒推回几个小时前,琥珀山庄九区二栋楼下,便利超市——

“谁?”吕局一回头,随即怔住了,老花镜后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是你!”

那年轻人一身黑色大衣,被水汽打湿的黑发之下,脸色雪白而无生气,甚至连嘴唇都淡得几乎看不见血色,但仍然能看出几年前的锐利清晰的五官轮廓:

“不用这么惊讶吧,早在胡伟胜制毒案的时候,您不就已察觉到我的存在了么?”

“……”

两人长久地对视,终于吕局点了点头,沙哑道:“江支队长。”

不远处超市后门,老板匆匆掀帘进来,一见收银台前这情景,不由愣在了原地。

“江阳县袭警事件之后我开始对你产生怀疑,但也仅仅是怀疑——当年老岳去世消息传来的时候,你的表现我至今难忘,不论是从动机还是情感流露上来讲,我都无法把你往弑父凶手上作一丝一毫的联想。这几年来我甚至都开始问自己,难道老岳真是心脏病发作去世的?难道冥冥之中真有天意?”

吕局自嘲地摇了摇头,又道:“直到严峫乌头|碱中毒,联系我当年匆匆赶去、只来得及看最后一眼的老岳的遗容,我才真正觉得,应该就是你没跑了。”

秦川无声地“噢——”了一句:“难怪您突然决定给我下正式任命,顺势要求我把支队内部事务拿给您签字,应该是想借机摸索我在日常工作中留下的破绽吧。”

吕局说:“对,你做事太聪明了,秦川。你把所有杀人灭口和抹除痕迹等工作都交给毒贩去处理,最大可能性地减少了自己暴露的可能,因此我很难抓住你的小辫子。但如果抓不住证据的话,仅凭怀疑是无法把你拘捕问话的,相反还容易打草惊蛇;所以我只能采用最机械也最耗时的办法,从头开始梳理你可能做过的每一件事、去过的每一个地方,争取找出你留下的,哪怕任何一丁点的蛛丝马迹。”

“幸运的是,我没有花太久的时间。”吕局话锋一转,说:“严峫卧底‘三春花事’酒吧贩毒现场那天晚上,有一名男子用电话亭报警扫黄,以至于严峫等人的缉毒行动被扫黄大队破坏。我再次调出了电话亭附近的监控记录,发现那名报警男子的体型非常眼熟——他是‘三春花事’的供毒上家之一,也是六一九绑架案中步薇的‘叔叔’,汪兴业。”

“……”秦川叹了口气,喃喃地说了句什么,从口型来看应该是:“果然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确定你跟汪兴业有勾结之后,事情就容易多了。我找到汪兴业的窝藏据点之一琥珀山庄九区二栋,发现附近的监控录像果然曾被人以‘公安机关’的名义调取破坏,不过所幸我们还有人民斗争的汪洋大海。”吕局冷冷道:“汪兴业家楼下一座便利超市安装了防盗摄像头,录像保存期长达六个月,拍下了你多次进出汪兴业家,并在他潜逃前几个小时通风报信的证据。”

秦川一边听一边点头,末了摇头叹息,似乎有些宝刀未老的感慨:“不愧是吕局。”

吕局没答言。

“那江队呢?”秦川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你并没有调阅案卷和监控的权限吧?”

“我不用。”江停淡淡地回答,“我从方队那条裤子的分析结果上锁定了你,往前回忆你做过的每一件事,就想起了汪兴业。”

秦川问:“所以你也想找到我通风报信的证据——”

“不。”

秦川挑起半边眉梢,露出了请教的神情。

“我只奇怪你为什么要跟汪兴业勾结,这件事从头到尾都充满了违和感。”江停说,“后来我才想到,这应该是你背着黑桃K做的吧。”

远处警笛越来越响,小区里已经有人打开了窗。

客厅里,虽然可视条件非常暗,但秦川的神色终于清清楚楚地改变了——

连吕局都不明所以,抬眼瞥向墙角里站着的江停。

“黑桃K手下据点中没有一个叫三春花事的,那是汪兴业的私人生意,所以你在行动前透露风声给他,应该不是出于黑桃K的指示。当然,汪兴业对你这么个禁毒副支队长是能讨好就讨好,如果你暗示他,你想在黑桃K不知情的前提下与他建立私人‘业务往来’,汪兴业应该是求之不得的,甚至会立刻对你表露出非常诚恳的效忠。”

说着江停嘲弄地笑了笑,这个动作牵扯到侧颊上的伤口,鲜血顺着细细的刀伤再次渗出皮肤,顺着侧颊流到了脖颈,将脸色反衬得格外煞白又冷淡。

“同时六一九绑架案里,汪兴业趁夜潜逃这件事如果是站在黑桃K立场上的话,其实并没有任何好处,相反还有可能惹来麻烦。如果以黑桃K的方式思考,最优安排应该是让你立刻把汪兴业灭口,同时利用你作为警方内部领导的便利毁尸灭迹……”

“但你让汪兴业逃出去了,为什么呢?”

一痕鲜血淌过江停冰冷的唇角,他笑意似乎有些加深,悠然道:“你本来是想利用这个人的吧,是不是,秦副队?”

这点连吕局都没想到,猛地瞟向秦川:“有这回事?”

“……”秦川又叹了口气,这次是真的无奈了:“但我也没想到他这么的没用……”

“你想利用他什么?你到底在私底下牟了多少利?!秦川!”吕局大怒呵斥:“我劝你老老实实地把所有问题都交代出来!你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秦川微笑着回答:“可以,吕局,只要您拿得出证据。”

警笛已经近在咫尺,楼下红蓝光芒交错,透过雨夜斑驳的玻璃窗,闪烁在他们对视的眼底。

吕局那强忍痛意的愤怒渐渐摁平,虽然语调还微微颤抖,但勉强恢复了忍耐和沉重:

“老方那条没有验出乌头|碱毒素的裤子钉不死你,因为无法证明物证清洁度,也就形不成证据链。但你跟汪兴业之间的合作、几次向黑桃K泄密的经过,这些都必然有迹可循,总能查出证据来的,你就不要再侥幸了!”

“我知道。”秦川的表情甚至还是很温和的,那张斯文俊朗的面孔没有任何改变,仿佛接下来不论发生什么他都能安然处之。他说:“该我配合的我一定配合,您放心吧。”

警车停在楼下,脚步和吆喝声隐约传来。吕局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转向江停,点了点头。

——江停始终留到最后一刻,就是为了确保秦川不会再翻盘逃走。眼下警车已经赶到,就必须尽快离开了。

“保重。”江停简短道,随手一擦下颔骨上未干的血迹,在秦川的注视中出了门,消失在了黑暗的消防楼道里。

少顷后电梯灯亮,一群国徽与深蓝制服涌现在了秦川的视线里。

·

雨又大起来了,不断冲刷着整个世界,路面上的积水在黑夜里闪闪发光。吕局独自站在路边,目送着警车掉头驶向警局,摸出手机走回楼道口,示意正欲撑伞上前的司机离得稍远一些:

“喂,你出去了吧?”

手机中传出江停冷漠的:“嗯。”

“秦川回到市局后势必会交代出你的存在,从今往后,你还是自己小心吧。”吕局顿了顿,揉着花白的鬓发,苦笑的声音低哑下去:“当年老岳告诉我他有个儿子,那个场景至今历历在目,转眼间就……这么多年了,哎,我也老啦!”

雨夜不减繁华的街道上,江停穿行在各式各样色彩缤纷的雨伞中,双手插在口袋里,黑色大衣领遮住了半边侧脸,仅露出半只耳机:“因为怕死而假装饮用正常药酒,从而留下破绽被发现证据,这不像是秦川的性格。唯一的解释是他没撒谎,他真的有某些比谋杀严峫重要很多的任务没完成,因此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布局。这个人隐瞒了很多事情,当你出现拿枪对准他的时候,他分明是有一搏之力的,但他主动放弃了。”

吕局的眉头也紧锁了起来。

“也许秦川觉得那个时候冒险尝试逃跑不值得,他的智商确实非常高,而且是个善于筹谋的目标导向者。”江停说,“不管怎么样,这个人一定会尝试越狱,我建议你重点看守他,不要留下任何可乘之隙。”

吕局“唔”了声,凝重地点了点头,只听电话那边道:“还有一件重要的事。”

“什么?”吕局提起精神。

“你什么时候把严峫放出来?”

“……”

手机两端沉默数秒,吕局哭笑不得:“今晚连夜审问秦川在老方那辆车上做手脚的事,明天,最迟明天严峫那小子一定能——你要送什么东西进去?吃的喝的?毛巾被褥?书籍杂志不行啊我跟你说!”

江停穿过喇叭喧嚣此起彼伏的街道,马路对面红绿灯下,韩小梅那辆红色的丰田车一亮一亮地打着双闪。

“不用了,”江停懒洋洋道,“白水煮蛋吃着挺健康的。”

他打开后车门,韩小梅和杨媚同时从前座回过头,动作整齐划一,亮晶晶地看向他。

“哦对,”江停正准备挂电话,突然像想起来什么似的,赶紧又加了一句:“加半碗白水煮青菜,消消火。”

吕局:“……”

江停关上车门,未几,红车驶向不夜宫KTV的方向,汇进了川流不息的灯海。

※※※※※※※※※※※※※※※※※※※※

对不起今天电脑没电啦,明天整理大家的霸王票,谢谢!

第三卷快完了,第四卷是全文最重头戏的一卷,第四卷结束就完结了。我6月中旬去俄罗斯看世界杯,不能再请假了,所以会在那之前完结这篇文。

喜欢破云请大家收藏:(www.csxsrc.com)破云长沙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破云最新章节 - 破云全文阅读 - 破云txt下载 - 淮上的全部小说 - 破云 长沙小说网

猜你喜欢: 破云重生复仇:女神,又开挂了我的鬼胎老公豪门魂宠:灵动鬼妻末世重生之女配的进击死亡万花筒犯罪心理拒再嫁,我的神秘鬼相公陌丫恋:鬼王少爷别缠我异能重生:天才少女占卜师天师阴婚夜嫁:鬼王大人请冷静末世女配逆袭亲爱的弗洛伊德
完本推荐: 位面之大冒险全文阅读鬼手天医全文阅读无尽丹田全文阅读酒娘子全文阅读超神当铺全文阅读撩一送二:总裁大人,套路深!全文阅读都市之最强女王全文阅读龙血武帝全文阅读邪武神皇全文阅读空间小农女全文阅读凤凰错:替嫁弃妃全文阅读诸天投影全文阅读红楼之庶子风流全文阅读钻石暗婚之温宠入骨全文阅读我是大玩家全文阅读剑逆苍穹全文阅读七零年,有点甜全文阅读乾坤剑神全文阅读弃妇之盛世田园全文阅读符医天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的老师是学霸快穿任务:炮灰来逆袭军嫂重生记齐欢清妾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玄幻之最强驸马末日乐园绝天武帝高魔地球带着农场混异界花娇愿君未离仙宫侯府商女五零俏军嫂养成记军婚蜜恋在八零炼尽乾坤快穿:我只想种田元尊九龙神鼎咫尺之间人尽敌国无敌魔龙进化系统重生野性时代凌天战尊我和二哈共系统系统之当软妹子穿成BOSS穹顶之上末日轮盘九天

破云最新章节手机版 - 破云全文阅读手机版 - 破云txt下载手机版 - 淮上的全部小说 - 破云 长沙小说网移动版 - 长沙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