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长沙小说网 >> 破云 >> Chapter 121

辉腾缓缓停在雅志园小区门口, 几乎同时齐思浩的车风驰电掣而来, 跐溜一声刹住,齐队长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

短短几天时间齐思浩就削瘦了很多,严峫眨着眼睛上下打量他,还是问了句:“你……吃饭没啊?要不先去吃个饭?”

齐思浩满脸晦气:“嗨呀还吃什么吃, 都怪你没事让我查这个, 谁知道江队以前住在这么个鬼地方!上次汪兴业跳楼的时候我就不该过来,现在可怎么办,蹚了满身的浑水,早知道我根本就不帮你查……”

严峫不耐烦:“你给我省省,倒卖‘白货’是我让你干的不成?”

齐思浩立刻闭嘴了, 神经质地打量周围。

严峫狐疑道:“你到底怎么回事?”

“……”齐思浩用力搓着手, 仿佛只有这样才能缓解他的紧张:“……警务通现在升级了。”

“什么?”

“现在只要用警号登陆,查询居民信息就会留下记录。”齐思浩用力咽了口唾沫:“后台会有人看见我查了江队‘生前’的住址, 而且……而且还是跟701在同一个小区, 这趟浑水我算是彻底洗不干净了。”

严峫挑高眉梢, 半晌哼笑一声, 摇着头拍了拍齐思浩的肩膀:

“所以你当初为什么要偷卖‘白货’呢?”

齐思浩面如土色, 严峫转身走进了小区。

·

上次汪兴业“跳”下来的地方是一区B栋, 满地鲜血碎肉已经被洗刷干净了,青幽幽的石板泛着光,似乎吸饱了血, 在背阴处散发着令人不舒服的潮湿气息。

小区里无所事事的大爷大妈们在远处遛狗, 都心照不宣似的回避这块地方。

严峫还是干刑侦的老毛病, 随手拍了几张照,继续往前走。根据小区门口张贴的地形示意图,他穿过一区和二区中间的喷水池,经过了熊孩子们尖叫乱跑的公用草地,前方靠近小区后门的那一片就应该是六区了。

果然严峫走到近前,灰色的居民楼下大门紧闭,门牌号写着:六区C栋。

走过了?

严峫退后几步,齐思浩不明所以地跟着他,只见紧挨着C栋前方的另一栋居民楼底下挂的牌是:六区B栋。

“哎?”齐思浩环顾四周,发现了不对:“A栋呢?”

严峫隐约感觉到什么,以B栋为中心在附近走了一圈,只要见到门牌号就凑过去看,然而草坪南端的分别是五区AB两栋楼,北端的门牌号换成了七区,他们来回转了好几圈,偏偏就是没发现六区A栋在哪。

——但这怎么可能?

公安内网上江停的住址明明是雅志园小区六区A栋905室,怎么整栋楼都消失不见了?

“哎,请问一下大妈,”严峫随手拦住一名刚买菜回来的妇女,指指六区那几栋居民楼:“我来看我同事,他说他家住六区A栋905室,我怎么到处都找不到地方呢?”

“六区A栋?”大妈有点奇怪的模样,摇了摇头:“我们这儿六区没有A栋,就B跟C两座楼。”

“……什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咧,反正就是没有,你那同事给你说错了吧?”

“不可能啊,”严峫喃喃道,“怎么可能没有?”

“那你就得去问物业啦!我们这里一直都没有六区A栋,谁知道为什么没有!那物业也是作孽,到处车乱停也不管,三天两头有人装修那声音轰轰地……”

严峫快步走开,回头吩咐齐思浩,连声音都绷紧了:“打电话给物业,快!”

“什么,六区A栋?”

齐思浩编了个户籍警的名头,接电话的物业还挺重视,然而电话那边换了好几个人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最终找到一个据说干了八|九年的老员工,终于一拍大腿想起来:“雅志园刚开发的时候就没有六区A栋,本来要建楼的那块地方现在改公用绿地啦!”

严峫最不愿意猜测的念头成了真,霎时面色微变。

“当初建A栋的时候地基打不下去,再打就挖出来几具破棺材,哎哟嚯可吓人了!老板请了高人来看,说这块地方煞气太重,只能开发成绿地来吸收人气,搞什么阴阳中和,权当A栋就是这块绿地了——哎呀总之就是风水神怪的说法,所以最后六区就只有B和C两栋楼啦。这种事呢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警察同志你们说对不对,毕竟老祖宗几千年来留下来的东西……”

严峫和齐思浩彼此对视,不约而同低头望向脚下。

六区A栋——潮湿的草地稀稀疏疏,泥土散发出它特有的微腥气味。

“……江队,”齐思浩结结巴巴说,“江队编地址的时候……还真挺不讲究的……”

严峫挂了电话,大脑里轰轰直响,江停不住六区A栋?

他为何要编造这个似真还假的地址,他到底住在哪里?

严峫抬头向周遭望去,初冬灰白的世界尽数映在他眼底,紧接着目光穿越重重居民楼,锁定了远处的某个方向——雅志园一区B栋。

701室阳台光秃秃的,在周围晒衣服、挂香肠、叠满了空调机的邻居当中格外显眼。

严峫拔腿就往那走,没两步被齐思浩扑上来拉住了:“严队!你三思啊!”

严峫劈手就把他甩开了。

“你再想想,再想想!”齐思浩飞奔而来挡在他面前:“那个房子可不像岳广平他们家一样只贴了个封条,那可是二十四小时监控,随时随地都有人看着的!你这么闯过去是想找死吗?!”

“让开。”

“不行!我不能让你去,你这是想把我也给弄死!给我站住!”

“让开!”

嗡嗡嗡——

两人正僵持间,严峫的手机响了。

“喂?”

严峫浓黑的眉宇间满是戾气,但没想到手机那边竟然是吕局的声音,第一句话就是:“秦川那边出事了。”

“嗯?”

“他跑了。”

严峫额角霎时一跳:“什么?!”

两名警察带着请示的神色敲门而入,吕局掩住手机,将桌上的一张手写地址推上前,迅速低声吩咐:“就是在这。户主是个三十来岁身材偏瘦的男性,你们过去监视这个地址,别让他外出也不准任何人上门。被发现也不要紧,他不会为难你们,一切等我亲自过去再说。”

警察点头表示明白,抓起地址奔了出去。

“秦川声称自己愿意提供六一九连环绑架案的重要线索,为此省厅决定亲自把人提走审问,警车刚开出建宁市看守所,路边上的几辆车就同时发生了爆炸,然后一伙摩托骑手在光天化日之下把他给抢走了。”吕局重重出了口浑浊的气,说:“当时你们支队的马翔,和禁毒支队的其他几个人都在,万幸离得远,没受伤。”

“……”

电话那头沉默片刻,突然严峫劈头盖脸冒出来一句:“对方真是要救他?难道不是要杀他?”

吕局有些怔愣。

严峫敏感地察觉到了,疑道:“市局就没想过犯罪分子打算强行灭口的可能性吗?”

——当然想到了,但那是将秦川主动越狱作为首要怀疑方向之后,才以补充的形式想到的。

谁也没有像严峫这样,第一反应是秦川或许会被害。

“已经考虑过这种可能性了。”吕局收敛了神色,没有表露出任何端倪:“不过根据案发时车内狱警的口述,以及爆炸前秦川让他前同事站远点的举动,我们更倾向于他早就知道会有人劫狱。”

严峫按捺住内心复杂的滋味,没有吱声。

“总之现在情势非常严峻,秦川作为掌握大量内部消息、卧底情况、线人信息等等机密的副支队长,竟然落到了毒贩手中,这是最糟糕的情况,我们必须立刻做好最坏可能性发生的应对准备。”

“我明白。”严峫终于强行压下所有思绪,咳了一声:“我这就动身回刑侦支队,做好所有配合工作,另外——”

“不,”吕局打断了他,“我需要你出差。”

严峫怀疑地顿住。

吕局沉沉道:“秦川交代了滕文艳的埋尸地。”

滕文艳,十六岁,S省陵州市某个三流美容院的洗头小妹,真实姓名与家庭背景都无从调查。她与隔壁理发小工王锐一起,手拉手成为了六一九连环绑架案中的首对被害人。

跟李雨欣和步薇不同,小学文化的滕文艳除了容貌姣美之外,与黑桃K心中的“行刑者”模板江停没有丝毫共同之处。

也正因为如此,她的经历和背景成了侦查工作的重中之重,然而至今大海捞针无从查起——市局连她被埋在哪里都不知道,汪兴业就“畏罪自杀”死了。

“S省周边的通山地区,应该在某个森林保护区里,最近的县城公安已经出发开始搜索了。”吕局站起身收拾好公文包,大步向办公室外走去:“你现在就过去,我会安排小苟带法医和痕检出发跟上,确认尸体后立刻给我回音。至于刑侦支队那边不用太担心,你余队已经赶过来了,暂时撑一撑应该没问题。”

“可是……”

“你到底想可是什么?”

严峫一手举着手机,另一手揉了揉抽痛的太阳穴,终于还是嘶哑地说出了口:“秦川曾经对江停下杀手,如果他跟黑桃K的人都在建宁,我怕……”

吕局毫不意外,就知道他会说这个,当场直接道:“没关系,我已经派人去保护你家了!”

“可是如果我不亲自回来的话——”

“你不用亲自回来!”吕局呼地拉开门,斩钉截铁:“我亲自去!”

办公室门外,焦灼的魏副局和余珠同时转过头。

“就这么说定了!”吕局不再跟严峫啰嗦,挂断了电话。

“这谁?严峫?”魏尧毕竟看着严峫长大,对他的声音非常熟悉,立刻敏感地问了句。

吕局点点头,一边把手机塞进公文包一边往电梯走。

魏副局急忙追问:“他又闯祸啦?质疑组织安排了是不是?这小子还跟十几二十岁似的,秦川出事以后我立刻就跟他说了要有分寸、有界限,但他还是——”

魏副局急切地跟在后面絮叨,而吕局充耳不闻,他脑海中突然又响起了严峫有些冒失的质问:市局就没想过犯罪分子打算强行灭口的可能性吗?

“……”吕局衰老的面容一动,叹了口气:“严峫的心呐,到底是太软了。”

魏副局显然没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电梯叮一声抵达楼层,吕局突然转过身背对着徐徐打开的门,来回打量满面疑惑的魏副局和余珠,视线从他们各自斑白的鬓角和鱼尾纹上掠过,渐渐浮现出某种复杂难言的情绪。

余珠被他看得有些发怔:“老吕,你这是?”

“没什么,”吕局感慨一笑:“就突然觉得,原来咱们也共事二三十年啦。”

余珠和魏尧都非常迷惑,不知他这话从哪说起。

“到现在我才知道,咱们这几把老骨头能并肩到现在,谁都没有迷路,谁也没有走散,原来是这么不容易的一件事。”吕局伸手分别拍了拍他们两人的肩膀,唏嘘道:“挺好,挺好。”

他两人面面相觑,吕局却掉过头咳了一声,率先迈进了电梯。

·

S省自古崎岖多山,通山地区处在省际和恭州的交界地带。尽管路难走,但齐思浩犹豫再三后,还是报了个外勤,非要跟着严峫一块过去。

齐思浩之所以草木皆兵,是因为他刚登陆警务通查了雅志园的地址,现正是内心七上八下的时候,急需要找到一点虚无缥缈的安全感。因此严峫也没太拦着他,两人连夜动身上路,车是开不了了,买了即刻出发的火车票,准备到森林保护区边界跟当地公安接洽后,再跟着警车一道上山。

“今晚回不去了,临时有事要出远门。嗯嗯……你吃了吗?吃了什么?”

严峫靠在角落座位里,随着铁轨的轰鸣而微微摇晃。一等车厢灯火通明却很冷清,齐思浩合衣倚在另一端,正闭着眼睛打瞌睡。

“煲了个汤,待会泡饭吃。”电话里传来江停沉静的回答,而后又问:“你呢?”

“火车上泡着面呢。这鬼天气,又阴又湿又冷,我看外面风把树吹得都歪了……要是待在家里多好,想你煲的大骨头汤了。”

江停似乎无声地笑起来,说:“回来喝。”

那短短三个字如同温泉热流,从心底汩汩地冒出来。严峫唇角微微上扬,但当他望向车窗外的时候,却透过浓墨般黑暗的玻璃,看见了自己憔悴迷惘的面孔。

“……江停。”

“嗯?”

你到底曾经住在哪里,雅志园六区A栋?

或者是红心Q曾经出现过,还留下了你一枚指纹的701?

严峫闭上眼睛,将难以出口的疑问生生咽回去,短暂地笑了一下:“没什么。你想我吗?”

“……”

“问你话呢?”

“挺想的。”江停缓缓道,“想你现在就回家。”

严峫睁开眼睛,温热的白雾在车窗玻璃上一现即逝。

铁轨向西无限延伸,而火车轰鸣前进,将夜幕中连绵起伏的山丘、河流和村庄远远抛在身后。

“真挺想的。”江停低低地重复道。

几百公里之外的建宁,湖滨小区,温暖的灯光映照在厨房里,炉灶上的骨头汤雪白翻滚,咕嘟咕嘟冒出热气。

门铃终于响了起来——叮咚!

江停放下手机,在那细碎的烟火气息中长长地、不发出任何声响地叹了口气。

他关小了火,走到玄关门边,连看都没看猫眼,直接把门呼地打开。

大门外那俩守了一下午的警察果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名神情严肃、风尘仆仆,咯吱窝底下夹着公文包的老人——

吕局。

“秦川越狱了,”他沉声道。

他们两人隔着门框对视,江停一手还拿着汤勺,少顷后才剔起眉角:“我早就提醒过你们要防着他越狱,现在人跑了,守我有什么用,难道我能把他抓回来?”

吕局呵呵一笑:“这话就是谦虚了。你江队长要真想做什么事情,难道还能做不成?”

江停无动于衷地瞧着他。

“哦对了,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严峫他临时要出个任务,其实是关于……”

“不用编了,不想知道。”

“好好,那就好。”吕局似乎还挺高兴:“其实理由我还没来得及编呢。”

聪明人之间打交道就这点方便,对彼此的反应基本都能摸出个一二,有些事就不用点明来徒增尴尬了。

他们两人大眼瞪小眼地对站了会儿,空气凝固般凝滞僵硬,只听厨房里传来的汤水咕嘟声格外明显;足足过了好几十秒,吕局摊开手,终于说出了他真正的目的:“我有件事想要找你聊聊,现在能请我进去了吗,江队长?”

江停眼神闪动,总算抬脚让了半步。

“请进吧。”他淡淡道,“茶是我的,汤是严峫的,没东西招待您。见谅了。”

※※※※※※※※※※※※※※※※※※※※

电脑没电啦,明天整理霸王票名单,鞠躬

喜欢破云请大家收藏:(www.csxsrc.com)破云长沙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破云最新章节 - 破云全文阅读 - 破云txt下载 - 淮上的全部小说 - 破云 长沙小说网

猜你喜欢: 破云异能重生:天才少女占卜师死亡万花筒天师末世重生之女配的进击陌丫恋:鬼王少爷别缠我拒再嫁,我的神秘鬼相公亲爱的弗洛伊德我的鬼胎老公豪门魂宠:灵动鬼妻阴婚夜嫁:鬼王大人请冷静重生复仇:女神,又开挂了犯罪心理末世女配逆袭
完本推荐: 极品女仙全文阅读我的超神空间全文阅读重生之首席魔女全文阅读黄金渔场全文阅读一世之尊全文阅读宿主请留步全文阅读恶毒女配翻身记全文阅读弃妇之盛世田园全文阅读阴阳鬼医全文阅读神级仙医在都市全文阅读万界永仙全文阅读都市之最强女王全文阅读如意书全文阅读符医天下全文阅读鬼手天医全文阅读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全文阅读最强的系统全文阅读六零时光俏全文阅读我的第三帝国全文阅读都市最强战尊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悲剧发生前[快穿]符武通灵大道朝天前女友黑化日常奶爸的异界餐厅天神诀寒门状元带着农场混异界混乱中立迦勒底[综]侯府商女军嫂重生记仙宫金粉重生野性时代快穿任务:炮灰来逆袭电影世界私人订制凤鸾九霄无敌魔龙进化系统高魔地球来自未来的神探末日轮盘(快穿)女配改行修仙了科技图书馆我有一张沾沾卡武侠仙侠世界的厨神重生无冕之王重生八零锦绣军婚凡人修仙之仙界篇九幽天帝重生足球之巅

破云最新章节手机版 - 破云全文阅读手机版 - 破云txt下载手机版 - 淮上的全部小说 - 破云 长沙小说网移动版 - 长沙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