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长沙小说网 >> 破云 >> Chapter 125

扑棱棱棱——

树杈摇曳晃动, 几只鸟蹿了出去, 在手电筒光束的照耀下飞向天空。

“……”阿杰站住脚步,眼底似乎有些疑惑,又向周围逡巡了一圈。招待所的院墙是砖土随便垒出来的,布满了孔洞和缝隙, 稀疏的树木和灌丛一路向后山延伸, 仿佛天地间深浅不一的黑色幕布。

“杰哥?”手下保镖低声请示。

黑暗中看不清阿杰的表情,他没有答话。

与此同时,招待所院墙背面。

齐思浩保持着那个一脚踩碎篱笆木架的姿势僵立不动,双眼圆瞪,嘴巴微张, 脊背紧紧贴着墙壁, 感觉到冷汗顺着脊背一点点浸透了里衣。

仅仅一墙之隔,那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就提着手电筒, 站在离他不到三米远的空地上。

他不敢呼吸, 甚至不敢发出心跳。足足过了好半天, 他才动了下眼珠, 视线越过堪堪一人高的墙头, 只见招待所二楼那扇灰蒙蒙的玻璃窗映着月亮, 反射出一泓青白的光。

只要目力足够好,就能发现那扇窗户并没有完全关闭,而是微微虚掩, 漏出了一指宽的缝隙——

严峫背贴墙壁站在窗边, 两根手指紧紧按住窗棂, 只要他稍微松劲,早已变形的窗户就会在吱呀声中自动往外打开。

他无声地偏过头,因为角度的原因看不见窗外空地上的景象,但能捕捉到手电在黑夜中的光。庭院中、院墙外、楼上屋内,三个地方明明站了那么多人,却半点声响不闻,诡谲的云层一寸寸遮蔽了月光。

“……没事,听岔了。”阿杰终于开了口,说:“回去吧。”

拉满的弓弦瞬间松劲,利箭化作无形消失在了空气中。

手电光晃动几下后熄灭了,手下们起身走回招待所正门,少顷后楼下传来走动和说话的声音,有人咳嗽着上楼来,窗外那一小片空地上则恢复了安静。

严峫终于略微放开两寸窗缝,偏身向外望去,楼下完全漆黑。

应该是走了。

楼梯那边马仔们纷纷上楼来的脚步越来越响,眼见就要往这边的空房走来。就在那最后几秒的空隙间,严峫一把推开窗户,从二楼飞身而下!

砰!

严峫顺势落地,发不出半点声音,然而就在起身时,他听见身后黑暗中传来轻轻一笑——

劲风贴耳而来!

卧槽他根本没走!

说时迟那时快,严峫连骂娘都来不及,顺着落地冲势就地打滚,躲过了阿杰那一记手刀。周围根本半点亮光没有,真真正正的伸手不见五指,但严峫的感官反而更加敏锐,他清清楚楚感觉到职业杀手如同梦魇般紧贴了上来。

闪电间严峫脑子里划过一个念头:我艹他有枪!

其实不用开枪,哪怕只拧亮手电筒,强光都会立刻晃住严峫的眼睛,令他造成致命的破绽,也就是说他完了。

但出乎意料的是阿杰的第一反应不是那样,他当啷丢了手电,一掌钳向严峫喉咙,同时屈膝把他往墙上顶——但就在身体接触时阿杰似乎愣了下,鼻腔里发出疑惑的:“嗯?”

这种失态简直不该发生在他这个等级的杀手身上。严峫没放过这转瞬间的空隙,一把拧住阿杰腕骨咔擦脆响,在对方因为脱臼剧痛而缩手的瞬间,转身一记重若千钧的后踢,轰然正中胸骨,把他踹了出去!

“谁在那?”

“站住!”

阿杰撞塌了柴垛,抓起被他自己丢在地上的手电拧亮,一晃,正好捕捉到严峫助跑两步飞身而起、一跃跳过庭院墙头的身影,登时破口大骂:“我艹是你!”

话音刚落严峫什么都明白了。

他瞬间着地,一把拉住齐思浩,迸出一个字:“跑!”

“杰哥!怎么样?”“怎么回事?!”

阿杰咬牙咔地一声,自己给自己正了腕,阴冷道:“开车放狗,追!”

五辆越野车大灯打亮,先后发动,呼啸着冲上土路。狗吠再次从四面八方响起,引发山林间的野兽长嗥,混合着风声传遍了方圆十数里地。

没有人注意到,就在这一系列变故发生的时候,远处半山腰公路上有两盏红灯诡秘地闪了闪。

红光就像潜伏在山涧中的巨兽终于被惊动,持续明灭数次之后,终于又悄悄地隐没在了夜幕中。

·

乡村背靠山涧,根本没有道路可言,满地上坑坑洼洼草木丛生,他们自己都数不清已经摔了多少跤。仓惶中齐思浩甚至看不清死命拽着自己的人到底是不是严峫,他只能头昏眼花地跟在后面连滚带爬,突然皮鞋不知道踩到了什么,猛地崴了下去,当即惨叫摔倒在地。

“呜——汪汪汪!”

“汪汪!”

严峫回头一望,他们地处较高,不远处隐约可见手电和车灯交错,狗叫声随风隐隐传来。

“起来,他们追过来了。”严峫铁钳般的手活生生把齐思浩拽了起来:“快!”

齐思浩痛得五官都扭曲了,所幸在黑夜中看不清,勉强单腿跳着一蹦一蹦地:“毒贩、毒贩怎么会跟过来?啊?!你到底在孤儿院做了什么,把他们、把他们招来的?!”

不可能是孤儿院,严峫心里很清楚。

就算黑桃K察觉到了孤儿院的风吹草动,也不可能在短短几个小时间追到西南腹地,而且还能锁定他们临时起意投宿的村庄。严峫干了这么多年侦查,他知道当事情巧合到一定程度时就不可能是巧合了,根据村委会对阿杰毕恭毕敬的态度来看,只有一个骇人听闻的解释——永康村整村贩毒。

这个地处偏僻的村庄是黑桃K的盘口,或者起码是运输渠道上重要的中转站,同时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当地经济竟然还发展得不错,在当前这个社会背景下,家家户户二十郎当岁的小青年竟然都不进城打工。

从阿杰和村长的对话来看,他连夜奔赴这个村庄是为了抓人,但根据刚才交手时他丢掉手电、没有开枪,以及那堪称客气的出手力道和猝不及防的怀疑怔愣,都可以看出一点:他根本就不知道严峫在这个村子里。

他有另一个既要抓到手,又得非常小心对待的目标。

那是谁呢?

严峫粗重喘气,心中浮现出了一个冰凉的猜测。

“啊!”突然齐思一脚踩空,失声痛叫,险些滚进村里人捕兽用的石坑,幸亏被严峫眼明手快抓住了。

尘土石块稀里哗啦掉下去,齐思浩双脚踢蹬几下,险些撞上了坑底猎人自制的捕兽夹。严峫咬牙把他往上拉,突然只见远处手电光一闪:“那边有人,站住!”

“……”严峫心里无声地骂了句,也不管齐思浩哭爹叫娘了,猛地发力把他拎出了坑,踉踉跄跄冲进树林。

五辆车,好几条狗,毒贩各个都带着枪支武器,如果不是在这种地形复杂的山林环境里,严峫根本无路可逃。

山石崎岖怪诞,时而茂密时而稀疏的松林组成了巨大的迷宫,他们刚慌不择路的扑进树林,还没在盘根错节的地面上摔几个跟头,就双双脚下一空,这回连叫都叫不出来,同时翻滚着摔了下去!

这一摔简直天旋地转,仓促中严峫只听见“嘭!”一声闷响,是翻滚中他撞在了树干上,差点把肺挤得从喉咙里喷出来,身体硬生生止住下滑,半晌剧痛才从四肢百骸慢慢苏醒。

“我艹……”严峫咽下咽喉里甜腥的血气,眼前发黑地爬起来,抬头一望。只见他们刚才摔下来的地方是一片陡坡,月光恰好漏出微许,隐约勾勒出了乱石丛生的巨大坡度,仿佛无数嶙峋怪兽从高处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

“老齐,”严峫喘息道:“……老齐?”

齐思浩趴在草丛中,艰难地坐起身,听声音摔得实在不轻:“我不行了,我真的跑不动了……”

远处再次飘来人声狗吠,严峫厉声催促:“起来!别啰嗦!”

“不行不行……”

“快!”

齐思浩被生拉活拽,还没站稳就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紧接着那只脱臼的脚腕着地,立刻扑通跪倒,险些把严峫带摔个跟头。

“汪汪汪汪!”“汪汪汪!”

头顶山林缝隙间,附骨之疽一般的追兵再次逼近,甚至连狗的呼哧声都隐约可闻了。严峫一按齐思浩脚腕,发现折出了一个可怕的角度,当即心下一沉。

怎么办?

怎么办?!

严峫骨子里天生带着悍气和凶横,压制得越狠越容易被激发。黑暗中只见他狼一样精亮的眼睛眯了起来,后槽牙紧紧一咬,又轻又冷地吐出了两个字:“藏好。”

齐思浩惊惧无比,还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意思,就只见他后退两步吸了口气,猝然助跑冲上了山坡!

面对人多势众的毒贩,哪怕再冷静再有筹谋的人,第一反应也是往相反方向跑,只有他偏偏还敢迎着枪口往上冲,这悍匪般的血勇把齐思浩镇得发懵。果然下一刻狗吠四起,毒贩立刻发现了他:“找到了!在那!”“妈了个巴子的别跑!”

砰砰砰!

砰砰!

子弹打在树木岩石上,溅起数道火光。严峫凭借黑夜的掩护就地打滚、飞蹿而出,在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后,犹如离弦的箭一般冲向了斜坡背阴面。

这个时候毒贩眼里只有他一个目标,完全没想到山坡下岩石后还藏着齐思浩,当即嘶吼着全部跟了上去!

远处树林外,阿杰正站在敞开的车门边,敏感地一抬头。

“杰哥,找到了,在那个方向!”

阿杰冷冷笑了一下,从后腰摸出枪举在耳边,咔擦子弹上膛:“追。”

·

苍林茫茫,寒气逼人,但这时候已经完全感觉不到冷了。严峫耳边只有风呼呼猛刮,他自己的喘息和追兵的叫骂连成一片,渐渐前方出现了湍急的水声——有河?

上百米外的手电光交错辉映,影影绰绰映出了前方的景象,只见几十米外山涧陡转,山谷中竟然真的出现了一条河流,在极其晦暗的可视条件下一眼望不到河对岸,单从水声判断,河道情况应该相当复杂。

跳河逃生?

不,野外水域的凶险是难以想象的,跳下去的生存几率不比被毒贩抓到大。

严峫迅速打量周围,突然眼角余光瞥见河岸边杂乱的石碓,心中微微一动。

噗通!

哗啦啦——

几个人牵狗狂奔而至,手电四下乱扫,只听有人吼道:“他跳河了!”

“下水去追!”

这帮人显然不是贩毒集团的底层马仔,都是专业亡命徒,当即就脱了外套蹬掉鞋要往下跳。然而就在他们准备下水的同时,不远处却响起严厉的喝止:“站住!”

手下纷纷回头:“杰哥?”

阿杰破开浓雾般的夜气,短靴跨过荆棘丛,腾地跃下石滩,大步来到河岸边。他蹲下身试了试河滩上的水温,若有所思地眯起眼睛,然后在刚才噗通入水声传来的附近搜索几圈,突然发现了什么,冷笑起来:

“那小子没下水。”

他用手电一照,河滩乱石堆里赫然有一处空缺,被仓促推进河的石块下露出了新鲜的泥土和青苔。

阿杰起身环顾周围,饿狼一样的眼神从山林间慢慢地扫过,轻声说:“他就藏在这附近。”

手下们彼此面面相觑,少顷有人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凶狠,低声请示:“现在怎么办杰哥,放火烧山?”

阿杰不耐烦道:“你以为这是在缅甸吗?!”

手下哽住了。

“拜那些条子所赐,内陆已经不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内陆了。”阿杰磨了磨牙,冷冷道:“把所有人都叫来,围住这块空地,给我围到明天早上——我不信他真是铁打的,能撑死在这里!”

人声四下散开,很快有组织地围住了河滩边这一块树林,枪支与狗吠等种种声响顺着风直上半空。

高处一棵参天大树上端,严峫背靠着树干,咬牙缓缓坐在了枝杈上。

他的掌心、手臂、腰背乃至小腿都被刮得鲜血淋漓,那极度紧张的劲一过去,剧痛就从全身神经末端渐渐复苏了,连呼吸都有些费劲,哪怕是真铁打的身体也很难忍受。

严峫勉强裹紧外衣,尽量保持体温,摸出了口袋里的手机——这么一路颠簸竟然还没掉,但果然没有任何信号,而且电量已经快见底了。

“操……”他几乎无声地骂了句,刚要关机,突然又顿了顿。

他自己也说不清是为什么,鬼使神差般点开了首页上的相册。

这是他私人的手机,相册里的照片很乱,最近几张都是工作相关的现场图和资料图,再往前翻是生活中随手拍下的点滴。严峫拍照技术一般,不讲究打光和构图,有些是在家做好一桌菜之后充满成就感的留念,有些是刮完胡渣之后的自拍,还有几张在健身房对着镜子自恋地秀肌肉。

但更多图片则是一些语焉不详的特写:两只掌心相贴交握的手,一段白皙优雅的脖颈,或跷在沙发茶几上、彼此打闹般互相压住的两双脚。

即便相册泄露出去,外人也看不出个所以然,唯有严峫知道那分别记录了怎样的时刻。

他不能留江停太多照片,整个手机里只有一张,拖到现在都没舍得删。

那是一天清晨,阳光刚从浅金色的窗帘缝隙中透进卧室,映在凌乱的大床上。江停侧枕在他身边,脸颊雪白而眉眼乌黑,有些惺忪地微张着口想说什么,嘴唇被亲吻得发红。

睡衣领口从锁骨滑落下去,隐约露出深陷的颈窝。他知道严峫在拍他,似乎感到有点好笑,半眯起来的眼梢微微地闪着光。

当时发生了什么?

严峫有些恍惚,他记得拍下这张照片的头一天晚上,他们在床上混到了大半夜,冲澡的时候江停腿软得站不住,贴着严峫耳边自称工作量太大,叫他以后市局有案子自己解决。严峫为了哄他就说要给他煮红豆紫米牛奶粥喝,于是翌日醒来的时候,江停睁眼第一句话就是:“你怎么跟这儿赖床,还不去做早饭?……”

这也许是严峫最喜欢的照片之一,好几次想删都没成,偶尔还拿出来看看,冥冥中似乎成了某种支撑他的精神力量。

寒风凄厉哀嚎,从树梢奔向天际。

严峫心里仿佛有个地方漏了风,弥漫起冰凉和苦涩。

——最讽刺的是,在如此四面楚歌的绝境之下,当他看到这张照片时,内心竟然还能感觉到丝丝缕缕不受控制的爱意。

其实是假的,都是假的。多少完美的说辞都无济于事,那片刻温存不过是建立在提防之上的沙堡,轻轻一推就分崩离析,连最后一点虚假的信任都留不下来。

严峫眼眶通红,急促喘息,大拇指在删除选项上微微发抖半晌,然后泄愤般咬牙按了下去。

然后他不给自己任何后悔的时间,点开已删除相册,仿佛在与内心某个卑微软弱的自己相对抗,颤抖着手用力点下了全部清空——

直到做完这一切,他才彻底松了劲,心底那最后的一点支撑瞬间抽空了。

严峫颓然靠在树干上仰起头,捂住了脸。

山涧中呜呜咽咽,哀鸣与长嗥纠缠在风里,飘向夜幕中的四面八方。

直到过了很久很久,他才发出了一声几乎不闻的,战栗的哽咽。

·

虚空中无形的指针一分一秒转动。

凌晨五点半。

破晓前的浓墨逐渐淡薄,东方天穹透出鸭蛋青,但林中黑雾般潮湿的夜气尚未散去。阿杰坐在劈啪作响的篝火边点了根烟,突然抬手招了招。

手下立刻上前:“杰哥?”

“再过半小时。”阿杰随手向山谷周围几处较高的地势点了点,低声吩咐:“等天放亮后,让人占据这几个地方,拿高倍望远镜盯着附近的树冠。那小子跑不远,可能爬到树上去了,一旦发现异动就给我放火烧。”

“是!”手下起身要去向旁人交待。

“——等等。”

手下站住了。

“发现以后先把树围起来,别慌点火。分几个人回村,叫他们守着‘树桩’等‘兔子’。大哥说的不会错,姓江的只要出了建宁就一定会来这里,等抓到就把他带过来……”

阿杰眼底带着毫不掩饰的残忍,缓缓道:“让他看着我点火。”

手下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但这些亡命徒见多识广,丝毫不觉怪异,咧嘴一笑应是。

阿杰还想说什么,突然敏感地抬起头。

山林深处似乎正传来某种动静,紧接着无数鸟雀突然惊飞,带着无数细枝枯叶腾飞而起,哗啦啦遮蔽了山涧大片的天空。

发生什么事了?

阿杰夹着烟站起身,就在此刻只听远处——哒哒哒哒!!

枪响?

“杰哥!”又一名小毒贩飞奔而至,吼道:“有人!有人开车闯进来了,在前面放枪!”

“——多少?什么人?”短暂的诧异过后阿杰立刻问。

“不知道,动静非常大!隔太远了看不清楚!”

难道是姓严那孙子叫的警方后援,还是草花A终于发现了这边的动静?

河岸周围的手下纷纷警戒起身,阿杰思忖数秒,当机立断指了几个手下:“你们跟我一起守在这里,其他人开车去探,现在就去!”

同一时刻,高处树冠中。

严峫眯起瞳孔紧盯着河滩边的动静,内心闪过了跟阿杰一模一样的疑问:是齐思浩叫来的警方后援?还是其他毒贩闻讯奔来黑吃黑?

但不论是哪一种都没时间细思了——只要天再亮一点,阿杰抬头就能发现整晚都隐藏在自己脑袋顶上的目标,到时候树杈和枝叶根本就藏不住人,阳光会暴露一切。

而此时毒贩似乎对不明身份的闯入者非常紧张,河滩上晃动的人影哗啦散去大半,仅仅几分钟后,篝火周围只剩下了阿杰自己和几个手下!

简直是天赐良机!

严峫脱了外套,仅着衬衣,将警用围巾绕两圈缠在手臂上,微微喘息着抓紧了树干。

他紧盯着阿杰乌黑的头顶,内心计算对方的步伐和自己滑下树的速度。他就像是个专业的狩猎者,在阿杰抽着烟转回到树下篝火边的瞬间,骤然发力一跃而下——

利风呼啸,转瞬惊变,阿杰猝然察觉到不对,但已经来不及转身了。

他只觉得重物从头顶飞下,随即被当空扑倒,咚!一声下巴重重磕上了地面,霎时眼前黑青交错,然后脖颈被人从后狠命一勒!

“……!!”

数名毒贩闻声冲来,枪械咔咔上膛,暴吼出声:“谁?!”“住手!”

“——站住!”

话音刚落毒贩僵住,只见严峫用围巾从后死死勒住阿杰的咽喉,发力一提,就把他硬生生从地上提起来,像掩体般挡在了自己身前:

“再过来一步,老子拧断他脖子!”

这惊变来得太猝不及防,几个持枪的手下都不敢动作,只见阿杰脸色迅速由青变紫,喉骨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清脆爆响。

如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警用围巾痛快勒死,对这个驰骋中缅两地、堪称恶贯满盈的职业杀手来说,虽然不乏讽刺,但也算是个很有造化的结局。

然而严峫的状态并不算好。

他上一次草草进食已经是好几个小时以前,山林惊魂加彻夜酷寒,又丧失了一直以来的精神支撑,现在体力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只剩灵魂深处滔天的怒火和凶悍来支持行动了。

“……”阿杰剧颤着握紧拳头,简直是濒死之际最后的力气,一肘顶上了严峫肋骨!

一股血腥顺气管反冲上喉头,严峫蓦然松手,弓身呛咳退后。阿杰三两下挣脱桎梏,但完全无力趁胜追击,第一反应就是跪倒在地按胸狂呕,这次差点把肺从嘴里喷出来的换成是他自己了。

那几个手下都不是傻的,当场立刻追上去,有两人一左一右护住阿杰,另外的人冲向严峫就扣动了扳机——

严峫条件反射抱住头闪避,只听枪响在耳旁炸起,砰!

砰!!

……我中弹了吗?他下意识想道。

但疼痛没有如期到来。

仿佛过了两三秒,又像是整整两三个小时,严峫抬头睁开眼睛。

离他最近那名毒贩的枪啪嗒一声掉在地上,他胸前出现了一个洞,鲜血正汩汩地往外冒。

紧接着,丛林开始簌簌摇晃,八|九个同样持枪作当地打扮的人冲了出来!

严峫没意识到这是什么情况,已经有了丰富黑吃黑经验的阿杰倒反应过来了,狼狈不堪嘶吼:“动……动手!咳咳咳——”

保镖左右扶着他就往最近的灌木丛里扑,而偷袭者二话不说,纷纷举枪射击。两伙人刚碰面就交上了火,一方是有备而来,另一方仓促迎战,凌晨灰蒙蒙的河滩边顿时枪火迸溅!

“我#¥%*&……”严峫狂奔冲向树林,但交战中手|枪不长眼,在场也明显没人顾着他死活,转眼子弹就紧贴着脚边打在地上,火光中飞迸出大片碎石。

他反应也快,双手抱头伏地一滚,哒哒哒一梭子弹刚好贴身擦过,将河岸边扫出一圈扇形的土坑!

——这他妈还能往哪躲?!

死亡唰然掠过,险些勾住了严峫的衣角。就在那须臾间,他突然听见身后河面哗啦声响,随即一双冰凉的手从后拦腰抱住了他。

千钧一发之际,严峫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卧槽,世上真有水鬼?!

他下意识就双腿屈膝狠蹬,但紧接着,他头、脸、心脏等致命部位被人用身体护住了,旋即翻滚着被拖下了河!

“咕噜噜噜……”

冰凉刺骨的河流霎时没顶,严峫措手不及,连灌了好几口水。

温度剧变加窒息呛水,一般人这时候就完全丧失行动能力了。但严峫不愧是个骨子里就具备极强攻击性的人,在浑浊气泡遮挡了全部视线的情况下,他摸索着抓住对方,也不管到底是人是鬼,先下手为强地掐住了来人的咽喉!

但出乎意料的是,对方没有挣扎。

他感觉到那个人倾身上前,下一秒,柔软的触感覆上了自己的嘴唇,徐徐渡来一口气。

“……”

气泡渐渐散去,严峫愕然睁眼,只见水底幽暗粼光中,映出了江停熟悉的身影。

激烈的交火,濒死的叫喊,水面上混乱的枪林弹雨……世界轰然坍塌,一切都化作碎片纷纷扬扬远去,最后眼前只剩下江停伤感的注视。

他似乎仓促地笑了笑,然后再次上前,温柔地仰头在严峫嘴唇上印下一吻。

※※※※※※※※※※※※※※※※※※※※

感谢傀晖归褪芮淬碓岁酔x306、

哈拉希x52、

我的鸽子蛋呢x15、龙九你快看我x14、Mr.boringx14、Three水x13、此时一名没有钱的网友x11、提问—回答x10、

咪咪菜花妞x9、岁慕天寒等某蓝x8、风应是凉的x6、宴相思x6、张屁佳爱你x6、双乔x5、beautifu1-boyx5、陆锦衾x5、钰清风x5、渊水映白月x4、一颗金平糖x4、上房揭瓦x4、Cheung.x4、江停的茶饼x4、Kellyx4、倚桐听竹x4、橙色波斯湾x4、24505037x4、喵與鱼的海闊天空x4、_抖咩咩咩咩咩咩x3、壕的清新小天使x3、拉拉的布书x3、白无相x3、緋語x3、紫气东来x3、Aikox3、大嘴x3、啃石头的兔子x3、hurantx3、晨曦x3、283x3、少班主夫人郭琦琳x3、薄荷的夜铃x3、琴雨瞳x3、费嘟嘟是小可爱x3、毒锦鲤x3、尘灯向晚x3、沙拉多一点x3、燎晰x3、阿断x3、毛毛的小夏祭x3、沉荩x3、叶银筝x3、紫陌风晚x3、重岛青一x2、停停的奶黄包x2、时遇x2、乜仝x2、墨城白舍x2、平陆成江你成云x2、Loyx2、罗二顾x2、Sophyx2、沈悠悠x2、爱豆家的杯杯儿x2、风静漓x2、西西公主?x2、有涵养的蚊子x2、跳跳糖收集机x2、Rustneix2、Ripperx2、我很安静x2、淮翠翠的樱茶桑x2、踩蘑菇的小姑娘x2、风烟俱净x2、莫衷一世x2、

沧海桑田拈花过、02、治治、江停停今天撒娇了吗、Yumi、苏叶、陌箫、谁叫橙子哟、橘はるか、芒果冰、猫胡胡、夏潮、瑾哥哥、我的猪呢?、远蓝似蓝、林戈哥、〖漆夜〗、想吃鸡蛋灌饼、飞天的星星、芝芝、2005、kaori881、宋运利、吾王小白、金兰叶、yinghuochong、十块钱、总有刁民想害朕、沉迷仙子美颜、唐玖玖ovo-、每天淡定点、三天不日,上房揭瓦!、呓语、珍珠乌龙茶、鸡汁大帅比、阿鹤、墨冶、单均昊的老婆、过往风尘、Mr.Monster_XYL、一寸相思一寸灰、黑BLACK、流拓丶、在水一方、起名rio讨厌、透明的透明圈、邹郁子、嘉莲露、大曼曼曼、布吉岛白话啥啦、半夏_微凉、27072858、叶修太太、广成子、3307、骨血之烬、故还、一言既出、糖球球球球球球、萨兹、鹿曜、SUGA、雪莉冰糖、花辞树、孤鸿寄语、骑着黑色的白马向前后、rui、慕以初寒、眼神君、尤可、笑颜笑颜笑笑颜颜、公约、机智竹、忘晴、ai江停、白胡子的老奶奶、君临、黑幼、哇呀呀、咫尺天涯莫失莫忘、:D、擅长发春、小香菇、aitongrenfan、29471406、白陆之、29210481、shosukisa、**运气老婆**、哎呦喂、顾子熹的小娇妻、Dielectric、木木今天很开心、22945833、mickey老妈、荣梅、盖敬怡、18270015、咩二、妙处难与君说、大白兔奶糖真好吃、初心、昵称、rookie、行之、Aki、季子臣、不爱吃鳝鱼丝的烤鱿鱼、玄武小恐龙、和蓝二抢羡羡、查无此人、荔子红、岁大石、咩咩、绫野、J朴、莲余不是鲢鱼、绵绵思远道、沉迷仙女、粉红色的Pinky、陆信正房太太、小夏、桃子的sky、乱码君★给墨秃种头发、咸菜菜菜菜菜菜菜、柳蓁、圆子滚来滚去、天降美食的补丁、_裴落落_、云梦云深深以上各位大人的地雷!

感谢 Aikox2、crystalwallx2、白无相、时遇、浴火重生金凤凰、淮翠翠的樱茶桑、罗二顾、§朱砂泪♀、Three水、羽笙笙笙笙、非常的饿、咪咪菜花妞、温孤氏、鹿曜、苏叹、燎晰、rsemma、苏宇熙、28676925、stardust 以上各位大人的手榴弹!

感谢 muzsikasx4、heartshinex3、雨宫小鸟、ferry、陵游当归、阿徐响当当、咪咪菜花妞、白淮、南宫煌的嫂子、温孤氏、樱子、白无相以上各位大人的火箭炮!

感谢白衢x4 大人的浅水炸弹!

感谢大家的留言和长评,鞠躬~!

喜欢破云请大家收藏:(www.csxsrc.com)破云长沙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破云最新章节 - 破云全文阅读 - 破云txt下载 - 淮上的全部小说 - 破云 长沙小说网

猜你喜欢: 重生复仇:女神,又开挂了异能重生:天才少女占卜师末世重生之女配的进击末世女配逆袭拒再嫁,我的神秘鬼相公天师破云豪门魂宠:灵动鬼妻犯罪心理亲爱的弗洛伊德陌丫恋:鬼王少爷别缠我我的鬼胎老公死亡万花筒阴婚夜嫁:鬼王大人请冷静
完本推荐: 权妃之帝医风华全文阅读凤倾天阑全文阅读大国师全文阅读重生之最强符医全文阅读都市之最强女王全文阅读八夫临门全文阅读电影世界大盗全文阅读最强巫道传承全文阅读杀神全文阅读好想住你隔壁全文阅读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全文阅读我的超神空间全文阅读炮灰攻略全文阅读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全文阅读BOSS级打脸专业户[快穿]全文阅读巨星重生之豪门娇妻全文阅读快穿系统:攻略狼性boss全文阅读诡域档案全文阅读炮灰当自强全文阅读将夜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大医凌然混乱中立迦勒底[综]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至尊剑皇还看今朝我有一张沾沾卡赝太子武神皇庭系统之当软妹子穿成BOSS我和二哈共系统第一侯电影世界私人订制不灭战神前女友黑化日常从艺术家开始五零俏军嫂养成记超级学神茅山捉鬼人鱼不服蛮荒大纪仙宫都市超级医圣超凡黎明大魔王娇养指南我有一座恐怖屋一剑斩破九重天末日乐园超神制卡师重生之都市大魔王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

破云最新章节手机版 - 破云全文阅读手机版 - 破云txt下载手机版 - 淮上的全部小说 - 破云 长沙小说网移动版 - 长沙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