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长沙小说网 >> 妖后养成史 >> 第六十一章

第六十一章

傅榭的这些扈卫都是跟着他在战场上浴血奋战真刀真枪杀过人的,自是不将这些女人放在眼里,当下就有两个率先出列预备去拖梁姨奶奶。

梁姨奶奶吓得一激灵,再也不敢装晕了,一下子便睁开眼睛跳了起来,以她的年龄罕见的速度转身蹿了出去,很快便跑远了。

蓝氏见势不妙,撂了句“傅三,你给我等着”,也拎着裙摆飞快地跑了。

连氏和江姨奶奶也带着其余丫鬟媳妇婆子做鸟兽散了。

傅榭挥了挥手,那些扈卫自有头目领着撤了出去,守在了内院出口外面。

韩璎又好气又好笑地看完了这一幕活剧,此时便仰首看向傅榭,眯着大眼睛甜蜜地笑:“哥哥,你回来了!”傅榭原本就好看,现在凤眼狭长肌肤微黑,猿臂轻展高挑挺拔,看上去更男人了,也更好看了!

傅榭低首看着韩璎,见她大眼晶莹闪烁,似揉碎了星光在里面,不由自主便被吸引,柔声道:“阿璎,这些日子你在家里乖不乖?”

琉璃芙蓉彩绘灯的辉光下,傅榭俊俏的脸被灯光笼上了一层柔和的光晕,俊美如九天神祇,令韩璎浑身作痒娇气满盈,非要撒一撒娇不可,当下水汪汪的大眼睛缓缓扫过傅榭的脸,娇滴滴道:“我就不乖,哥哥能把我怎么样呢?”

傅榭被她这么一看,觉得自己全身服帖,简直像是五脏六腑被熨斗熨过,无一处不伏贴;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无一个毛孔不畅快不清凉。

他俊俏的脸上带着一丝腼腆的笑,正要伸手去揉韩璎的脑袋,却听到堂屋内传来一声咳嗽,忙整理身心,转身行了个礼道:“小婿见过岳母!”

其实蓝氏等人过来的时候林氏就由徐妈妈扶着过来了,只是还没来得及出去支持女儿,女婿就过来了,她只得先立在堂屋内,此时见女儿女婿含情脉脉没完没了了,只得亲自出马棒打鸳鸯。

韩璎此时与傅榭并肩而立,见傅榭比自己高出了不少,颇有一些压迫感,便狡黠地笑了笑,藏在衣袖下的手悄悄伸出,隔着衣袖捏了捏傅榭的胳膊,却发现傅榭的肌肉更结实了,连捏都捏不动。

见韩璎又淘气了,傅榭不动声色,作势招呼韩璎一起进去,手却极为自然地在韩璎腰上抚了一下。

韩璎这里很是敏感,当下、身体就有些发软,不由斜了傅榭一眼,随着他走了进去。

傅榭和韩璎的互动韩玲在后面看了个全套,不由又是惊讶,又是羡慕,又为姐姐开心。她悄悄和洗春说了一声,自己先带着碧云回去了,不在这里打搅。

林氏在锦榻上坐了下来。

傅榭在靠东墙的锦椅上坐了下来,凤眼眼波流转,在身旁的锦椅上扫过,韩璎就乖乖地在那张锦椅上坐了下来。

瞧见女儿这么听女婿的话,林氏又是欢喜,又有些好笑,便开始询问傅榭西疆的战事。

傅榭虽然话不多,对岳母却极为恭敬,有问有答简练地回话。

得知岳父还在城外军营没有回来,傅榭便起身行了个礼,沉声禀道:“今日之事岳母不须挂怀,小婿自去向父亲领罪。”

韩璎见他要走,忙也跟着起身:“哥哥,我也陪你去!”

傅榭凤眼眼波流转,看向林氏,征求林氏的意见。

林氏略一思索,点了点头,道:“让阿璎随着你去吧!”

向林氏告辞罢,傅榭看向韩璎,见她已经披上了大红羽纱面的斗篷,便极为自然地牵着韩璎的手出去了。

见傅榭似是很自然地牵起韩璎的手,而韩璎也几乎是同一时间把手放到了傅榭的手中,林氏不由心里一突,忙交代了一句:“姑爷,早点把阿璎送回来!”

傅榭转身拱手答了声“是”,这才牵了韩璎去了。

洗春自然也跟着去了,见姑爷和自家姑娘亲密,又不好跟得太近,便和傅平远远跟在后面。

夜渐渐深了,四周一片静寂,游廊上每隔一段距离都挂着一盏灯笼,上书“怀恩侯府”四个字,映着雪发出清冷的光。

冬季夜风夹着寒意浸骨入髓,刮在脸上刀割一般,韩璎却丝毫不觉得难受,热气自内而外透出,温暖了整个身心。

傅榭牵着她的手走在她的身侧,刻意放缓步子以适应韩璎的步伐。

韩璎的手软而暖,信任地任他握在手里,令傅榭分外的怜惜。

出了内院之后,傅榭径直领着韩璎进了韩忱的书房院子,一路畅通无阻穿过书房院子后的穿堂,又进了一个钻山耳房。

各房门口都有侍候的仆人,只是见侯府的韩姑娘是和傅榭在一起,谁也不敢开口阻拦。

钻山耳房内空荡荡的,唯有一侧放置有高椅和小几,小几上放着一盏银烛台,烛焰晃动明明灭灭。

进入钻山耳房之后,傅榭先轻咳了一声,示意傅平先不要进来,然后突然把韩璎紧紧抱在了怀中。

他早就想抱韩璎了,想得心都疼了。

韩璎先是一愣,接着就顺从地贴在了傅榭的身上。

她的身子香软温暖,令傅榭心脏剧跳,他的左臂揽着韩璎的腰肢,右手捧着韩璎的脸,俯身迫不及待地亲了下去。

韩璎的唇很快便被傅榭咬肿了,舌头也被吸得发麻,她不自由主挣扎了起来。

傅榭放松了一些,喘息着低头瞧着韩璎那个丰润的部位,接着就探手拉开了她的斗篷,隔着衣服探了过去。

……

韩璎浑身发软,那种久违的反应又出现了,全身上下散发着那种奇异的清香,令傅榭目眩神迷。

她软软地倚在傅榭怀里,低声喘息着,耳语般道:“哥哥……我……我们先出去吧……”

傅榭又吻住了她。

韩璎今日梳着堕髻,发上的红宝石坠子随着傅榭的动作摆动撞击着,发出清脆的声响。

傅榭觉得一阵钻心的酥麻沿着脊髓往上传,他怕自己冲动,便竭力忍住,韩璎一挣扎,他就松开了韩璎,俊美的脸一丝表情都没有,嫣红的唇微微开启,轻轻喘息着。

他情知时机不对,咬了咬嫣红的唇,推开了韩璎:“你先等我一下!”

韩璎往后退了几步,一直退到了门帘那里,确定自己的体香对傅榭影响没那么大了,这才转身背对着傅榭。

因为双腿依旧发软,她便靠着高椅的椅背,用颤抖发软的双手整理着衣裙。

等她把被傅榭弄乱的交领整理妥当,把被他揉得有些发皱的小袄衣襟抹平,回头一看,发现傅榭已经恢复了正常,正若无其事地站在那里候着她呢!

韩璎不敢靠近,远远地瞟了他一眼,见傅榭虽然一脸肃然,可是凤眼湿润,嘴唇嫣红,瞧着也是挺明显的……

她轻笑了一声,娇声道:“哥哥,走吧?”

傅榭正是敏感的时候,听见她的声音心里也是一颤,有些恼羞成怒,便径直掀开帘子先走了出去。

韩璎见他不理自己径直出去了,不由一愣,忙追了上去掀开帘子,却发现傅榭正背对着她立在帘外。

见傅榭如此傲娇,韩璎不由又是一笑,上前把自己的手放进了傅榭的手中,由他牵着进了一个厢房。

出了厢房之后,两人沿着游廊向前走去。

傅榭低声道:“这就是我父亲的书房院子。”

韩璎:“……”

她在傅榭面前是很放松的,当下就把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哥哥,为何你爹爹的书房院子与我爹爹的书房联在一起?”还可以随意出入?

傅榭想了想,道:“怀恩侯府原本就是从我父亲的书房院子分隔出去的。”

韩璎跟着他又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仰首看向傅榭:“哥哥,既然分隔开了,为何还能出入?”

傅榭嫌她想得多了,瞥了她一眼,颇想在她嫣红微肿的唇上吻一下:“因为我父亲和岳父大人是多年的好友。”

韩璎:“……”嗯,傅榭哥哥说的对,看来是我想多了。

绕到到书房正面,气氛一下子变了。

廊下五步一哨立着手拿银枪的卫兵,书房门前地平上并排跪着管家傅财和管家娘子傅财媳妇。

韩璎一见便觉膝盖一凉,替他们两口子冻得慌。

见傅榭牵着韩姑娘的手过来,傅财和傅财媳妇直直地跪在那里,一声都不敢吭。

这时早有外管家傅贵掀开了帘子,请了傅榭韩璎进去。

一代枭雄傅远程的书房也自不同,三间屋子打通没有阻隔,家具也是寥寥,瞧着阔朗得很。

韩璎原本是有些紧张的,可是因为立在她身侧的傅榭,她当下便平静了下来,看向端坐在靠东锦榻上的傅远程,随着傅榭开始行礼。

行罢礼,傅榭看向父亲,沉声道:“父亲,儿子前来请罪。”

傅远程不复以前见韩璎时的温和,眼神淡远,看了儿子一眼,又看了韩璎一眼,淡淡道:“你何罪之有?”

傅榭拱了拱手,和父亲颇为相似的俊脸平静如水:“儿子不该对两位庶嫂和庶母无礼。”

傅远程有些头疼地看着傅榭,看着这个和自己从长相到性子都极为相似的儿子——傅榭唯一不像他的地方就是那莫名其妙的贞操观。

傅榭自幼丧母,他不免有些娇惯,却不想养成了傅榭横行霸道唯我独尊的骄横脾气。

方才他的妾室梁氏和江氏已经来哭诉过了,说傅榭非嫡长子,却称自己的妻子是“国公府的冢妇”;说傅榭欺负庶母,欺侮嫂子;说傅榭和韩璎品行不端,未曾成婚却早有首尾……

半晌后,傅远程淡淡道:“听人说你称自己的未婚妻子是‘国公府的冢妇’?”

他的声音语气都和傅榭生气时有些像,令韩璎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她深吸一口气,预备随时出来搭救傅榭——作为女孩子,韩璎有很强的第六感,她觉得安国公傅远程很疼爱自己!

傅榭抬眼看着父亲,与父亲极为相似的凤眼里一片淡漠:“是。儿子是这样说的。”他就是要用这句话逼父亲答应让他提前迎娶韩璎。

傅远程嘴角微挑笑了笑,道:“是么?”

他虽然带着笑,可是全身自然而然散发出凛人之气。

傅榭一动不动看着父亲。

韩璎却上前一步,护在了傅榭前面,屈膝行了个礼,甜甜一笑,道:“伯父,我给您沏茶吧!”

见娇小甜美的韩璎护在了傅榭前面,傅远程当下便笑了起来,柔声道:“阿璎,伯父爱喝清茶。让傅贵带你去吧!”

韩璎原本只是想要岔开话题,没想到傅远程居然真的要自己沏茶,只得看了傅榭一眼,正要开口转圜,却见傅榭对着她缓缓摇了摇头。

她听话地退了下去。

待书房里只剩下自己和傅榭,傅远程这才道:“过完年你去京城吧,殿前司都指挥使出了缺!”

此话正合傅榭之意。

他垂下眼帘略一思索,知道爹爹还是想要大哥傅松去西疆,让自己去汴京进入政治中枢,心中虽觉目的达到,却犹显不足——得让爹爹同意他提前迎娶阿璎!

傅榭定下以情感人的基调之后,抬眼看向父亲,力图使自己的眼神显得真挚恳切:“爹爹,那阿璎——”

傅远程见儿子做作,不由心中暗笑——他和韩忱早就商议过了预备让傅榭和韩璎提前成亲,好让傅榭带韩璎去京城赴任——却不准备让儿子立刻得意。

他看向儿子:“怎么了?”

傅榭脸上现出羞涩之意:“父亲,儿子一时冲动,在人前说了阿璎是儿子的妻子……儿子担心阿璎的闺誉因为儿子受损。”

傅远程忍住笑意:“依你之见呢?”

傅榭看着父亲,脸上现出肃然坚定之态:“儿子愿早日迎娶阿璎过门!”

傅远程“哦”了一声,凤眼中带着几分玩味。

傅榭知道父亲是在逼自己让步,便沉声道:“儿子麾下人马定在一个月内撤出兰州。”

傅远程等的就是傅榭这句话。

把傅榭安排进大周的政治中枢,就意味着他已经做出了抉择——傅榭已被确定为整个辽梁集团的首脑!

可是除了傅榭这个嫡子之外,他还有傅松傅栎这两个庶子。

都是他的儿子,他不想太过于偏心傅榭,力求一碗水端平,所以便想把镇西将军府逐步交到傅松手里,将来再为傅栎谋一去处,他就可以放下心了……

傅远程的手指在紫檀木小炕桌上敲了敲,带着笑意道:“我已和你岳父看好日子了,元宵节可好?”

傅榭瞬间被巨大的欢喜击中,却依旧咬了咬下唇,试图把胜面再扩大一点:“父亲,陛下命儿臣元宵节觐见。”

傅远程没想到儿子居然是痴情种子,欢喜阿璎到了如此地步,当即故意道:“那就等你觐见过陛下再说好了!”

傅榭:“……父亲!”

傅远程见傅榭俊脸涨得通红,不敢再开玩笑了,便道:“好了好了!初六成亲,如何?”

傅榭俊俏的脸上现出一抹稚气的笑:“好!”

傅远程眼中难得现出一抹慈爱之色:“我明日就去见你岳父。”自从发妻去世,他既当爹又当妈地拉扯大傅榭,还要时时和傅榭斗智斗勇,真是不容易啊!

喜欢妖后养成史请大家收藏:(www.csxsrc.com)妖后养成史长沙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妖后养成史最新章节 - 妖后养成史全文阅读 - 妖后养成史txt下载 - 平林漠漠烟如织的全部小说 - 妖后养成史 长沙小说网

猜你喜欢: 快穿之打脸的正确方式穿书女配正上记混元修真录[重生]六夫皆妖腹黑娘亲爆萌宝:九王,太凶猛快穿之宠爱逆世魔尊:小凤君,来伺候!弑王煞凤:草包七小姐狂夫江湖遍地是土豪老身聊发少年狂(快穿)富贵荣华吾非良人悲剧发生前[快穿]天生赢家(快穿)前女友黑化日常穿越田园风光星汉灿烂,幸甚至哉女配不想死(快穿)酌鹿一品田园美食香凤临之妖王滚下榻(西幻)红龙之眼鬼医圣手少将!你媳妇有了!读者和主角绝逼是真爱
完本推荐: 死亡万花筒全文阅读炮灰当自强全文阅读重生之悍妻全文阅读间客全文阅读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全文阅读快穿虐渣宝典全文阅读八夫临门全文阅读娇宠令全文阅读盛世嫡妃全文阅读奸雄天下全文阅读仙之雇佣军全文阅读黄金瞳全文阅读史上第一宠婚全文阅读超凡黎明全文阅读一咬定情:异能萌妃,抱一抱全文阅读我是大玩家全文阅读我的第三帝国全文阅读重生步步为营全文阅读超级败家子全文阅读指腹为婚,总裁的隐婚新娘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天龙神主养鬼为祸混沌丹神大佬退休之后沧元图情迷兽世:兽王BOSS,撩一个逆剑狂神造化图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宋先生你又装病大明之雄霸海外万花筒逆天邪神终极特种兵王重生之游戏大亨绝品神医剑骨女主翻身做豪门第一赘婿无敌魔龙进化系统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小阁老乘龙佳婿画春光娱乐帝国系统纵横诸天的武者我和二哈共系统绝色丹药师:邪王,你好坏画满田园飞越三十年

妖后养成史最新章节手机版 - 妖后养成史全文阅读手机版 - 妖后养成史txt下载手机版 - 平林漠漠烟如织的全部小说 - 妖后养成史 长沙小说网移动版 - 长沙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