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长沙小说网 >> 妖后养成史 >> 第六十九章(修改版)

第六十九章(修改版)

第六十九章

韩璎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被傅榭抱在怀里。

她把脸埋进傅榭胸前蹭了蹭,扭了又扭,舒舒服服闭上眼睛继续睡,却发现马车辘辘时有晃动,原来是在车里。

待脑子清醒一点了,韩璎这才探出头哑声问傅榭:“哥哥,现在回城么?”

傅榭“嗯”了一声,把裹住韩璎的斗篷拢紧,抱紧了韩璎。

如今经历了雁鸣山别业这一番经历,他更是疼惜韩璎,恨不得把她紧紧抱在自己怀里,不让她经受世间一点风雨。

韩璎被他抱得有些难受,便胡乱挣扎了几下,终于伸手掀开车帘往外看去。

外面正刮着风,夜风把道路旁边白杨树上剩余的几片枯叶吹得哗哗直响,而白杨稀疏的枝桠间漏出稀疏的星光,周遭灰蒙蒙的,瞧着分外的凄凉……原来天还没亮。

傅榭怕她受凉,忙把她抱了回来,再度禁锢在怀里,在她肉肉的屁股上拍了一下,低声道:“乖,别动!”

韩璎被他拍了一下,怕傅榭再拍她屁股,便听话地不动了,呆呆地窝在傅榭怀里,没过多久居然又埋在傅榭怀里睡着了。

她温热的呼吸喷在傅榭身上,他这才发现韩璎居然又睡着了,不由低头在她发上轻吻了一下,嘴角轻扬:我的阿璎真像小猪啊!

他拿起斗篷把韩璎又裹了裹,生怕韩璎被冻病了。

韩忱陪着傅远程喝了一下午的酒,最后昏昏沉沉地被唐大福搀回了桐院,进了卧室倒头便睡。

他睡得正香却被林氏叫醒了。

韩忱睁开眼睛见是妻子,便闭上眼睛问了一句:“什么时辰了?”

林氏又摇了他一下方道:“亥时二刻了,傅榭还没把阿璎送回来呢!”

韩忱闻言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辽州城门戌时五刻关闭,如今已是亥时二刻,傅榭早该把阿璎送回来了!

他抹了一把脸,当即起身,先安抚着林氏睡下,命徐妈妈和金珠守着她,自己带着人去前面书房了。

韩忱虽然知道傅榭处事妥当少年老成,可毕竟自己的宝贝女儿是被傅榭带到城外雁鸣山的,所以他还是辗转难安,派了好几拨人悄悄出去寻找,再也没有了睡意加酒意。

一直候到了丑时五刻,唐大福才匆匆过来禀报:“侯爷,姑爷送姑娘回来了!”

韩忱忙迎了出去。

见韩璎依旧小猪般在傅榭怀中睡得天昏地暗,韩忱不由有些恨铁不成钢:这丫头,只要睡着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韩忱便沉声道:“贤婿,把阿璎给我吧!”

傅榭有些舍不得放开韩璎,便含笑道:“岳父大人,还是我来吧!”他紧紧抱着韩璎,凤眼带着笑意看着岳父,就是没有把韩璎递过去的打算。

韩忱:“……走吧!”这小子,真是的!

傅榭望着岳父大人又笑了笑,俊俏的脸上平添了几分稚气,抱着韩璎继续沿着抄手游廊往柳院方向走。

韩忱:“……”

一向高傲的傅榭什么时候巴结过人啊?还不是因为阿璎?

这样一想,韩忱又有些释然了。

韩璎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睡在自己床上,不由有些迷惑。

洗春等人听见动静都围了上来,忙忙地侍候着韩璎起身梳洗——今日要去外祖林家做客呢!

韩璎妆扮完毕,懒洋洋起身道:“洗春和浣夏留下看家,润秋和漱冬今天跟着我过去吧!”洗春昨夜一定累了,今日该歇歇了。洗春和浣夏一向亲近,所以韩璎把浣夏留下陪她。

丫鬟们答了声“是”,润秋和漱冬簇拥着韩璎出了柳院。

韩玲此时正带着碧云过来寻姐姐,恰好碰见了,便一起往桐院而去。

两刻钟之后,韩忱骑着马,林氏、韩璎和韩玲分乘了三顶软轿,徐妈妈带了丫鬟们坐了一辆车,逶迤往林府而去。

到了林府,韩璎先给外祖父林岚拜了年,又给舅舅和舅母拜了年。

大人们呆在一起说话,林采芙和林采蓉姐妹俩便带着韩璎韩玲去了后面花园的暖阁玩耍。

林采芙已经成亲一年多了,今日是带着姑爷一起回娘家探亲的,她和即将成亲的韩璎自有许多心事要谈,所以没过多久,四人就分成了两拨,林采芙带着韩璎倚着熏笼低声聊天,而林采蓉带着韩玲去一楼暖房看花去了。

韩璎和林采芙聊了一会儿,得知林采芙已有了身孕,不由又惊又喜,忙连声贺喜表姐。

林采芙懒懒道:“唉,我倒不是为有孕欢喜,而是为我自己终于解脱了欢喜。”

韩璎闻言一愣。

林采芙知道自己这表妹过几日就要出嫁了,也不讳言,直接道:“房中那些事有什么意思?疼死了,可是男人却那么喜欢……唉!”

韩璎:“……”她前世没有实际经过那种事,只是听人说第一次疼死了,没想到林采芙成亲这么久了,说起来还是很疼的样子。

林采芙没注意到韩璎的神情,兀自蹙眉道:“我一有孕,就给了他几个有些姿色的丫鬟,我终于不用受罪了!”

韩璎目瞪口呆:“……姐姐难道不吃醋么?”

林采芙:“那种事疼死人了,有了孩子我才不要侍候他呢!”

韩璎当下就想起了昨夜看到的傅榭的尺寸,顿时吓得脸都白了,颇有些坐卧不宁心神不定。

晚上回到家里,韩璎屏退丫鬟,自己悄悄从床头立柜里拿出那个螺钿剔红匣子,打开锁后取出了那个鲜红色的瓷盒,把里面装的六个小白玉瓶都取了出来。

韩璎拿了一个白玉瓶,拔开塞子倒了些液体出来,抹了点在腕上试了试,觉得粘稠润滑清香扑鼻,总算稍微松了一口气,想起傅榭也不那么惧怕了。

初三初四初五这三天韩璎都没有出门,她的嫁妆全部齐备了,林氏又带着她把所有的绣品都检查了一遍。

这三日韩璎一直没有见傅榭,心中颇有些思念。

她其实知道傅榭这几日来过她们府里几次,她也每每想去见傅榭一面,可是一想到傅榭那吓人的“凶器”,韩璎就有些望而生畏,再加上一想起那夜在雁鸣山别业的羞人经历,韩璎就觉得没脸见傅榭,索性躲着不见他了。

初六那日下午,国公府的正院布置好了一个铺着红毡的喜堂。

傅远程做事干脆,既然冢妇要进门,那他早就很利落地搬到了外书房居住,令傅财带着人把正院重新粉刷整理了一番,预备做傅榭和韩璎的新房。

按照大周的风俗,婚礼是从戌时开始的,辽州冬日天黑得早,所以喜堂前面的廊下挂了无数的描金大红料丝灯用来照明,一时间整个正院灯火通明恍若神仙世界。

还未到戌时,司仪和赞礼人就登上了喜堂,分别站在了喜堂东西两侧。

傅榭头戴婚冠,身穿玄色镶红边的翟衣,在充当伴郎一职的六个华服青年的簇拥下,站在了喜堂的正中间。

傅家的亲朋好友和观礼的文官武将们站在喜堂外面,紧张地等待着戌时的到来。

很快喜堂内的西洋大金自鸣钟就敲响了戌时的钟声。

戌时一到,司仪就按照约定,做出了手势。

六个伴郎对准便对准正门方向,齐声大喊道:“新妇子出来!新妇子出来!新妇子出来!”

这时候四位云鬟雾鬓红衣彩裙的伴娘簇拥着韩璎的花轿到了院门外,却并不过来。

今日的韩璎头戴着红宝石花冠,身上穿着精致华丽的翟衣,肩臂上缠绕着大红色的披帛,由洗春挽着胳膊,红绸盖头端坐在花轿内,却并不出来。

这时候司仪又向傅榭做了个约定的手势。

赞礼人大声念出催妆诗:“不知今夕是何夕,催促阳台近镜台。谁道芙蓉水中种?青铜镜里一枝开。”

在赞礼人的念诗声中,傅榭走出喜堂,大步走向韩璎的轿子。

他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更多的却是欢喜。

洗春解下了韩璎的大红披帛,把一端塞进韩璎手里,另一端递给了傅榭。

傅榭牵起了大红披帛的另一端,看了韩璎一眼,低声道:“阿璎,注意看脚下的路。”

韩璎低低地“嗯”了一声,声音微微颤抖。

傅榭又看了她一眼,见她一直跟着自己,这才引着韩璎,一前一后缓缓向喜堂方向走去。

他俩在前缓缓走着,身后一对六虚岁的金童玉女在身后撒五谷杂粮。

司仪看着他们走过的地点,高声:“跨火盆!”

赞礼人随之吟唱:“玉凤抬足迈盆火,凶神恶煞两边躲。喜从天降落福窝,好日子红红火火!跨火盆喽!”

司仪:“跨马鞍!”

赞礼人随之吟唱:“一块檀香木,雕成玉马鞍,新人迈过去,步步保平安。跨马鞍喽!”

司仪:“跨米袋!”

赞礼人随之吟唱:“有吃又有穿一代胜一代。跨米袋喽!”

司仪:“一撒金,二撒银,三撒新人上台转过身。”

赞礼人:“有请新郎官三箭定乾坤,一箭射天,天赐良缘;一箭射天,地配一双;三箭射洞房,三箭定乾坤;新郎接新娘入!”

随着司仪和赞礼人的提示,傅榭最终用红色披帛牵着韩璎进了喜堂。

司仪高声喊道:“一拜天地日月星,再拜高堂,夫妻对拜!”

傅远程高坐在喜堂上,见到这一对佳儿佳妇向自己叩拜,眼睛立时湿润了——这是他盼了好多年的情景啊!

赞礼人随之高声吟唱:“天上牛郎会织女,地上才子配成双,今日两家结秦晋,荣华富贵万年长。”

夫妻对拜之后,洗春上前,恭谨地奉上了金剪。

傅榭接过金剪,看了韩璎一眼,深吸了一口气,打量了韩璎一番,终于捉住她的一缕长发,小心翼翼地用金剪剪了下来,递给了洗春,然后把金剪给了韩璎。

韩璎盯着傅榭左看看,右看看,直觉傅榭今日分外的好看,她的手微微颤抖着把傅榭披散在身侧的乌黑长发抓了一把过来。

傅榭被她抓得有些疼,却忍住了没出声。

韩璎手忙脚乱分了半日,终于分出了一缕,拿着金剪的手却一直在颤抖,根本剪不下去。

她更加慌乱了,红唇都有些颤抖了。

傅榭见状,很是心疼她,低声抚慰她:“阿璎,不要急!”

又轻轻抚了抚韩璎的手。

韩璎胡乱点了点头,低低叫了声“哥哥”,然后鼓足勇气,只听“咔嚓”一声,终于剪下了傅榭一缕长发。

洗春早就候着了,当下接住了那缕长发,然后用红丝带把他俩剪下的长发扎起,放入大红锦囊挽成“合鬓”,这才交给了韩璎。

这时候婚礼已经接近尾声了,司仪高唱道:“合卺之礼”。

洗春将提前准备好的两个系着红绳的白玉葫芦装满美酒,分别递给了傅榭和韩璎。

傅榭韩璎交换白玉葫芦,交臂饮酒。

他们饮酒的时候,赞礼人在一旁高声吟唱:“一朝同饮合卺酒,一生一世永缠绵。”

当司仪高喊“送入洞房”,这个婚礼结束了。很快人群就散了,都到前院饮喜酒去了。

新房里只余下韩璎和傅榭。

这时候夜已深了,前院的斗酒声高歌声隐约传来,可是正院内却很是寂静。

傅榭的脸有些热,心跳很快,漂亮的凤眼犹如蒙了一层水雾,亮晶晶的,专注地看着韩璎。

韩璎被他看得脸热辣辣的,连头都不敢抬了。

在夜明珠幽幽的光晕中,韩璎鼓足勇气抬头笑盈盈看向傅榭,却在看到他棱角分明的唇时又有些羞怯地移开了视线。

傅榭看着韩璎,凤眼幽深,满是终于得偿所愿的欢喜,凑过去吻住了韩璎。

不知过了多久,他紧紧抱着韩璎,俊脸微红,凤眼亮晶晶,柔声道:“阿璎,睡吧!”

韩璎低头“嗯”了一声,抬起头来时,已是满脸绯红。

喜欢妖后养成史请大家收藏:(www.csxsrc.com)妖后养成史长沙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妖后养成史最新章节 - 妖后养成史全文阅读 - 妖后养成史txt下载 - 平林漠漠烟如织的全部小说 - 妖后养成史 长沙小说网

猜你喜欢: 游戏有毒[综英美]废材七小姐之妖娆魅尊鬼医圣手前任遍仙界农家子的古代科举生活朕甚是心累穿成娘道文的女主旁观霸气侧漏十里人间快穿之完成你的执念美女修成诀(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愿君未离敛财人生[综].神机妙算(甜宠)丹宫之主路人丁的修仙生活快穿之这个愿望不靠谱你与我相得益彰将军的娱乐生活[古穿今]寒武再临当年万里觅封侯穿越田园风光天生赢家(快穿)慈母之心[综]仙植灵府
完本推荐: 美利坚大帝全文阅读农门秀色:医女当家全文阅读八夫临门全文阅读侯门纪事全文阅读重生之再许芳华全文阅读琴帝全文阅读炮灰晋级计划书全文阅读快穿:吾儿莫方全文阅读捡宝王全文阅读枕上婚色之天价妻约全文阅读一咬定情:异能萌妃,抱一抱全文阅读鬼医郡王妃全文阅读我有一张沾沾卡全文阅读暖婚,我的霸道总裁全文阅读仙界归来全文阅读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全文阅读超级训练大师全文阅读宝瞳全文阅读女主渣化之路全文阅读我要做皇帝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金凤华庭我的冰山总裁老婆神魔之玥上为尊栖梧潸潸映弦月婚后忽然得宠神医弃女大佬退休之后重启全盛时代生了暴君反派的崽怎么破巧为农家女新白蛇问仙来自未来的神探大唐腾飞之路武炼巅峰女主翻身做豪门帝霸霸总他又被离婚了天下无敌奶爸的异界餐厅山河盛宴龙王大人是我夫都市之少年仙尊仙韵传第一赘婿大魔王娇养指南太平客栈特种兵王在山村乘龙佳婿愿君未离无敌魔龙进化系统

妖后养成史最新章节手机版 - 妖后养成史全文阅读手机版 - 妖后养成史txt下载手机版 - 平林漠漠烟如织的全部小说 - 妖后养成史 长沙小说网移动版 - 长沙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