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长沙小说网 >> 妖后养成史 >> 第一百二十章

第一百二十章

如今怀恩侯府由三房的邹氏主中馈,太夫人已经很少管府里的事情,日日在庆寿堂吃斋念佛。

这日大清早,邹氏正做在正房东边院子的花厅里处理家务,看门的小厮过来回报:“禀三夫人,安国公府的小管家傅安傅平两位哥哥来了!”

邹氏闻言忙起身道:“快请!”她丈夫韩忆是正六品的钦天监夏官正,而殿帅大人傅榭的管家听说都是军功出身的从五品的武官,她自是不敢怠慢。

没过多久,小厮便带着两个青年走了过来,正是傅安与傅平。

他们身上都穿着从五品的武官服饰,大喇喇地向邹氏行了个礼。

傅平朗声道:“见过三夫人!我们殿帅和少夫人今日要来侯府省亲,命我们兄弟先来说一声!”

邹氏先是一愣,很快便在脸上堆砌起笑来,招呼着傅安傅平坐下喝茶。

傅平傅安含笑坐了下来。

傅平抬眼看了一圈,细长的眼睛里带着一抹深思:“这里不是侯府的正房吧?”

邹氏顿了顿,心有所悟,忙道:“这是妾身处理家务的东院花厅,如今侯府的正房住着二老爷和二夫人!”

傅平“哦”了一声,含笑道:“怀恩侯和侯夫人这几日就要带着小世子进京了!”

傅安皮笑肉不笑接话道:“今日不冷不热,正是搬家的好日子!”

邹氏微笑,很是配合地吩咐身边的大丫鬟:“去请二老爷二夫人过来,就说安国公府来人了!”

傅平傅安来得太早,韩怀今日还没来得及去青楼楚馆报到,听说安国公府来人,便和二夫人方氏一起过来了。

见到身着从五品的武官服饰的傅平傅安,白身的韩怀只得带着方氏行礼。

傅安大喇喇受了这个礼,也不起身,翘着二郎腿淡淡道:“二老爷,二夫人,侯爷和侯夫人这几日就要进京了,正房得好好冲洗粉刷一下,家具也得全换了。”

见韩怀和方氏的脸瞬间变得铁青,傅平含笑道:“我们殿帅把收拾房子的事情交给了我们兄弟二人,二老爷和二夫人可不要让我们兄弟为难啊!”

韩怀和方氏屈辱地立在那里,想起了傅榭如今权倾朝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想起了花厅外立着的那些全副武装如狼似虎的禁军,只得道:“请两位管家小哥宽限几日吧!”

傅平冷笑了一声,似笑非笑看着韩怀和方氏。

傅安一脸不耐烦的模样,皱着眉头道:“要么你们今天上午搬家,要么下午我们帮你们搬!”

韩怀忙道:“是在下思虑不周,这就搬!这就搬!”

傅平阴狠一笑:“兄弟在这里等着!”

韩怀拽了拽有些呆滞的方氏的衣袖,把她拽了出去。

邹氏留下陪傅平傅安说话,心里却在消化着大哥韩忱和大嫂林氏带着小世子韩亭即将进京的消息,悄悄忖度着如何讨好大哥大嫂。

临去上早朝,傅榭穿好具服又过来看韩璎。

他凑近韩璎正要去亲一亲,韩璎突然睁开眼睛哈哈大笑起来,还伸出双手捏住了傅榭的脸颊:“哥哥,你若不答应替我去问李真喜不喜欢傅榆,我就死也不松手!”

傅榭又好气又好笑,只得敷衍道:“我帮你问好了!”

韩璎这才笑嘻嘻松开了傅榭,又在傅榭的俊脸上揉了揉,这才放他离开。

傅榭离开之后,韩璎又睡了一会儿这才起床。

用罢早饭,韩璎去了东厢房处理国公府的家务。

听傅贵娘子说范家姑太太一家连夜离开了京城,韩璎不禁一愣。

傅贵娘子有心巴结少夫人,便一脸神秘道:“少夫人,范家姑老爷、姑太太和表公子是被殿帅大人命人请出京城的,范姑娘和她的丫鬟锦儿却是被开封府的人给抓走的,嘴里都被填了东西,手脚也都被捆了,是被开封府的衙役塞进车里带走的!”

韩璎闻言没说话。她知道开封府尹于浩然是傅榭的亲信,范菁菁被开封府带走,应该也是出自傅榭的授意。

傅贵娘子说了几句,见少夫人一言不发,忙转移话题,开始说正事:“请少夫人示下,傅平和傅安两位小哥新选的那些家具绸缎摆设等物品,是走殿帅大人的外帐,还是走您的帐,还是走国公府的帐?”

韩璎想都不想道:“自然是走我的私账。”这些家具摆设等物件是她命傅平傅安去选的,都要布置在怀恩侯府的正院,自然得用她的私房银子付账。

傅贵娘子笑眯眯道:“禀少夫人,可是傅安傅平说殿帅大人已经吩咐了,要走殿帅大人的外帐!”她之所以笑,是因为她觉得自己很含蓄地奉承了少夫人。不过,殿帅大人真是宠爱少夫人啊,连少夫人娘家的家具摆设物品都要包了。

果真韩璎闻言,不由低头浅笑。

等她抬起头来,大眼睛亮晶晶的,嘴角犹带笑意,一脸的甜蜜,嘴里却轻轻道:“谁要他出银子了?真是狗咬老鼠多管闲事!”

屋子里侍候的丫鬟媳妇婆子们见少夫人如此娇羞,都笑了起来。

傅榭今日去上朝,承胤帝果真颁了圣旨,以殿前司都指挥使傅榭为征西大军总帅,陈曦为监军,调拨京畿十万禁军,再加上驻守兰州的傅榭部十万骑兵,一共二十万大军讨伐塔克克部族,平定西疆之乱。

领了旨意后回到国公府,傅榭先去了琴韵堂,静静坐了一会儿后他叫了李真进来,问了几句之后,得了李真明确的回答,傅榭这才回了女贞院。

韩璎此时正端坐在堂屋里,听刚从怀恩侯府回来的傅平回报让韩怀和方氏夫妇腾出侯府正房的事。

当她得知傅安和傅平不但逼着韩怀方氏夫妇腾出了正房,搬到了西客院,还带着人彻底打扫清洗了正房,并把家具摆设都摆好了,不禁又惊又喜,吩咐洗春道:“洗春,拿两张一百两的银票出来!”

等洗春拿着银票出来了,韩璎这才温声道:“傅平,这件事你和傅安办得很好,我很满意,这两张银票你和傅安一人一张,拿着将来给你们的小媳妇买花儿戴!”

傅平闻言,抬眼喜孜孜看向洗春——少夫人已经答应了,等这次西疆战事平息,就办他和傅安的婚事。

洗春羞涩地把银票递了过去,却扭过脸故意不看傅平。

傅平接了银票,又谢了恩。

韩璎正要说话,傅榭已经掀开锦帘走了进来,沉声道:“阿璎,傍晚时分我陪你去侯府看看吧!”既然是为岳父岳母收拾房子,还是得让阿璎亲自看看才妥当。

韩璎喜笑颜开点了点头:“如此甚好!”为了吊着怀恩侯府诸人,她一大早就让傅平通知侯府,说自己要去,可是到了现在她还有去呢!

傅榭在韩璎身侧坐了下来,想起韩璎说她去“怀恩侯府耍殿帅夫人的威风”,不禁睨了韩璎一眼,微微一笑,吩咐傅平:“酉时三刻我和少夫人出发去怀恩侯府,你去开封府通知于浩然,让他提前带人沿路线静街。”

傅平答了声“是”,退了下去。

屏退侍候的人后,傅榭接过韩璎亲奉的清茶喝了一口,这才道:“阿璎,李真今日向我求取傅榆。”

韩璎闻言大喜,拊掌道:“郎有情妾有意,真是太好了!订婚的事我来安排!”

话音既落,她见傅榭面无表情,只当他不喜,便贴到了傅榭身上撒娇道:“哥哥,君子有成人之美嘛!”

傅榭无奈道:“等李真随我班师回朝,再举行婚礼吧!”

韩璎心中正为傅榆欢喜,才不管傅榭所说的成亲日期有些遥遥无期。她起身出了堂屋,叫了漱冬过来,小声吩咐漱冬道:“你去见四姑娘,就说……”

漱冬闻言又是替四姑娘欢喜,又有些迟疑,韩璎一见她的神态便明白了过来,笑道:“好漱冬,你看中了谁,尽管来寻我,只要对方乐意,我也为你做主!”

饶是漱冬平时胆大活泼,此时也有些羞涩,捧着脸急急地跑了。

韩璎眼睛亮晶晶的,脸上犹带笑意回了堂屋。

用了午饭后,韩璎缠着傅榭一起去睡午觉。

傅榭虽不爱睡午觉,一向觉得睡午觉是白白浪费时间,但想到即将要和韩璎分离一段时日,便乖乖地陪着她睡午觉去了。

因韩璎刻意要高调一次回娘家省亲,所以午睡起来后傅榭便穿了具服,与戴着红宝石花冠穿了大袖罗衫和长裙的韩璎一起出了女贞院。

走在东夹道,韩璎得知傅榭也早早地派人通知了侯府自己和傅榭要去的消息,不由觉得自己和傅榭真是心灵相通,却故意笑嘻嘻低声道:“哥哥,你好坏哟!”

她有些幸灾乐祸地想:官大一级压死人,傅榭已经位极人臣,单是站在门口候着,二叔三叔他们就够受折腾了!

傅榭垂下眼帘看了她一眼,心道:还不是为了给你这小丫头出气,哥哥我居然和韩忆韩怀这些蝼蚁一般的人计较!

傅平早联络了开封府尹静了街,傅榭骑着骏马护着韩璎的青绸沉香车在仪仗的簇拥下往怀恩侯府而去。

怀恩侯府的三老爷韩忆从衙门回来,听妻子方氏说傅殿帅要陪着韩璎来侯府省亲,不由有些慌乱——他在朝廷中遇到傅榭,傅榭一向目不斜视,而他总是要远远地躬身行礼的——忙进去换了官服出来,让邹氏与二嫂方氏一起在庆寿堂陪老夫人,自己拉了二哥韩怀在前面门房候着,小心翼翼地倾听着外面的动静。

足足等了一个多时辰,却等来了骑马而来的傅靖:“殿帅和少夫人已经起身,请二老爷三老爷稍候片刻!”

又过了半个多时辰,派出去打听情况的小厮一溜烟跑了进来,气喘吁吁立在门房门口禀报道:“二老爷,三老爷,殿帅大人和二姑娘来了!”

紧接着傅平就带着几个禁军走了过来,宣布道:“我们殿帅和少夫人快到了!”

韩忆忙吩咐小厮去后面庆寿堂请了二夫人三夫人出来迎接,自己拽了懒成一滩泥堆在椅子上的韩怀起身,满面堆笑道:“我们兄弟这就去接!”

怀恩侯府外面的街道上静悄悄的,一个行人都没有,开封府的属官带着衙役们静了街,禁军统领萧凤蟾亲自带了禁军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巡视着,整条街道戒备森严。

又过了大概半盏茶工夫,空荡荡的街道上终于出现了殿帅大人的仪仗,接着就是骑着高头大马穿着华贵庄严具服的傅榭,依旧傅榭后面的青绸沉香车以及跟的丫鬟婆子们乘的大车,一行人逶迤而来。

三老爷韩忆一辈子身处下僚,哪里见过这样的排场,顿时有些手忙脚乱起来。

可他毕竟做官多年,听在外面打探情况的小厮说殿帅大人穿了礼服,当下便吩咐小厮去内院请二夫人、三夫人和大姑娘出来迎接见礼——殿帅大人既然穿了具服而来,要行的就不是家礼而是国礼了!

待傅榭的仪仗来到,韩忆见开封府的官员们都跪了下来,忙拉着韩怀跪下行礼。

一时方氏、韩氏和大姑娘韩珮也赶了出来,也随着在后面跪了下来。

韩忆抬头神情复杂地看了骑在高头大马上的傅榭一眼,低头恭谨道:“下官见过殿帅大人,见过少夫人!”

韩璎坐在轿子里,从轿帘的缝隙里看着这些人跪倒在自己面前,心中终于有了一丝真实感——原来随着傅榭的步步高升,作为傅榭的妻子,她的地位也早已水涨船高……

傅榭下马走到马车边,把韩璎从马车里抱了出来,轻轻放在了地上,牵了她的手从怀恩侯府的正门进了侯府。

方氏和韩珮跪在地上,窥见此情此景,心里更是忧愤交加。

傅平和傅安引着殿帅和少夫人进了怀恩侯府的正房。

韩忆等人不敢进来,只得战战兢兢候在正房外面。

韩璎把正房里里外外全看了一遍,见家具全是黄花梨木打造的,古朴有余富丽不足,锦褥门帘的颜色也以宝蓝、秋香、深蓝等色调为主,心中很是满意。她如今有了弟弟,自是不希望弟弟的成长环境花红柳绿粉香脂浓,到时候养出一个纨绔子弟,那可哭都没处哭了!

傅榭随着韩璎看了一遍,又吩咐傅平在后花园种几株梅树,并把穿堂的侧门堵上,免得正房院中人来人往嘈杂不堪。

一时看毕。

待韩忆、韩怀、方氏等人都到齐了,韩璎懒洋洋倚在锦榻上,故意望着傅榭撒娇:“哥哥,我渴了!”

傅榭接过洗春递过来的一杯白开水,尝了一下,见温度正好,就起身过去喂韩璎喝。

韩璎就着傅榭的手喝了一杯茶,秀完了恩爱,这才开口问道:“太夫人现今还住在庆寿堂?”

邹氏等人忙答了声“是”。

韩璎拿着一个香橼摆弄着,垂着眼帘道:“这么晚了,太夫人该歇下了吧?”她的潜台词是“太夫人既然歇下了,那我就不去打扰她老人家了”。

韩珮刚想出列说句“太夫人正候着您呢”,刺刺韩璎,可是脚尖刚出了一点点,就被宫里派来的教养嬷嬷王嬷嬷的那双利眼生生给瞪了回去,不禁打了个哆嗦,怯怯地退了回去。

邹氏知机,忙陪笑道:“禀少夫人,可真是不巧,太夫人已经歇下了……”

韩璎闻言,立刻眉开眼笑看向傅榭:“哥哥,我们回家去吧!”

傅榭点了点头,起身向韩璎伸出了右手。

韩璎笑嘻嘻走了过去,把手放在傅榭手中。

傅榭背脊挺直目不斜视带着韩璎离开了。

青绸沉香车进了东偏院,傅榭把韩璎从车里抱了下来。

此时夜已经深了,经过这场雨,温度一下子降了下来,韩璎一下车就瑟缩了一下。

傅榭不慌不忙解下自己的黑缎披风披在了韩璎身上,见下摆太长要拖着地了,他索性从韩璎袖中掏出一条大红丝帕,拦腰系在了披风上。

韩璎低头瞧了瞧自己,仰首笑盈盈看着傅榭:“哥哥,这个样子好怪!”

傅榭含笑看她:“反正在咱们自己家里,别人又看不到!”

他牵着韩璎沿着东夹道往女贞院走去。

秦妈妈做了宵夜,听说殿帅和少夫人回来,忙吩咐浣夏来问。

如今的天气,正是有些雨后秋寒,可是屋子里却害没有到生地龙的时候,韩璎正觉得身子有些冷,听说宵夜有酸辣乌鱼蛋汤和鸡火莼菜汤,忙道:“我要酸辣乌鱼蛋汤,配高炉芝麻烧饼;给殿帅上鸡火莼菜汤,配一小碗御田香米饭就行了!”

两人的宵夜很快便送了上来。

韩璎要的酸辣乌鱼蛋汤瞧着便很醇厚。

她也不怕热,先舀了一口尝了,只觉咸鲜中透着酸辣,酸辣中透着清淡,鲜美利口,酣畅淋漓,便又连喝了好几口。

喝了几口自己的汤,韩璎有些不满足了,大眼睛波光流转看向傅榭那边的鸡火莼菜汤。

傅榭有些好笑,便柔声道:“你过来挨着我坐,我喂你喝!”

韩璎见丫鬟们早避了出去,便厚着脸皮坐到了傅榭腿上,依偎入傅榭怀中:“哥哥,快喂我喝汤!”

傅榭左臂环住她的腰肢,右手拿了汤匙舀了一汤匙鸡火莼菜汤,吹了好几下这才喂韩璎喝了。

韩璎刚喝的酸辣乌鱼蛋汤太过于酸辣刺激,此时再喝这鸡火莼菜汤,直觉滑嫩清香,汤莼味美,很是爽口,便道:“哥哥,我还喝!”

傅榭便喂着她一口一口喝了。

到了晚间,小夫妻俩洗罢澡出来,并排在卧室窗前的贵妃榻上坐了下来,依偎在一起胡乱闲聊。

傅榭终于找到了机会,便握住韩璎软乎乎的手,看着韩璎的眼睛,低声道:“阿璎,两日后陛下祭天罢,大军便要开拔了!”

韩璎一愣,觉出了不对,忙道:“哥哥,你不是说带我去的吗?”

傅榭用力握她的手,凤眼中现出一抹果决:“西疆刚刚传来信报,镇西将军徐平春舍弃了凉州城,一路丢兵弃甲逃到了兰州。”

他在韩璎唇上轻轻吻了一下,接着道:“等我收复了凉州城,安顿好住处,再派人接你过去!你在京中这些日子,许立洋会保护你……”

韩璎没有说话,眼皮早红了,大眼睛中眼泪盈盈欲滴。

见她伤心,傅榭的心脏不由阵阵抽搐,难受极了,半晌方道:“爹爹、岳父和岳母这几日就要进京了,你正好陪岳母和小舅子几日……”

韩璎一听,想到母亲和弟弟初到京城,万一被祖母欺负,或者中了方氏的奸计,那可就大大不妙了……

她心里渐渐不再抵触了,只是想到傅榭要离开她一段时间,心里就空落落的,很是难受,便依偎在傅榭怀中半日不语。

傅榭心中也是凄惶,一下一下地吻着韩璎,吻着吻着就把韩璎放在贵妃榻上,自己压了上去。

夫妻俩正在贵妃榻上亲热,便听得外面传来一阵急急的脚步声,接着便是洗春急促的声音:“禀殿帅少夫人,小许总管求见,说皇后发动了!”

傅榭的身子一下子僵住了。

韩璎察觉到傅榭的变化,忙推开了他:“姐姐的事要紧!”

凌晨时分,傅平奉傅榭之命从金明苑赶了回来,向韩璎报信。

韩璎还没有睡,正坐在堂屋等着消息。

当她得知皇后诞下小公主,不由陷入了深思……

傅榭到底是想要皇后娘娘诞下公主,还是诞下皇子呢?小公主是不是承胤帝的骨血呢?

天亮之后,韩璎按品大妆,随命妇们去金明苑朝贺去了。

这是承胤帝的第一个孩子,自是意义非凡,虽是小公主,承胤帝依旧欢喜极了,不但立即移驾前往金明苑,而且当着傅皇后与小公主的面,颁布圣旨,宣布小公主的封地为晋阳,同时大赦天下。

两天后,韩璎乘着青绸沉香车,坐在车里眼泪汪汪看着傅榭率领大军开拔离京。

难过了整整两天之后,韩璎终于接到了一个好消息——安国公的大船和怀恩侯的大船已经到了运河的归雁渡。

韩璎当即带了洗春等人,在傅平傅安以及众禁军的扈卫下,乘着车去码头迎接公公和父母弟弟去了。

喜欢妖后养成史请大家收藏:(www.csxsrc.com)妖后养成史长沙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妖后养成史最新章节 - 妖后养成史全文阅读 - 妖后养成史txt下载 - 平林漠漠烟如织的全部小说 - 妖后养成史 长沙小说网

猜你喜欢: 我是极品炉鼎寒武再临穿越兽世:兽夫快过来女配不掺和(快穿)穿成农妇发家养包子穿越之贤能妻[快穿]书中游重生之星际萌女男神黑化之前[快穿]韶华为君嫁身娇体弱[快穿]炮灰集锦[综]前任遍仙界一品田园美食香全洪荒都知道魔祖在闹离婚快穿之护短狂魔[综]生活不是用来妥协的重生之逆转仙途The God[快穿]快穿之完成你的执念鱼不服女配不想死(快穿)农家子的古代科举生活穿越田园风光腹黑娘亲爆萌宝:九王,太凶猛快穿之即使你是龙套
完本推荐: 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全文阅读腹黑毒女神医相公全文阅读带着仓库到大明全文阅读神医废材妃全文阅读狂武战帝全文阅读倾世宠妻全文阅读扶摇直上全文阅读侯门纪事全文阅读都市无上仙医全文阅读黄金渔场全文阅读特种兵之王全文阅读贞观大闲人全文阅读无尽丹田全文阅读空间之丑颜农女全文阅读总裁,我要离婚全文阅读飞天全文阅读大魏宫廷全文阅读有种后宫叫德妃全文阅读天眼人生全文阅读重生之最强千金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晚唐风之王的面具我真是非洲酋长踏星奶爸的异界餐厅麻烦请叫我上仙生了暴君反派的崽怎么破乘龙佳婿家有悍妻怎么破重生之大学霸最强狂兵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跨界演员五零俏军嫂养成记这个男主不讨喜无敌魔龙进化系统逆天邪神飞越三十年逆剑狂神末日崛起重生足球之巅剑骨绝品神医极品全能学生超强兵王在都市都市绝品仙医女总裁的神级高手至高主宰修真狂少九龙圣祖

妖后养成史最新章节手机版 - 妖后养成史全文阅读手机版 - 妖后养成史txt下载手机版 - 平林漠漠烟如织的全部小说 - 妖后养成史 长沙小说网移动版 - 长沙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