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长沙小说网 >> 寒门状元 >> 第2373章 颠覆

房间里只剩下丽妃和钟夫人二人。

尽管听到脚步声,此后又听闻小拧子与丽妃的应答,钟夫人仍旧没有侧目看上一眼,此时的她哀莫大于心死,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趣。

丽妃走过去,四下转了转,道:“这里环境倒是不错,若是可以在这里安安静静过一辈子,没什么人打扰的话,算得上是所有女人的期望吧。”

这话仍旧没引到钟夫人的注意,就好像根本没听到有人说话一样,但即便如此也没让丽妃生出情绪上的变化。

对于丽妃来说,应付女人她还是有一些心得的,反倒在对付男人上她显得耐心不足,尤其是在跟沈溪斗智斗勇遭遇连续失败后。

丽妃走到梳妆台前,看了看上面摆放的东西,随手拿起几件金银首饰看了看,道:“挺不错的,都是宫中技艺精湛的手工匠人打造,市面上可不常见。”

钟夫人像还是没听到,目光呆滞,神色木然,要不是身体轻微颤动,几乎跟死人差不多。

丽妃笑了笑,道:“也不知你是姐姐还是妹妹,真是好福气啊,能把陛下迷得神魂颠倒,自古以来有这本事的有几人?怕是只有那些名流千古如貂蝉、西施、杨贵妃、赵飞燕等女人,才有这般造诣。”

“既来之则安之,到了这里,你该知道有什么结果,要么死,要么屈从,这么浑浑噩噩过日子,简直比死还要难受。”

还是没有任何回应,但丽妃并不在意,因为她的目的本来就不是劝说钟夫人回头,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更希望钟夫人自我了断,但不能死在她眼前,最好是在她走后,钟夫人便在一个合适的时间段选择自杀,这样她就不用担心回头这个女人会威胁到自己的地位。

丽妃道:“按照规矩,我只能将陛下说过的话,转告给你听……陛下说了,若你接受他,会接你进宫,让你成为贵妃,甚至当皇后也不是不可以,将来你的孩子或许会成为大明的太子,你也就是大明国母。”

钟夫人不为所动,甚至闭上眼,这种话她根本不会采信,哪怕是真的,对心如止水的她也没什么影响。

“当然,有些话或许陛下没说,但也要告诉你,比如说如果你迟迟不肯就范的话,那陛下可能会杀掉你的娘家人,有多少算多少,先将他们下到天牢,好好折磨,目的仅仅是劝你回头。”

“到时候,估摸以你的性格,要么选择去死,要么就是忍气吞声答应下来,就此成为行尸走肉……为了娘家人,你完全可以不把自己当人看,屈辱地过完余生。”

丽妃说得很透彻,好像她曾经历过这种痛苦一样。

钟夫人即便没用心倾听,但眉头还是不由稍微皱了下,显然她还很在意自己家族和夫家剩下人的安危,心地善良的她不想害人。

丽妃道:“你现在一定会想,自己死了比活着更好?但你是否想过要寻仇呢?仇恨虽然是皇上给你的,但未必是皇上一人所为,比如说钱宁,又比如说江彬,还有那些将你们全家逼上绝路之人,那些地方官,让他们生不如死……有时候只是想想也觉得很兴奋呢!”

这会儿丽妃已懒得去看钟夫人,更像是在讲述一个她自己曾经经历过的故事。

丽妃转过身,仰头看着屋顶:“曾经,我跟你一样,是一个大家闺秀,无论我的娘家,还是夫族,都是名门望族,我的公丈,就是我丈夫的父亲,乃朝中大员,治理一方也算有所建树,我衣食无忧,有自己的孩子,过着安定富足的生活,但有一天,一个恶魔的出现打断了我平静的人生。”

钟夫人依然不为所动,但她耳朵却已不知不觉支棱起来,显然是在用心倾听,她想知道这女人是否跟自己同病相怜,因为丽妃说的很多事,都能引发她的共鸣。

丽妃道:“那个男人可以说是天下间被世人称颂最多的年轻俊杰,那么优秀,让人觉得不可思议,我很希望得到他的欣赏……你说我下贱也好,或者说我太过无知也罢,总归我不想过平静的生活,我希望有所改变,而他却是能带给我改变之人。”

“那是你咎由自取。”钟夫人突然开口了,声音平和,评价却一针见血,已然忍不住跟丽妃争论起来。

因为钟夫人本来也不是个喜欢服软的女人,长久当家,甚至整个钟家的生意都是靠她来打理,她也算是女强人,而正是因为她这种性格,才更得朱厚照欣赏。

丽妃冷笑道:“或许吧,我说过,我不介意你对我的贬损评价,我本来就是咎由自取,我从未否认过,但我没想到,我会害了我的夫族,他们受我连累,那个被世人称为天下间最有本事的人,赶尽杀绝,使得夫家阖家遭难,最后还是靠我自己,才拯救了整个家族,但我……却已无颜再出现,就好像世间从来都没有我这么个人。”

钟夫人这次不再答话,闭上眼睛,没有跟丽妃有任何眼神上的交流。

丽妃道:“我没脸说自己是可怜人,但我却并不打算就此当一个庸碌之辈,我的仇人给过我忏悔的机会,让我回去当一个普通妇人,继续陪着丈夫和孩子过下半生,但我没有这样选择,他们当我死了最好,我可以用第二个身份活着,完成自己复仇的使命。”

钟夫人摇摇头:“你是在为仇恨而活,我跟你不同,我宁愿死。”

丽妃道:“你觉得我是来劝说你回头的吗?不不不,大错特错!你的出现,让我感受到了危险,因为我用自己的色相,还有权谋手段,接近陛下,让他为我撑腰,同时过上富足的生活,甚至实现我的野心和抱负,但你的出现让我意识到,我从来就是一个替代品,是你的影子,当时正是因为陛下得不到你,才会看上性格跟你相仿的我。”

钟夫人非常好奇,终于忍不住睁开眼,回头看向丽妃。

这算是“情敌”间第一次见面,钟夫人并没有屈服的打算,但她想见识一下眼前的女人究竟什么地方跟她相像。

丽妃也在看钟夫人。

等二人视线在空中碰撞,均从对方的目光中找到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显然二人并不认识,她们就好像每次对着镜子看自己,对方的身上的确有一些自己的影子。

丽妃惊讶地摇了摇头:“真没想到,你会跟我如此相似,你现在明白为何我会得到陛下垂青了吧?”

钟夫人站起身,走到丽妃面前站定,二人身高相仿,气质也像是一个模子里雕刻出来的,丽妃抬头挺胸,想跟钟夫人好好比一比,在她看来,天下间所有的女人都不可能拥有自己的气度,但等她跟钟夫人站在一起后,才发现自己竟然有所逊色。

钟夫人道:“看起来你确实很不错,能得到皇帝的宠幸,也算福缘深厚,你应该珍惜这种福分,结束你的那些痴心妄想,更不能用你的想法来左右我。”

丽妃冷笑不已:“我只是想告诉我,我恨你,我想让你死,最好是下地狱,这样就不会有人跟我竞争,但我不会杀你,因为我没那资格,毕竟是陛下看上你,让你有机会拿到别的女人一辈子都求不到的凤冠,但终归有一天那个多情的皇帝会厌倦你,因为你始终是个女人,红颜易老,没有任何男人会对一个女人永远痴情,哪怕她曾拥有绝代风华,也不可能。”

钟夫人没有再回避,二人仍旧对视。

这是两个女人间的角力,似乎都想要将对方比下去,但其实这只是丽妃的一厢情愿,因为钟夫人根本没有与谁比较的意思,只是站在那儿,而只是丽妃则一直拼命想证明自己比眼前的女人更好。

丽妃道:“你知道那个改变我的男人是谁吗?”

钟夫人摇头道:“你的故事,我不想听,虽然我们有很多相似之处,但在最起码的礼义廉耻上,你我不同,我宁可过一个小女人的生活,而你却不一样,喜欢追求虚无缥缈的权力,那不该是女人想拥有的东西。”

“呵呵。”

丽妃笑道,“你说得轻巧,当你拥有大权,可以将生杀予夺掌握在手上,你会不动心?大好河山,甚至可以为你的喜怒哀乐而变色,你希望怎样便怎样,皇帝给了你权力,你也未必一辈子要为这一个男人效忠,你是你,你心中只会有无比的豪情壮志,作何要为了曾经的过往而断掉那一份野心?”

说到最后,丽妃的脸色变得狰狞起来,钟夫人看到后一阵发怵。

“疯女人。”

钟夫人转过身,不想再看她。

丽妃道:“我之所以眼巴巴跑来跟你说这些,不过是因为陛下命令我来劝你,但我并不想劝,因为你是我的敌人,而我只是你的影子,只有把本体除掉,我这个影子才不用以傀儡的身份而存活……我前来只是想让皇帝知道,我曾为了他的心愿做过努力,以后你的生死跟我无关。”

“那你走吧。”钟夫人道。

丽妃笑了笑:“那个改变我的男人,是沈之厚,这个名字你应该听说过吧?”

钟夫人身体略微颤抖一下,别人不知道,但她却很清楚,当年正是沈溪将她和家人送走。

丽妃从钟夫人的反应,立即意识到什么,大声道:“你以为沈之厚是个圣人吗?他不是,他是这天下间最有野心之人,任何女人在他手上不过是工具,你跟我一样。”

“我不认识他。”钟夫人道。

丽妃冷笑道:“除了他,当年还有谁有本事将你送走?你跟他根本是认识的,甚至你还将他当作是可以拯救你的人,但当初就是他害了我,让我背负如今的苦难!”

当丽妃提到沈溪的名字,钟夫人脸上带着几分气恼。

要是丽妃说的别的事,她或许有几分相信,觉得这女人因为太过自负加上做了很多错事,属于咎由自取,但丽妃说这件事跟沈溪有关,钟夫人就嗤之以鼻了,因为她心中仅存的有人可以救自己出去的似乎只有沈溪,这是她最后的希望。

她不允许丽妃将她仅有的生路给堵上。

丽妃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怎么,被我说中心事,不相信?或许在你们这些人眼里,沈之厚完美无缺,但只有我才知道,他就是个普通人,甚至是有着七情六欲的男人,当初因为我得罪他,他便当众杖打,甚至强行侮辱我,而朝廷没有审查他的罪行,反而将我的夫家落罪!”

丽妃所说,正是当初南宁知府高集的案子,这个案子可说轰动一时,但最后朝廷审查后才发现是高家人无中生有。

钟夫人也知道一些民间传说,素来关于沈溪的话题,在民间都会引发高度关注,她自然也不会例外。

钟夫人惊讶地问道:“你……是当初诬陷沈大人的高宁氏?”

丽妃道:“请你注意自己的用词,什么诬陷,我从来就没有诬陷他,是他玷污了我,这点我可以对天发誓,若有说谎我不得好死!”

听到这话,钟夫人皱眉,她望着丽妃笃定的神色,显然不像是虚言,而且连毒誓都发了,在这时代没有哪个女人会为了这个发毒誓。

“你也不想想,事情过去那么多年,我有必要骗你吗?”

丽妃继续说道,“我另外一层身份,只有你跟沈之厚才知道。我现在是陛下身边得宠的女人,在这里我享尽荣华富贵,这一切都是拜沈之厚所赐,他毁掉了我的人生,我的家族因为他而蒙羞,别人都以为我死了,对着我的灵牌指指点点,以为我是个贱女人,但到底是谁害了我?”

钟夫人摇头:“沈大人不会是这种人,你简直是信口开河。”

丽妃笑了笑道:“所以说,这世上人都有层伪善的面具,往往最能骗人……还是那句话,我曾跟你一样,死都不怕,有什么必要隐瞒你?而且现在就算我在这说了,也没人会为我证明,沈之厚的确玷污过我,这点连他自己都无法否认!”

此时丽妃说话非常笃定,因为她说的也算是一个“事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沈溪的确害了她,甚至对她“始乱终弃”,但这一切的根源都在她自己身上。

不错,沈溪的确“玷污”过她,只是在关键的时间点这个问题上,丽妃故意混淆,让钟夫人以为沈溪从最初便害了她。

钟夫人继续摇头,还是难以置信,但似乎眼前这个女人根本没必要编造谎话来欺骗她,这让她很纠结。

丽妃道:“以前的身份,已离我远去,我已不再是那个苦命的女人,或许我还应该感谢沈之厚,是他让我得到了现在的机会,让我可以染指权力,你说我是咎由自取,我并不否认,若当初不是心中的执念,也不会出现现在的结果!”

当丽妃看着床榻,似乎真情流露地说出这番话时,钟夫人的世界观颠覆了。

丽妃叹息道:“或许在你心目中,那是个帮助你,拯救你于水火之中的好人,你从他身上看到了希望,但你是否有想过,如果他真心帮你的话,何至于要将你送去辽东,让你和家人在苦寒之地生存?你可有想过,你的家族之人并非死于陛下派去人的追捕,而是死于沈之厚的谋害?除了沈之厚外,谁能对你的藏身之地了如指掌?”

钟夫人的脸色很难看,丽妃说的话对她内心带来的震撼太大,以前她从来没想过沈溪会是幕后黑手这个可能。

但在经丽妃分析后,虽然她内心仍旧不信,但那信任无形中却打了折扣,正如丽妃所说,沈溪才是掌控她命运的人,而非皇帝。

丽妃道:“我到了京城后,我才逐渐意识到,其实我就是沈之厚安排的棋子,他将我毁了,再通过另外的方式送进豹房,成为少年皇帝的玩物,看起来我是得到了梦寐以求的荣华富贵,还有权力,但其实我不过是个傀儡……而你跟我的情况一样,也被他利用了,只是我明白过来,而你懵然未知罢了!”

“够了!”

钟夫人几乎是嘶吼道,“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你说的话,谁会相信?”

丽妃冷笑道:“尽管骂吧,你在这里没几天好日子过了,陛下现在还会有耐性,但他何曾有那么好的脾气?要么你自我了断,否则坚持的结果,就是陛下会采用一些非常规手段,逼迫你屈服,就算你想自我了断也没那么容易,而你的娘家人也会因此蒙难……既然沈之厚利用了你,若是你死了,沈之厚也会报复你的身边人,甚至让你丈夫和孩子被开棺戮尸,哈哈,你以为自己死了之后就能魂归黄土?哈哈哈哈……”

丽妃很得意,因为她找到钟夫人的致命弱点,以她的性格,会拼命攻击这个弱点,让这女人生不如死。

看到一个可能会跟自己竞争的女人痛苦,她就很开心,就像一个得胜者在那儿耀武扬威。

“疯女人,你是个疯女人。”钟夫人道。

丽妃道:“你没资格骂我,因为我只是你的前车之鉴,我所受的苦要远比你多,你现在孑然一身,不必去背负心理上的负担,而我呢?我的丈夫还有我的孩子,现在都还在世,我们是忍受生离,你的死别又算得了什么?看着我的仇人,我却要笑脸迎合,望着曾经害我的恶魔,我却没有任何办法,而你呢,却还在衷心地感激那个恶魔,你才是这世上最可悲的人。”

“你走!”

钟夫人已不想听丽妃说下去。

丽妃颠覆了她的三观,她不想听那些挑唆之言。

丽妃笑道:“想让我留,我还不愿意留呢,看到你受苦我很高兴,你要想死我会帮你,也劝你趁早下定决心,若是再过几天你还没死,到时候你连求死的资格都没了!”

……

……

丽妃从钟夫人的住处出来,突然感觉身心舒畅。

仿佛跟钟夫人说那些,可以让她把内心的郁闷发泄出来,那是她从来不跟人说的往事,而她将这种痛苦转移到了钟夫人身上,她很高兴有人能背负比自己更痛苦的负担。

“娘娘?”

小拧子走过来,用不解的目光望着丽妃。

丽妃在里面停留的时间,比小拧子想象中更长一些,只是小拧子不太明白丽妃需要在里面做什么,照理说那位钟夫人应该不会理会任何人才对。

丽妃道:“陛下让本宫跟她说的话,本宫已经提过,至于她是否能就此想开,本宫尚且不得而知。”

小拧子叹道:“这女人油盐不进,其实根本没必要对她说那么多,陛下实在是为难娘娘您了。”

“呵呵。”

丽妃笑了笑,语气变得平和起来,“小拧子,跟本宫一道去后院吧,路上本宫还有事问你。”

“娘娘请。”

小拧子在前引路,走到半途,丽妃问道:“你为何不把这女人到豹房的事,告知沈之厚?你是怕沈之厚知道后,不得已来见陛下,到时候君臣间产生矛盾,你这个当奴才的不好交待?”

“这个……”

小拧子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虽然丽妃已戳中他内心所想,但他宁可在这会儿装糊涂。

丽妃道:“其实你所做选择也算正确,换作本宫,也不会跟沈之厚提及,因为当初正是沈之厚将她送出京城,听说当时沈之厚还因她的事,跟陛下产生嫌隙,这也为之后沈之厚跟陛下的矛盾,埋下了伏笔。”

小拧子苦笑道:“娘娘,您说的话,小人不是很明白,这怎么还跟沈大人扯上了关系?”

“是她跟本宫说的,这件事你可别对外人说。”丽妃突然说道。

小拧子眼睛圆睁,惊愕地道:“娘娘,您说的……不回是在糊弄小人吧?小人可不相信有这回事……这……这怎么可能?沈大人跟这个钟夫人根本就不认识,怎会帮她离开京城?”

丽妃道:“那你的意思是说,本宫是在诬陷沈之厚?”

“没有,小人不是这意思,小人只是觉得……这件事太过蹊跷。”小拧子道。

丽妃叹道:“其实没什么难以理解的,沈之厚一向以忠臣自居,当时陛下要违背伦理,将一个有夫之妇带到皇宫册封为妃,且这女子出身商户,根本没有大家闺秀的温婉贤惠,若他有能力将这女人送走,他会不动手?”

小拧子想了下,没有回话,在他看来丽妃的分析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丽妃又道:“只是沈之厚不会想到那个江彬会这么神通广大吧……江彬到了陛下身边,居然有本事把这女人找回来……沈之厚应该是最郁闷的,若钟夫人把此事抖露出去的话,沈之厚岂不是里外不是人?”

“这……”

小拧子迟疑起来,似乎不太相信丽妃说的话。

丽妃笑了笑道:“本宫只是这么一说,你千万别泄露出去,此事到此为止。本宫完成差事,也该去跟陛下复命,早些回去休息了。”

喜欢寒门状元请大家收藏:(www.csxsrc.com)寒门状元长沙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寒门状元最新章节 - 寒门状元全文阅读 - 寒门状元txt下载 - 天子的全部小说 - 寒门状元 长沙小说网

猜你喜欢: 寒门状元北宋小厨师替天行盗大明武夫昏君民国谍影一品江山凌云志异资本大唐贞观大闲人美利坚大帝汉乡庆余年宋时明月曹贼江山战图朱门风流大明文魁将血唐砖锦衣当国穿梭时空的商人春秋小领主天唐名门大学士
完本推荐: 间客全文阅读再生缘:我的温柔暴君全文阅读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全文阅读惊悚乐园全文阅读农家悍媳全文阅读医女惊华,夫君请接嫁全文阅读走尸档案全文阅读枕上婚色之天价妻约全文阅读婚心荡漾,亿万首席请签字全文阅读六爻全文阅读重生之嫡女传记全文阅读天下无双:王妃太嚣张全文阅读次元大乱斗全文阅读空速星痕全文阅读神级反派全文阅读凌云志异全文阅读水乡人家全文阅读重生之医品嫡女全文阅读仙界修仙全文阅读校园狂少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神话版三国山村小神医天命凰谋穹顶之上最强医圣总裁爹地宠上天咫尺之间人尽敌国神运仙王替天行盗侯府商女战场合同工电影世界私人订制璀璨王牌萌宝归来:爹地快签收天神诀绝世邪神神医凰后修真从武侠开始道门法则秀才家的俏长女你的灵兽看起来很好吃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诡秘之主赝太子逆剑狂神深渊之馆甜妻在杯中无垠NBA冠军掠夺者超级学神

寒门状元最新章节手机版 - 寒门状元全文阅读手机版 - 寒门状元txt下载手机版 - 天子的全部小说 - 寒门状元 长沙小说网移动版 - 长沙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