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长沙小说网 >> 疯狗加三 >> 加三的反击

进入圣地参加选拔的人络绎不绝, 这些人都要接受心性考验,也不知是从哪天开始,有人进入魔法阵后发现自己变成了污血人……

污血人的历史,污血人的哀伤、绝望和期待, 他们也是夏族人,因为祖先的错误,他们身体崩溃,变成了污泥怪, 他们渴望重新变回人形,而为了让夏族人接受自己,污血人不惜组成污血军团用大量的牺牲组成一道坚实强大的城墙,守护在夏族人之前。

可是污血人因为外形的缘故, 被所有夏族人排斥, 所以他们沉默, 所以他们什么也不说,只默默守护着夏族人。

他们心中也有被排斥被厌恶的怨恨, 但他们更希望夏族人能活得好好的, 渴望着有一天夏族人能接受他们, 而他们污血人也终将有一日能变回人形。

而所有污血人心里在面对夏族人时都有些隐隐的自卑和羡慕,他们从小就接受上一辈的教育, 那就是一定要努力变成人,这个念头已经成了所有污血人的执念。

很多从心性考验魔法阵里出来的夏族人都泪流满面, 他们恍然间都觉得自己像是又过了一生, 而且是作为污血人的一生。

他们生活在污血人的村落, 接受习武堂的训练,在污血人的领地里,没有那么多尔虞我诈,也没有那么多陷阱毒害,绝大多数的污血人都心怀善意,如果能帮忙他们一定会伸手帮助,哪怕心中不喜,也不会完全漠视。

毛栗子一直都觉得村人对他很冷漠,所以他对把他选入污血军团的百杀“一见钟情”,但让夏族人体会他幼时生活,却产生了完全不同的感受。

是啊,毛栗子叔婶对他是很凉薄,但既没有夺取他的家产,也没有说是完全不管他,更没有让自家孩子欺负他。

对比夏族内很多有一定家产的孤儿基本都会死得无声无息,或者被赶出家门,甚至被卖掉,毛栗子的命运绝对不是最惨的一个。

最让夏族人惊奇的是,毛栗子所在的村庄竟然会管他吃饭,他去哪家,哪家就算心情不好也会给他一些吃的,他去偷东西会被教训,但同样会给他吃喝。而村里的祭司还会让人每十天给他送一些食物,并在他年龄到了可以进入习武堂的时候,把他送入了习武堂。

习武堂不但教他斗气术,更是包吃包住,还不用他签署卖身契约。

夏族人对此都感到不可思议。

加三知道那些接受考验的夏族人的想法后,嘴角忍不住抽搐:这些夏族人要求还真低。

还有的夏族人在考验魔法阵中从一个普通污血人慢慢长大,最后被选入污血军团,然后……他们遭到了很多来自夏族人的侮辱和鄙视。

我们付出生命的保护你们,没有自由,没有未来,每天活得像傀儡一样,可你们夏族人是怎么对待我们的?!

这些接受心性考验的夏族人反过来痛恨起自己族人。污血人怎么了?不就是外形不一样吗?如果不是被你们掐住水源,如果不是我们太渴望变成人,如果不是我们想要夏族人接受我们,我们会半自愿地进入污血军团为你们战斗吗?

结果你们却把我们当牲畜一样看,不,在你们眼中,我们甚至连牲畜都不如!

这种体验污血人生活的考验方式在夏族人中掀起了一阵污血人热,很多人都对污血人产生了强烈的同情心理,也有很多人都对污血人的生活感到好奇,但当他们想要去体会污血人的生活,有些卑劣的还想借此占污血人便宜的时候,同样发现他们无法再自由进出污血之墙。

好奇,却见不到污血人,这份好奇心也会变得更旺盛。

“舆论战不是马上就能起效,想要消除夏族人对污血人的排斥心理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社会引导。你打算在这里待多久?”雷诺问。

加三胡乱擦掉脸上汗水,对训练他的老祖点点头,表示他还能坚持,同时分心回答雷诺问题:“我不想以后,只想现在,我也想不了那么远。我只能保证,当我离开罪恶世界时,我会挑选出一个不排斥污血人并对污血人有好感的人继续领导这边的夏族人。”

“你有计划就好。”雷诺随后告诉加三:“有人在秘密联系夏族以外的势力,打算搞一场高级拍卖会,拍卖会的最主要商品据说是一名夏族纯血。”

加三呵呵,一口血沫吐出来。

“你打算如何反击?”雷诺很感兴趣。他教导了加三很多,但加三这段时间也接受了不少夏族老祖们的指点,加三也逐渐学会了自己思考,而不是事事都询问他的意见。

雷诺为此还有点小寂寞呢。不过孩子总会长大的,就本心而言,他更希望加三能成长为一个和他并肩的存在,只有这样,加三才能在他不在的时候,面对他手下势力的各种挑衅。

当帝王不容易,当帝后也许更不容易,尤其是他的帝后。窥伺这个位子的人太多了,加三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就算他保护得再周全,也难保万一。而他并不希望有个被人欺压的受气包帝后。

加三的性格绝不是受气包的性格,但如果他实力不够,也很容易栽跟头。那些人实力有,阴谋诡计更有。

以前,年轻的时候,他觉得找个妻子嘛,找个喜欢的就成。但等他坐上了帝位,他的想法改变了,找妻子可不止是要找一个喜欢的,如果只能依靠他,离开他就成了弱者的帝后也活不长。但是他又不想找一个有野心有实力的帝后来分享自己的权力。

等他遇到加三后,看到加三一天天成长,他的想法再度有了微调,他想,也许他不止可以找一个可以自我保护的爱人,对方如果足够强大,完全可以分担和分享他的一切,和他一起面对各种困难和挑战。

雷诺想到这里忍不住微笑,所有的事先条件在遇到某个特定的人后,都会变成狗屎。他现在反而就怕加三没野心,如果加三没野心没有战斗欲望,他以后想要玩征服游戏,加三却表示没兴趣,那多没意思?

“如果你肯成为我的皇夫,我愿意成为你的背后人。”雷诺低沉地道。

加三打了个哆嗦,一晃神被老祖一脚给踹到百米开外。

“咳,我们说说反击的事情。”

加三被人暗算怎么可能不反击?

那些人不是还有闲心想要搞拍卖纯血的把戏吗?那么他就让他们没那个闲心去做多余的事情。

雷诺听完加三的计划,挑眉,该说他的加三就是不走寻常路吗?

产生了一定兴趣的雷诺决定配合加三的计划,给外面那些没事找事的人也找点事做做——想拍卖他的皇夫,问过他的意见了吗?

这天早上,从圣地中飞出了无数的纸鹤。

纸鹤是加三的恶趣味,魔法世界出现纸鹤传声,想想就很好玩。

这些纸鹤飞到各个人流聚集地,一边在上空徘徊,一边发出声音:“想要离开罪恶世界吗?想要那扇囚禁我们的大门打开吗?先从惩罚身边的罪恶开始。圣地开始接受各种状告,不要魔晶,不要你提供证据,圣地会派人查证,只要查证属实,就会为你申冤,让你的仇恨得报,让你失去的本该属于你的东西回到你手中。但如果查证出状告不实,状告者也将受到惩罚。”

夏族人:“……早上一起来就听到了玩笑,一定是今天起床的方式不对。”

更多人想要捕捉这些纸鹤。这些纸鹤倒也很好捕捉,不过被捉到后就会自动焚毁。

被毁坏的纸鹤不少,但飞出去的纸鹤更多,且一连七天都有纸鹤飞到夏族各地宣传圣地接受状告的事情。

这下,就算是住在犄角旮旯的夏族人也从各种途径知道了这件事。

很多人在嘲笑圣地所为,也有很多人不明白圣地在搞什么,更有很多人在深思,为什么惩罚身边罪恶会和开门有关。

但总有一部人相信了纸鹤传信,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是身怀莫大冤屈,但个人又无力申冤的,哪怕只是一个希望,他们也想尝试看看。

松仁牢记圣地地址,如今圣地就坐落在夏族腹地,被称为中心镇的地方。

因为夏族没有城,所以他们任何聚集地都不能称为城,哪怕是四大家族聚集的夏族中心地。

松仁出生在中心镇附近一个村落中,村落靠近中心镇还算繁华,他们家在当地条件也算不错,一大家子不说过得和和美美,也称得上富足安乐。

松仁的父母关系很好,父亲是名佣兵,经常在外跑活,一年回家不了几次,但每次回来都会带很多礼物。为了母子安全考虑,母亲就没有搬出外祖父的家,一直住在家里。

大约是父亲每次带回来的礼物都很好,外祖父一家对母亲和外孙住在家里并没有怨言,对他们还很不错,看到父亲回来也都是笑脸相迎。

这样美好的生活,松仁过了十五年。

在他十六岁那年,也是十年前的某一天,一帮人突然来到他们家,领头的女人满脸不屑,让人抓住他母亲,对他母亲各种折磨,还让人强-暴她。

他的家人全都被绑在一边,观看了整个过程。

之后那个女人来到他面前,用脚尖抬起他的下巴,骂他贱人的儿子。然后让人撑开他的眼皮,看着他的家人一个个被凌虐成残废。

那个女人没有杀死他剩下的家人,但……还不如把他们都杀了。

最后那个女人废掉他的魔源和斗气种,带着手下扬长而去。

松仁和他的家人一直在质问那个女人为什么要这么对待他们。

那个女人指了指他凄惨无比的母亲,以一种看肮脏蝼蚁的目光看着他们说:“要恨就去恨你们家出了这么一个贱女人,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竟然勾引别人的丈夫,还妄想利用私生子进入家族势力。这只不过是给你们的小小教训,让你们这些贱民知道某些人、某些权力不是你们可以肖想的。”

松仁根本不相信女人的话,他母亲和父亲的感情有多好,怎么可能勾引有妇之夫?而且他母亲他知道,是个安静的性子,几乎就没有走出过这个村落。

直到那个女人用嘲笑和狠毒的口吻说出,他的父亲,他以为的佣兵,就是那个女人的丈夫,且和那个女人有另外两个孩子,而他父亲也根本不是什么佣兵,而是减家主支的少爷之一,还是长子长孙。

他母亲听到这段话,不住地念叨女人说谎。

女人却只用厌恶的目光看着他母亲,说她的存在就是罪,而她儿子、她父母、她的兄弟和侄子侄女等家人会落到这种下场,都是因为她的罪过。

松仁母亲忍受不了这样的说法,也无法接受自己被欺骗、还害了家人的事实,当场就吐血昏死过去。

再到后来,经过十年的打听,松仁终于弄明白全部事情:那女人来自除家,嫁给减家主支少爷,双方算是强强联合,但女人生性要强,不能容忍丈夫有其他女人。这点在松仁看来也没错。

可发展到后来,那女人只要看到丈夫多看几眼某个姿色还不错的女子,就会把那女子折磨致死。松仁父亲终于忍受不了,也不愿再待在家中,就走出家门,去做了一个佣兵。

之后松仁父亲认识了松仁母亲,松仁父亲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和松仁母亲结合。他想要和除家女人离婚,但提出几次都遭到拒绝,除家女人还为此疑神疑鬼,打杀了许多无辜女子。

松仁父亲叫减长宗,从他的名字就能看出家中对他的期待。

减长宗责骂妻子反而受到其父警告,为此,他索性不再回家,但他也不敢常住在松仁母亲家,就怕被发现。他本来想带松仁母亲离开夏族,但他又无法真正抛舍减家主支少爷的身份,就这么拖了下来。还自以为灯下黑,也没提让松仁母亲搬离村落的事情。

直到松仁十六岁。

松仁的天资非常好,好到减长宗想要把他带回减家大力培养。

减长宗去找了自己父亲,说明松仁的资质,还带了松仁偷偷见了其父一面。

减长宗父亲见到松仁资质果然优秀,也动了心思,就同意让减长宗把松仁带回减家。

减长宗趁此机会向父亲要求,他想把松仁母亲也接回减家。

其父并不在意儿子多养一个情妇,说只要他妻子同意就行。

减长宗见过了这么长时间,又长时间不在家,以为妻子已经不在意他在外面是否有女人,就跟妻子提了想要带情妇和儿子回来的事情,并保证不会影响她在家中的地位。

除家女人听后,表面和和气气地答应,还说会和松仁母亲好好相处。减长宗见妻子变得善解人意也十分高兴,正好家族中有个历练安排,他就参加去了。

之后除家女人通过减长宗某个手下,打听到松仁一家的住址,就带着人打上了门……

松仁母亲醒来后就疯了,外公一家全都变成残废,家中财产自然无法保全,何况又有人故意针对他们一家。

松仁外公家快速败落,所有财产都被抢夺一空。

松仁面对一大家子十几个天天要吃药的残废和一个疯疯癫癫成日要丈夫的母亲,只绝望得想要自杀。他现在才明白为什么那个女人不杀他们,这样活着,对他们才是真正的折磨。

松仁外公家遭遇这样的惨事又怎么可能不恨?他们不但痛恨除家女人和减长宗,更恨他们的女儿和妹妹,还有减长宗与她留下的松仁。

松仁母亲哪怕疯了,那除家女人也没放过她,经常派些地痞流氓来折磨她。松仁抗争,每次都被打得遍体鳞伤。

后来松仁母亲终于承受不住这些,自杀了。

母亲没了,松仁每天仍旧活在外公一家的怨恨和咒骂中,他也没魔晶,无法请人照顾外公一家,只能什么都由自己来。他要每天从早到晚的干活,晚上睡觉也不安生,家人随时都会叫他起来侍候。

而不管他付出再多,再苦再累,外公一家也没说他一声好,反而每天都咒骂不休。

十几个残废要伺候,不是一个也不是两个,松仁很快就崩溃了。

他想去找父亲,想要求他帮助,他在惨事发生时就想去找父亲了,但是他找不到。

他父亲不是没有回来过,但回来后看他母亲死了、他被废,只痛骂了那女人两句,给他留了些魔晶就离开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松仁在最困难最绝望的时候曾找到减家主支门上一次,结果不但没让进去,还被他父亲的另外两个孩子把他羞辱折磨了一番。

也许除家那个女人还不想他死,就想他活着受罪,就让人把他放了。

松仁回到家里,看着一堆躺在屎尿中哭泣咒骂或麻木的家人,提起刀,把他们一个个都杀了。而那一刻,他外公一家竟然奇异地停止了咒骂,全都安静地看着他。

每一个人,哪怕是比他小三岁的表弟都没有露出害怕的神情,反而在他提刀走过来时,对他露出出事后的第一个笑容,说:“报仇。”

松仁点头。

每一个亲人在临死前都对他说了这两个字。

松仁把家人连同房子一起焚毁,他没有自杀,他想要报复,穷尽他毕生之力。

喜欢疯狗加三请大家收藏:(www.csxsrc.com)疯狗加三长沙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疯狗加三最新章节 - 疯狗加三全文阅读 - 疯狗加三txt下载 - 易人北的全部小说 - 疯狗加三 长沙小说网

猜你喜欢: 戏精女配[快穿]贾环重生复仇记我本厚道(gl)天师打假协会红楼之掌心玉摄政王的田园小娇妻祖传手艺穿越之东宫穿书女配之论户口本的重要性西月战纪冷酷魔医少夫人争宠这技能雕骨师盛宠妻宝农家子的古代科举生活田园空间之农门娇女鬼医圣手小地主(美食)快穿之即使你是龙套走一个崩一个美人记弃妇再嫁三世情缘:前世霍乱江湖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被迫转职的医修
完本推荐: 超级电子帝国全文阅读狂武战帝全文阅读红楼之庶子风流全文阅读盛世医妃全文阅读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全文阅读仙界归来全文阅读幽王盛宠之懒后独尊全文阅读英雄联盟之极品天才全文阅读无限动漫录全文阅读天珠变全文阅读将血全文阅读重生之千金传奇全文阅读恶魔法则全文阅读超级黄金指全文阅读空间之丑颜农女全文阅读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炮灰不在服务区全文阅读亲亲老公请住手全文阅读青春之兽血沸腾全文阅读重生农村彪悍媳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是仙凡机战无限超级学神炼尽乾坤前女友黑化日常极品飞仙无垠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大数据修仙万道剑尊三寸人间神运仙王万古大帝最强弃兵美食供应商快穿:我只想种田狂神刑天秘宝之主超凡黎明电影世界私人订制军婚蜜恋在八零悲剧发生前[快穿]联盟之魔王系统超神机械师老胡同赝太子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你好,King先生无敌升级王医妃惊世

疯狗加三最新章节手机版 - 疯狗加三全文阅读手机版 - 疯狗加三txt下载手机版 - 易人北的全部小说 - 疯狗加三 长沙小说网移动版 - 长沙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