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长沙小说网 >> 网游秩序之剑 >> 第156章 即将开始的寻宝之旅

第156章 即将开始的寻宝之旅

老阿瑟听到这话之后好没气地说到:“你小子还真敢想啊!可惜现在的你还不值那个价钱。虽然说不定以后会那种有机会,但是绝不是眼下?”

“那我武器上的附魔是怎么回事?这里是公正之主教会而不是慈善之主教会吧!”巴雷特挠着脑袋笑了笑反问到。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更何况是价值1000金币呢!而且巴雷特也不认为这陌刀上多出来的附魔效果,会是公正之主教会无意间造成的。

老阿瑟走上前来转了转自己的手腕儿:“这个嘛!这是对你维护了浅水城内秩序与法律的奖励。”

‘我不记得系统又给任务了啊!’带着这样的想法,巴雷特立刻就重新打开了自己的系统面板,开始好好地找寻了一番。可是把任务栏从头到尾都扫了一边之后,仍旧没有发现任何对的上的讯息。

“阿瑟先生,您应该知道我当初不过是为了自保而已!再说了公正之主教会这些天来为了保护我们的安全,也花费了不少的力气吧!在这方面我还怎么好意思。”嘴上推迟的同时巴雷特联系了之前关于奖励的发放,自觉地好像是发现了什么。

老阿瑟摸着自己的下巴皱了皱眉头,随后才说到:“博勒姆家的小子,我是一名圣武士。虽然也负责过传教之类的工作,但是在那些方便却并不精通。所以在这方面伊卡博德那家伙说你提供的帮助值得,这个就是值得的。之前之所以不告诉你,也是因为这段时间你们的敌人太多了。这方面的事情能够不张扬就不要太张扬了……”

教会存在的目的是什么,自然是为了帮助神邸传播教义,收割信仰。而不同的神邸因为自身的特性不同,对于名下的教会的发展方向也有着不同的选择。

首先是像‘夜与月之女神’这样自亘古之远的过去,应规则而生的至高真神。作为世界规则具象化的最高存在,祂们就像是天道一样很少存在有所谓的人格。这让祂们一切的所作所想几乎都只为了维持世界的平衡、稳定和发展。而所有同这一目的作对的,都将会是祂们的敌人。除此外生存和死亡、光明和黑暗、抗争和命运等等从规则上的根本对立,才倒是这个群体之间那跨越时间长河的永恒争斗的根本原因。

紧接下来的是大地之神与土元素自身这样的自然神和元素神。祂们是在已经完整了的世界之中成长,并形成的原始意志凝聚而成的天生神灵。当然还有由至高真神感悟某些规则之后,将其给点化形成的神邸。这方面最有名的就是由‘夜与月之女神’塑造出来的太阳神‘光辉之主’。

不过因为并不是由某些本源规则或存在直接衍生而出的。祂们的存在不仅神力要小得多,也基本上无法摆脱自身庞大的物质躯体。虽然可以不依靠信仰就能一直存在下去,但是只有获取信仰祂们才能得到进一步的发展——就像大地之神就是凭借着千万年以来各大种族的信仰,最终才得以脱离了大地本体而作为某个概念存在。算是介于那些职高真神和普通的信仰神之间的存在。

正是这两者因为对于信仰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要求。所以祂们当中虽然不少仍旧在智慧生物之中威名赫赫,但是也有着很多早已经淡出世人的视线了。只有最为精通神学的学者才能清楚这些失落的神灵。虽然祂们依旧存在,不知道哪一天会重新出现并展示一下自己的威能。

而最为常见的就是普通的信仰神了。祂们当中有些是因为命运的眷顾,而得到了那些陨落的远古神灵神性之中残留的部分世界规则的真意。有些是体内流着神邸的血脉,通过不断挖掘自身最终得以显化异变。还有的则是通过研究规则,了解规则,让自己的行为准则贴近规则,终归与其合一的圣者。这三者通过种种方式得到了世界本源的承认,而侥幸成为了世界某方面意志的代言者。

同时这些新生的神邸,因为没有足够的基础规则来填充,祂们那在得到规则的同时而变得空虚的身体和灵魂。所以作为代言规则的代价,祂们必须依靠信仰去支撑自己熊熊燃烧的神火,才能绽放出耀眼的荣光。而不能如那些自规则而生的至高真神一般,对于信仰唯一的需求仅仅是为了寻求合手的战士和信徒,来为祂们所坚持的“真理”去战斗和攒取。

当然万事有弊就有利,绝大多数的信仰神那原本身为生物的记忆与经验,让其可以和信徒更好的交流以及制定教义。这就让这些并不强力的新生神邸,往往容易聚集到大量的原种族的信徒,从而占据了该种族之中信仰的主流。

当然这些后天诞生的信仰神当中,也不是没有进一步突破现有规则的存在。比如按照记载就是从其他晶壁系穿越而来的精灵主神。虽然祂已经因为晶壁系的特殊力量,而与自己在另外一个世界的本体失去了联系。但是仍旧能够做到了只要这个世界还存在了一只精灵,便不会因为失去信仰而陨落。

而公正之主殿下经过了这些年的发展,特别是在一百多年前彻底奠定了自己的法律,审判,惩戒三个神职之后也正式向着这个方面转变。在完成转变之后,只要这个世界的智慧生物心中仍旧有对于公平公正的期望,只要智慧生物存有对秩序生活的向往,只要指挥生物仍旧记得对律法的敬畏。那么公正之主将不会陨落。

正是因为公正之主这位神邸在这方面改变,才使得教会发展方向从老式教会的发展信徒,改变成了推广理念。对于他们而言,究竟有多少智慧生物成为虔诚的信徒,已经不如过去那么重要了。他们现在首要的任务就是让世人熟知法律的威严,让世人了解公平公正的定义,让世人明白秩序才能够带来美好的生活。

而巴雷特这一次的行动虽然让公正之主教会和浅水城当中的大家族们发生了一次碰撞。但是同样告诉了那些并没有参与其中的中小家族们——法律与秩序能够成为他们对抗大家族的一种工具。虽然就目前来看短期内,似乎对公正之主教会在城中的势力有所影响,但是从长远的角度来说却是大赚特赚了。

更何况这一行的行动还加深了公正之主教会和财富与商业女神教会这两家在浅水城中的合作。从侧面给公正之主教会这个并不是十分受统治阶级喜欢的组织平添了一个奥援。

可以说巴雷特的所作所为,给公正之主教会带来了一次不可多得的大机遇。而在这个讲究赏罚分明的教会看来,对于巴雷特的这种行为必须要给予回报。至于巴雷特向他们求援的事情,那是动用了公正之印的请求。是公正之主教会对这枚印章的持有者过去所作出的贡献的回报。

所以在给予巴雷特奖励这个问题上,神殿当中精研教义的牧师们早就已经有了的肯定的答案。不过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公正之主教会该用什么方式来发放这一次的奖励。

因为公正之主教会的这一次主动出击,不仅仅是打乱了城中那几个大家族的部署,同样也引得整个浅水城跟着圣武士们的行动一路鸡飞狗跳。不知道害得多少心虚没底的商家蒙受损失,同样也让不少见不得光的家伙暂时失去了饭碗。

这些躲藏在贫民区地窖还有富人区下水道里的家伙们。无时无刻不在诅咒者公正之主教会,还有引发这一切的巴雷特一行。就像所有的恶人一样,这些把强盗逻辑当成理所当然的家伙们,从未考虑过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否有什么过错,从不考虑有多少人因为自己的行为而遭受到痛苦。而只要自己的利益有一丝一毫的损失,就开始像疯狗一样乱咬人。

像公正之主教会这样势力强大的他们知道自己惹不起。可是巴雷特这些玩家们在他们眼中,就被认为是合适的出气筒——这些家伙可不像对财富与商业女神教会玩手阴谋的家族,家大业大顾虑重重。那群地痞流氓一样的人渣可没有多少的顾忌,脑袋一热就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所以对于巴雷特的奖励也就自然变得越不张扬越好。虽然作为这件事件的引发者,巴雷特的身份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不过对于那些地老鼠来说,想要认出巴雷特的相貌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在这个时候,公正之主神殿不可能那样公开给予巴雷特奖励,去刺激那些本已经红了脸的家伙。这才有了现在这种先斩后奏式的应对方案。

听完了老阿瑟的絮絮叨叨的讲述,巴雷特也算是明白了对方的一番苦心。虽然对于身为玩家的巴雷特而言,对方的口中的那些威胁并没有原住民认为的那么严重。但是巴雷特心里却还是要承他们的情:“非常感谢贵教会对我的照顾!”

“不!这是你应得的。”说到这里的老阿瑟的表情严肃起来:“不过这养一来,你还是尽快离开浅水城的比较好。毕竟我们这两家教会不可能每时每刻都保证你们的安全。”

听到这里的巴雷特点了点头:“放心吧!阿瑟先生。您也知道我们原本的计划就是离开浅水城,前往南方的港镇‘沃尔特’。所以只要解决了船票的问题,我们接下来不会再在城中停留多久的。”

“‘沃尔特’港镇?”听完了巴雷特的话语之后老阿瑟一下就皱起了眉头,随后他盯着巴雷特问到:“你确定是‘沃尔特’港镇没有错吗?”

发现老阿瑟表情不对的巴雷特先是一愣,随后立刻就出口询问到:“这难道有什么问题吗?我们被袭击那天要登上的,就是行驶向‘沃尔特’的‘易格拉号’。”

“最近去‘沃尔特’港镇的航道可不是很太平啊!这些天已经有不下三艘客船遭遇沙华鱼人的骚扰了。虽然暂时还没受到他们发动袭击的消息,但是我想恐怕用不了太久,就出现这那种情况了。说不定你们乘坐的客船就有可能成为他们的目标。”说着老阿瑟表情严肃地提点到:“如果可以的话,你们最好还是换一条路线吧!虽然小伙子你的实力不错,但是海战和陆战是两码事。而且万一船只被对方给凿沉的话,你们恐怕是很难获救了。”

“沙华鱼人?我之前可没听说过他们在浅水城附近建立了前进堡垒啊!”巴雷特的脸上写满了惊讶,随后立刻就追问到:“他们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之前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出来。”

也难怪巴雷特会感到吃惊了,毕竟沙华鱼人是一种贪婪而残酷的两栖生物。而最为不幸的是,这个种群是所有海洋种族中最为繁盛的。

通常来说沙华鱼人会在幽深黑暗的海沟中建起宏伟的城市。而在近海地区,他们则在石头和其他自然材料中,开凿出了着各种形状的聚居地。随后以此为基础建立许多前进要塞,用以支持它们对海岸上那些,以空气为生的目标展开无尽的掠夺与杀戮。

可以说在它们生活的水域之中,沙华鱼人表现得凶猛无比,好战而自负。它们很少和其他种族结盟,并且会把其他的海洋种族例如底栖魔鱼、人鱼甚至自己的同类视为竞争对手。同时域内的所有生物,几乎都会成为它口中的食物。沙华鱼人也因此而被称为海底恶魔!

所以在沿海的陆地生物口中,沙华鱼人的名声甚至还不如地底的黑暗精灵。那些黑皮虽然残酷狠辣,但却最起码不是以智慧生物为食的食人番。这个世界的风俗与文化,虽然并没有要求死者一定要入土为安。但是食用尸体这种行为,从情感上来说比死灵系的法师研究尸体更让人难以接受。

这使得沙华鱼人每一次的出现都会在沿海国家引起一阵恐慌。与之相关的消息在船主和水手之间流传的速度极快。附近的港口往往能够在短短几天时间之内就得到消息。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的老阿瑟,第一次在巴雷特面前露出了有些为难的羞愧。随后叹了口气:“事实上沙华鱼人的出现早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很早之前就有人曾经见到它们乘着鲨鱼在签浅水城到‘沃尔特’港镇的航道上出现过。不过那时候也仅仅是零零星星的见过几个个体而已。所以那时候大家都没有太在意。不过就最近几次归来的船只所见,那些家伙已经三五成群了。看着船只的眼神也像是盯着猎物。”

沙华鱼人在海洋之中除了自己之外,唯一尊敬且崇拜的物种乃是鲨鱼。据说是因为沙华鱼人在这种无情的捕食者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当然更重要的是沙华鱼人的社会相当宗教化。它们的守护神是塞克拉,这为神邸的原型就是一条巨大的疯狂鲨鱼。

“您是觉得公正之主教会没趁着威胁还没产生之前剿灭他们是一个失误?”巴雷特试探着问到。

“也不能够这么说!”老阿瑟一脸纠结到,“吾主不会惩罚任何一个非罪者。他们的发动劫掠之前,我们教会不可能抢先向他们出手的。不过当初应该多提醒一下那些短视的商人,让他们趁着那些沙华鱼人还没尝到甜头之前,就把它们给赶走才对。”

“这方面的事情。可不是能够轻松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说着巴雷特叹了口气,“等我和同伴们会合之后,再商讨接下来的行动计划吧!不知道我能不能够说服雇主换一条路线呢!”

“既然如此的话,我就也只能够祝愿你们的旅行顺利了。”老阿瑟挤出了笑脸说到,显然这频繁出现的沙华鱼人给了这位圣武士非常大的压力啊!

“总之感谢你们这段时间来的照顾了。我知道要不是你们的话,我们在监狱里可没办法那么舒服的。”说着巴雷特用手捶胸,向眼前的原住民老者深深地鞠了一躬。

阿瑟理所当然地说到:“既然是向我们寻求庇护,那我们怎么可能会让你们吃亏呢!再说了,如果我们公正之主教会在这件事情上表现的太弱势的话,那么家伙恐怕是会得寸进尺的吧!”

巴雷特扬了扬眉回忆了一下自己在测试时期的记忆,对比之后点了点头:“以那些家族的行事风格的确很有可能会那样。”

突然老阿瑟好像是想起了什么,说话的声音微微有些加快:“对了!们的另外那几位队友之前也给我们这儿留下了口信,让你们在获得自由之后尽快回住处去和他们会合。我想你不应该让那两位女士等待你们太久吧!”。

“是啊!我想我们是时候离开这儿了。”说着巴雷特点了点头,“那么是时候说再见了阿瑟先生。希望下一次见到您的时候,您还像现在这么有精神。”

“放心吧!老头子我的精神头可是好着呢!”说着老阿瑟非常满意地摸了摸自己那刚长出来胡子的下巴。

随后巴雷特和面条两人,就在之前那名壮汉的引导之下离开了公正之主教会。等到两人踏出神殿大门的那一刹那,面条立刻就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了。

发现队友出现这种异状的巴雷特,立刻就弯下腰关心的询问到:“伙计没事吧!”

“没!没什么大事。”面条一边喘气一边挥了挥手。过了一小会儿才恢复正常地说到:“那位阿瑟先生给人的感觉实在是太……”

还没把话说完的面条就一下子卡壳了。在死命挠了挠自己的脑袋之后,这家伙才重新开口:“怎么形容呢!应该是说威严的,还是说酷烈。总之在他面前,我就像是在法庭里面的被告席上,等待他最后的宣判一样。”

“出现了这种状况啊!”巴雷特说着,那语气变得有些怪声怪调起来:“平时不做亏心事,夜半敲门心不慌啊!面条你之前一定是背着我们偷偷做了什么吧!要不然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从这样子来看,那位阿瑟先生似乎是公正之主教会的特殊进阶职业‘正义审判者’了。”

好像是觉得自己之前丢了面子,不服输的面条嘴硬到:“正义审判者?不过他们的正义也只是公正之主教义当中的正义吧!”

如果是公正之教会的一般神职人员,是一直信奉并且体现秩序与法律的信条的模范。那么正义审判者们则是公正之主在凡间仆从中的精英,有些时候他们就像公正之主在这个世界上的具体化的分身一样。

他们以如同圣骑士对抗邪恶般的热情,去与非法和不公平的事物作斗争。他们既不索求也不给予,而是将完美与理想的秩序带给世人。

一些单独的正义审判者长期驻扎在大城市里,作为公正之主教会的代表服务于法官或者行政官。其他的则常常旅行于偏远地带,如同北地或者东南沙漠。等并且在这些的荒野之地里的小城市里,努力建立法律和稳定的秩序。同时他们也是对抗入侵主位面的混乱生物,比如恶魔之流的先锋官。

总之这个职业在大陆上的名声一直都不错,除了某些作奸犯科的家伙之外,就连暴君都不得不称赞他们的工作能力。正是因为如此,面条刚刚的反驳一下子就变得极为苍白起来。

“是啊!正义这方面有着不同的准绳。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正义。不过公正之主的这些信徒,所希望行驶的可是保护弱者不受欺凌的正义呢!”巴雷特开始调笑起眼前的半身人来,“谁让公正之主教会当中,成为正义审判者的人员多半都是圣武士呢!所以他们的正义一定比面条你的更受人尊敬。”

“不管怎么都说不过你。”面条翻着白眼到,“巴雷特你这家伙当初不选择吟游诗人当自己的职业,实在是太可惜了。”

看到面条这样的表现,巴雷特的心中其实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自己队伍当中的游荡者,在过去的日子里,恐怕没少干什么违法的勾当。

当然对于游荡者这个职业来说,那些偷鸡摸狗作奸犯科的事情才是他们的日常。当然之前圣武士在队伍里的时候,面条这家伙在这方面还是有所收敛的。再加上团队任务不是对抗下层位面入侵,就是击退强盗保卫他人。这才让面条的阵营一只保持在了中立却又略微偏向善良的位置上。

而在那圣武士离开之后没多久,面条更是直接信仰了白金龙殿下。作为那位殿下信徒当中位数不多的中立阵营,面条为了提升自己在组织当中的地位。他这一路下来趁着自由活动的时候可没少做好事。

像是帮老奶奶提东西啦!帮小孩子寻回走失的猫狗之类惠而不费的小任务,他不知道接了多少。就连才到几天的浅水城当中,贫民区里都流传着一个热于助人的半身人的传说。

可惜的是虽然努力了这么久,面条的阵营也朝着善良这个方向一路偏移,但仍旧是没有达到标准。看样子想要依靠这样的小任务进行积累的话,花费时间之长绝对是令人咋舌的。

当然他在阿瑟先生面前一副老鼠见了猫一样的感觉,更多的还是因为对自己过去所犯下罪行的负罪感。毕竟公正之主最核心的力量便包括保证法律的推行。而面条不管如今再怎么做好事,可依旧未对过去犯下的错误承担责任。

一句话,在阿瑟先生这位上了年纪的正义审判者的特殊灵光之下,面条不断回忆起自己在游戏当中犯下的一次次错误。一句话他心虚了,人欺骗得了别人可没那么容易骗得过自己。在加上面条在现实之中多半也仅是一个普通人,没有那么好的心理承受能力,这才一下子感觉到难以适应。

大概猜出同伴状况的巴雷特一把拖起面条。随后一边走着一边说到:“我自己有几斤几两我自己清楚。我的口才绝对没达到一名合格的吟游诗人所需要的水准。与其当一个二流的交涉者,我还是成为一名合格的近战比较容易。”

不过在经过公正之主神殿前的先贤雕像之时,巴雷特脸上的表情突然之间就变了变,不过他转眼间就控制了自己的情绪。那快速的表情变化,并没有让后面那位被拖拽着走的半身人发现。

‘该死。这是怎么回事?我可不记得乔吉.欧斯特.博勒姆是公正之主的信徒。而且现在那个人物不是活的好好地吗?这些家伙是故意……’巴雷特越想越腻歪。同时他也庆幸来的时候,自己没来得及仔细观察这些雕像。要不然他的异样八成是会被人给发现的。

作为各个教会神殿的主要客户,富人区距离神殿区的距离并不算远。虽然奥迪托雷老宅的位置可以算是富人区的最远端了,但是两位玩家即便是步行,也并没与花费多少时间便回到了老宅门前。

在已经在门外等候着的拉露,一下子就将两人给拉进了屋子。随后小腿一踢“砰!”的一声把门给关上。紧接着又是一脚让门上的插销顺利入槽。

拖着巴雷特和面条到了大厅之后,男士们就发现克莱玛蒂斯.博特、克劳迪娅.奥迪托雷还有里埃尔莉三位女士,正优雅地端着杯子坐在茶几边上娇笑。从那茶盏飘散过来的香气来看,似乎是某种不太知名的花茶。

“几位现在还真的是好兴致啊!”走到人前的巴雷特立刻就打起来招呼。

克莱玛蒂斯.博特微笑地说到:“被限制了那么多天的自由,现在难得离开了该死的监狱,自然是要好好补偿一下自己这些天来受的苦了。”

“我记得你们去的可是贵族监狱吧!在受苦能够和我们比吗?”面条愤愤不平都说到。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以我们两个的能力身份,只能够在贵族监狱弄到两间牢房的。我是可以和克莱玛蒂斯挤一挤啦!剩下的一间不给莉莉和拉露难道给你吗?”说着克劳迪娅.奥迪托雷放下了自己手中的茶盏,“就这个,你一名男性也好意西和女士争抢?你看看巴雷特,他就没和你一样计较这个……”

“好的!好的!是我错了还不行吗?”面条在对方的狂轰滥炸之下立刻就举手投降了。

觉得应该给队友留点颜面的巴雷特立刻就插话到:“对了!两位雇主大人。这次的事件不会给你们造成什么影响吧!我们几位的根基可不再浅水城里,大可以一走了之。可是两位在浅水城花费这么的大力气,要是转移阵地的话,那损失可就大了。”

好像是自己的话语碰到了克莱玛蒂斯.博特和克劳迪娅.奥迪托雷的敏感处。两位少女头面色难看地低头看着桌子上的茶盏,一声不吭的好像是两座蜡像。

见到眼前的情况巴雷特立刻就道歉到:“对不起!我没想到……”

还没等巴雷特把话说完,克劳迪娅.奥迪托雷便摇了摇头:“你可没有什么好对不起我们的。要不是你的话,我这一次要白白消耗一颗复活石不说,恐怕还会被家族除名的。能够变成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是不幸当中的万幸了。”

“我也差不多!要不是你招来那些公正之主的圣武士的话,我现在的牧师身份十有八九是要丢了。”克莱玛蒂斯.博特自顾自地叹了口气。

听到这里的巴雷特皱着眉头询问到:“两位女士,具体是什么情况你们方便说一下吗?如果不太方便的话,就请当我什么都没问吧!”

“没什么好不方便的。只不过我们两个之后恐怕是不能再在浅水城发展了。”克劳迪娅.奥迪托雷一脸苦涩的说到。任谁要被迫离开自己经营了许久的起家之地,心中总是会感到不好受的。

“两位都是?”巴雷特一愣,随后有些关心地问到:“奥迪托雷小姐您的家族,难道就不愿意庇护您吗?说到底这件事情,您也只是因为博特小姐的原因,而被牵扯其中罢了。他们的做法是不是太令人寒心了。”

“虽然大家都知道我是被牵扯其中的,但是那几家失去继承人的大家族要找人泄愤的话,我难道还有什么办法反抗不成。所以我能够理解奥迪托雷家族的做法。”说着克劳迪娅.奥迪托雷端起茶盏润了润自己的喉咙。

紧接着这位大小姐又放开了自己那黄鹂般的嗓子:“奥迪托雷家族在浅水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大到他们不可能因为我的原因,而举家搬迁躲避那几个望族的报复打击。同时也小到无法为我阻挡接下来可能的报复袭击。所以做好的结果只能够是让我走,对他们来说只要我不在浅水城了一切都好办了。”

克莱玛蒂斯.博特伸手拍了拍自己好友的后背:“克劳迪娅都是我连累了你啊!”

“没什么好连累的。不过是换一个地方继续发展罢了。可惜在这个城市里住了这么久,多多少少已经有些情感了。突然好像是永远都不能够再回来的感觉,实在是令人有些难受呢!”克劳迪娅.奥迪托雷表现的还是十分理智的——并不是每个人都像灵鹦那样将游戏替换了现实的。

“雇主你话里的意思,难道是永远不能回来吗?”巴雷特大声叫到,他显然是被吓了一大跳。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误的话,奥迪托雷家家主的意思就是让我最好别再回来了。他的原话是,如果这次出手的那些家族全部没落的话,离开的我才能够再次回到这幢老宅之中。”说到这个的时候克劳迪娅.奥迪托雷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伤感。

参与的家族全部没落?这只要动脑筋想一想就知道是不太可能的事情。这一次事件后财富与商业女神教会虽然进行了报复,也让伊索尔特、波尔弗里、沃特金森这三家领头的大家族先后遭受的重创。但是根基雄厚的他们还远没到山穷水尽的时候。

或许在短时间内他们的声势会受到极大的阻碍。原本的竞争对手也绝对不会放过眼前落井下石的机会。可是望族终究是望族啊!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像能够在浅水城当中占有那么多明面资源的大家族,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被彻底打垮的。

仅仅是这三个阻力就成为了拦在克劳迪娅.奥迪托雷重回浅水城的一条天堑。当然了如果克劳迪娅.奥迪托雷有朝一日能够登上传奇宝座的话,这一切便会化作过眼烟云。不过那方面的可能性,在原住民们看来似乎比那三个家族一同没落的更小。

而在另外一个方面,就像是铎索尔圣武士所说的那样。这三家不得不出面承担责任的,仅仅是这次事件当中明面上跳的最欢的家伙。剩下的那些参与的小家族和个人的数量,恐怕会是这个的好几倍。所以按照奥迪托雷家族的说法,就算是那三家没落了,克劳迪娅.奥迪托雷也没那么容易回浅水城呢!

克莱玛蒂斯.博特收回了原本按在好友背部的手掌说到:“克劳迪娅,我怎么老是觉得奥迪托雷家族是准趁着这个机会把你赶出去。好侵占你属于你的那一份产业啊!”

“克莱玛蒂斯说得对,我也有这种感觉。”里埃尔莉也在一旁帮腔到。

面条用手按着自己的脑袋说到:“这让我想起了八点档播放的那些‘经典’老剧。豪门内斗争家产,要不要这么狗血啊!迪亚拉大陆的剧情策划难道是吃干饭的吗?”

听到面条那话的里埃尔莉,好没气地撇了撇嘴:“真正的豪门,才不会用电视剧当中那是低级的手段的。”

“说的好想你见过似的。”面条立刻就双手抱胸的将脑袋转到一边。

摸了摸自己下巴的巴雷特说到:“好了!好了!管它是不是黄金八点档的狗血电视剧。可奥迪托雷家族就算是真的准备侵吞奥迪托雷女士的家产。我想以我们现在的能力也阻止不了的吧!”

“这倒是没错!以我们现在的实力根本无力抗争。”克莱玛蒂斯.博特同样是叹了口气。随后一脸同情地望向了克劳迪娅.奥迪托雷:“只是可惜了你进入游戏的时候花费得那么多信用点啊!选择的身份产业什么的,系统在这方面实在是太坑人了。”

听到克莱玛蒂斯.博特说法的巴雷特,立刻就感觉到自己抓到了什么:“我想系统应该不会强夺个人资产。否则的话,以后哪里还有人会在这里面投钱啊!奥迪托雷小姐您应该去和家族的家族交涉一样,看一看能不能够从另外一方面获得补偿。最起码每个月的月供是要给一点的。我想奥迪托雷家族单单是为了名声,应该也不会在这方面做得太过才对。”

克劳迪娅.奥迪托雷同意地点了点头:“这方面我会去再去和那只老狐狸好好谈谈。该是我的还是我的。那家伙好事不同意的话,可就不要怪我坏他好事了。”

‘看样子奥迪托雷小姐也不是吃素的啊!背地里似乎也掌握了不少东西的样子……’巴雷特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将脑袋转向了自己的另外一位雇主:“那么博特小姐,请问您的情况是怎么样呢!”

“还能怎么样?从某种程度来说,我可要比克劳迪娅好多了。”克莱玛蒂斯.博特生了个懒腰到,“虽然浅水城同样是不能够呆了。不过因为成功解除了一场针对教会的阴谋,我的身份等级可是提升了不少。现在教会当中的地位,已经从原本实习者提升成为铜币了。同时沃菲尔德主教还给我准备了一封推荐信。让我能够成为一名传教牧师。”

游戏当中的传教牧师有点像是游方道士。他们往往不在固定的神殿当中任职,而是四处旅行传播着自己所信仰的神邸的教义。可以说是教会传教过程当中必不可要的一个组成部分。

不过传教牧师的责任重大,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够胜任的。同样的这身份这经历,在教会当中也算得上是一种资历了。所以克莱玛蒂斯.博特眼前的情况,究竟是亏是赚还真不好说。

“教会的待遇的确是好多了,这方面倒是没什么问题了。”紧接着巴雷特就皱起了自己的眉头,“那么我们现在需要关心的,还是之前提到的寻宝事宜。我们接下来的行程一定要走‘沃尔特’吗?刚刚得到的消息,去那里的航线非常有可能会被鱼人海盗袭击。”

“鱼人海盗?”听到这话的克莱玛蒂斯.博特立刻也同样皱眉到,“巴雷特你确定这是消息没错吗?我可没得到任何有关鱼人袭击船只的消息啊!”

喜欢网游秩序之剑请大家收藏:(www.csxsrc.com)网游秩序之剑长沙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网游秩序之剑最新章节 - 网游秩序之剑全文阅读 - 网游秩序之剑txt下载 - 风之旅人的全部小说 - 网游秩序之剑 长沙小说网

猜你喜欢: 我们是冠军穿越火线之生化枪神逍遥梦路冠军教父蜀山网游之天地红缨记翡冷翠的时代胜者为王无限之配角的逆袭惊悚乐园网游之巨灵骑士英雄无敌之穷途末路独闯天涯神级圣骑全职高手神级英雄喵客信条幽暗主宰天国的水晶宫大神修成之路枪械主宰超级包裹网游三国之城市攻略超凡黎明神级仙界系统
完本推荐: 重生之毒女世子妃全文阅读异世界的魔王大人全文阅读刀碎星河全文阅读重生反派女boss全文阅读天下无双:王妃太嚣张全文阅读凤凰错:替嫁弃妃全文阅读农家俏厨娘全文阅读完美世界全文阅读闪婚之宠你有恃无恐全文阅读宠妻如令全文阅读妖娆召唤师全文阅读妾色全文阅读黄金瞳全文阅读快穿虐渣宝典全文阅读农门医香之田园致富全文阅读嫡女重生之一品世子妃全文阅读清宫妾妃全文阅读史上第一祖师爷全文阅读万界永仙全文阅读重生之将门毒后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医品谪仙玄幻之最强驸马掌家小农女机战无限纵横超神踏诸天逍遥侯重生之苍莽人生武破九荒刀锋纪清宫重生升职记我家爹娘超凶的神州文武洪荒历韩四当官九天神皇总裁爹地宠上天大医凌然苍穹之上极品飞仙口袋传说尚书大人易折腰愿君未离帝妃临天道门法则永恒圣帝超神制卡师重生完美时代大道朝天诡秘之主快穿:炮灰女配,有剧毒

网游秩序之剑最新章节手机版 - 网游秩序之剑全文阅读手机版 - 网游秩序之剑txt下载手机版 - 风之旅人的全部小说 - 网游秩序之剑 长沙小说网移动版 - 长沙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