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长沙小说网 >> 网游秩序之剑 >> 第175章 危险!危险!

第175章 危险!危险!

从位面之门中涌|出的绿色浪潮就这样向着沃尔特港澎湃而去。而在那之前追杀着巴雷特的暴风领主便已经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因为他胸前挂着的一枚珍珠吊坠,突然就忽明忽暗地闪烁起亮光。

这只浑身电光闪烁的沙华鱼人,狠狠地瞪了巴雷特一眼。原本萦绕在身上的电芒更是随着他的情绪波动而“劈啪”作响——溢出的电光更是让街道上的碎石跳跃不止。

而被众多鱼人拱卫的风暴巫师,这时候的表情也发生了变化。可惜巴雷特对于沙华鱼人这个族群的表情和肢体语言没什么研究,在不确定前因后果的情况之下,实在无法通过观察鱼人的表情做出准确的判断。

‘算了!我又不是什么救世主,还是跑路要紧管那么多干什么。’将杂念从自己的脑袋当中赶出去之后,巴雷特头也不回地加快了自己的脚步。小心的跃过脚边的狗屎,踩着不知道是谁遗落下的三角帽,就这样朝着盾斧酒馆那扇依旧敞开的大门跑去。

与此同时,在看到巴雷特暂时脱离了沙华鱼人的威胁之后,那些呆在富贵年华旅馆瞭望台的玩家们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我就说巴雷特那家伙用不着我们担心的吧!不管面对什么样的情况,他基本上都会有着自己的计划。那家伙虽然是个什么都吃的老饕,但就是不肯吃亏的。”说话的同时里埃尔莉拍了拍身旁的几位同伴,将他们从玻璃幕墙边上给拉了进来。免得这儿老是晃动的人影吸引了底下那些鱼人的注意力。

而在玩家们身后,同样是欣赏了这场追逃战的基利普斯先生,眼睛之中也泛出了异样的神采:“真是一名勇猛果决的战士,而且在战术规划上也相当不错的样子。能够拥有这样的队友,博特牧师你可真是幸运呢!”

“怎么,你眼红了了吗!要是……”还没等克莱玛蒂斯.博特把话说完,无论是她还是基利普斯先生都莫名奇妙地打了个摆子。在那一瞬间他们两人就好像是被置于极地的冰窟一样,从肉|体到灵魂都被威力十足的寒流给侵袭了一番。

在周围的玩家眼中,屋子里这两位财富与商业女神牧师突如其来的抽|搐,也引起了他们的注意。这当中颇为紧张的克劳迪娅.奥迪托雷,正准备上前扶克莱玛蒂斯.博特一把。可就在她刚刚踏出一步的时候,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转眼之间自己就仿佛被置于一个潮|湿的泥沼之中。

而且不仅仅是陷入泥沼那么简单,克劳迪娅.奥迪托雷发现自己的四周笼罩着那伸手看不见五指的雾气。从那雾气之中更是不断传来某些她明明从未接触过,却又能够听得似懂非懂的低鸣。这是一种扭曲疯狂且乱无章法的话语似乎包含|着宇宙诞生之初便已经存在的某种混乱。惊人的讯息流不断冲击着克劳迪娅.奥迪托雷的灵魂,让此刻的她只能够紧抱着自己的头颅发出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哀嚎。

就在克劳迪娅.奥迪托雷觉得自己在这疯狂的絮絮叨叨当中就快要崩溃的时候。突然周围的迷雾突然出现了变化,一道圣洁而温暖的光辉穿透了迷雾的阻拦,照亮了克劳迪娅.奥迪托雷的心灵。那感觉就像是晨羲载曜,万物咸覩。

“克劳迪娅快醒醒,克劳迪娅你快醒醒啊!”的声音不断从光辉当中传来,顺着这个声音克劳迪娅.奥迪托雷迈开脚步朝着曦光的来源一路飞奔。同时伸出了自己的双手试图紧紧地拥抱那道光辉。

伴随着玩家们“醒了!醒了!终于是醒过来了。”的声音,克劳迪娅.奥迪托雷缓缓地抬起了自己那感觉到沉重无比的眼皮。当再一次用自己的双眼观察外部世界的时候,克劳迪娅.奥迪托雷才发现。自己现在正躺在克莱玛蒂斯.博特的怀中,而那双手更是用力地揽着克莱玛蒂斯.博特的脖子与肩膀。

两朵并蒂而生的优雅百合正在这间灯火通明的屋子里炫目绽放。引得那些在一旁围着一整圈的玩家和原住民,一同用调侃着的目光上下打量。

被那些带着异样的目光盯着的克劳迪娅.奥迪托雷脸颊上立刻就布满了红霞。有如娇|嫩的波斯菊合拢着花|苞般低下头去的克劳迪娅.奥迪托雷,立刻松开了揽着克莱玛蒂斯.博特的手臂。

随后她用手撑着地板试图挣扎着依靠自己站起来。不过之前的那段似真似幻的经历却像是抽干了克劳迪娅.奥迪托雷的体力。任凭着她怎么使劲却始终是瘫软在地毯之上。

“克劳迪娅你刚刚究竟是怎么啦!突然之间就这样晕倒可真的是将我们给吓了一大跳呢!”克莱玛蒂斯.博特一边轻轻地拍打抚摸着克劳迪娅.奥迪托雷的后背,一边用十足的忧虑语气问到。

“我刚刚晕倒了吗?”扶着椅子艰难地靠在上面的克劳迪娅.奥迪托雷,一边伸出双手揉搓|着自己的太阳穴,一边费力地回想着自己之前昏睡过去时的记忆或者说梦境。

见到克劳迪娅.奥迪托雷醒来的模样,里埃尔莉立刻从自己的腰包当中掏出了一个通透的水晶瓶。随后熟练地利用屋内的茶具冲泡了一份,带着春天大草原芬芳的淡绿色饮品。端着这杯饮料来到克劳迪娅.奥迪托雷身边的她递出了杯子:“先喝点东西吧!我想这个应该能够让你舒服一点。”

“这是什么啊!”皱着眉头接过里埃尔莉手中饮料的克劳迪娅.奥迪托雷有气无力地问到。

“法师在研究期间用来缓解精神疲劳的一种药剂。我觉得克劳迪娅你现在的情况和用脑过度的那些法师很像。想来这种药剂应该能够很快缓解你身上的症状才对。”说到这儿里埃尔莉似笑非笑地看着克劳迪娅.奥迪托雷,随后加了一句:“你放心,这种饮品可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虽然法师们偶尔会有些奇怪的嗜好,但是在放松的方式上还是和常人很相像的。”

“好吧!好吧!我喝就是了。”盯着手中杯子里那淡绿色的液体,克劳迪娅.奥迪托雷捏起自己的鼻子,闭着眼睛就往自己的嘴里灌。

紧接着就见到克劳迪娅.奥迪托雷拍着胸口弯着腰,发出了“咳!咳!咳!”的咳嗽声,明显是喝饮料的时候被呛到了。

“拜托你有必要做出这副苦大仇深的表现吗?正常一点把这药茶给喝下去的话,可不会像现在这样呛到喉咙里的。”里埃尔莉伸手轻轻地拍打起克劳迪娅.奥迪托雷的后背,似乎是想要令其尽快顺气。

好不容易缓过劲来的克劳迪娅.奥迪托雷,总算是觉得自己的呼吸变得顺畅了起来。这位刚刚才苏醒不久的少女费劲地爬到了一张有着天鹅绒垫的椅子上:“反正我就是讨厌那种味道。”

“明明是春季里青草的芬芳好不好。你这个没品位的家伙,这辈子就只能喝橘子糖水了。”说着里埃尔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样地瞪了自己的好友一样。

好像是已经对里埃尔莉的这种眼神见怪不怪了,克劳迪娅.奥迪托雷并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反应:“反正我就是只喜欢橘子糖水了。你们刚刚不是要问我为什么昏迷吗?我现在倒是想起来昏迷当中遇到的一件奇怪事呢!”

“昏迷当中遇见的奇怪事情?”克莱玛蒂斯.博特的眉毛一挑,瞳孔当中的光芒也变得锐利起来:“那究竟是什么,你倒是赶紧说啊!真的是急死我了。”

“说说说,我现在就说。”在克莱玛蒂斯.博特那灼热的目光注视之下,克劳迪娅.奥迪托雷立刻就讲述起了自己之前的经历:“最开始是因为看见克莱玛蒂斯你突然发生肌肉抽|搐了嘛?所以本准备上前去扶你一把的。结果不知道怎么的,突然之间就……”

“当然这仅仅是我脑袋当中的记忆啦!究竟是我自己的臆想还是幻象我可不清楚啊!”因为昏迷的时间并不算长,不一会儿克劳迪娅.奥迪托雷就将自己记忆当中的内容给一股脑地倒了出来。

听完了克劳迪娅.奥迪托雷的讲述之后,里埃尔莉好像是抓|住了什么,却又好像是被那玩意儿悄悄地从指缝当中给溜走了一样:“扭曲疯狂且乱无章法的低语吗?这种情况我之前好像是在哪一本书上面见过。可怎么就想不起来了呢!”

“知识技能(神秘)发动,玩家里埃尔莉进行技能鉴定。技能鉴定……你似乎并没有什么发现。”

“知识技能(历史)发动,玩家里埃尔莉进行技能鉴定。技能鉴定……你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可又不太确定。”

“知识技能(位面)发动,玩家里埃尔莉进行技能鉴定。技能鉴定……你的发现自己已经抓|住了对方的小尾巴。”

“知识技能(宗教)发动,玩家里埃尔莉进行技能鉴定。技能鉴定……关于不可名状之物,你有着一些浅薄的了解。”

系统的提示音就像是在刷屏一样,在里埃尔莉脑当中闪过。一个又一个的解密小游戏让我们的法师产生了一种即将抓狂的感觉:“该死!以后遇到这种情况我还是把判定结果交给骰子,由运气决定一切吧!要不然多来几次的话,老娘的更年期都要提前了。”

在经历了疯狂的知识鉴定游戏之后,里埃尔莉也总算是从克劳迪娅.奥迪托雷之前的遭遇当中整理出了一体头绪。不过就系统给出的这些讯息来看,里埃尔莉突然发现有些事情自己还是不要知道更加幸福啊!

不过里埃尔莉那突然阴沉下来的脸色,可逃不过在场诸位的目光。关心法师的拉露立刻就出声地问到:“莉莉,究竟是发现了什么居然让你的脸色变得这么差。”

“算了,还是说出来和大家一起讨论讨论吧!克劳迪娅.奥迪托雷的遭遇让我回忆起了一段关于波库鲁格的描述。”里埃尔莉说着摇了摇头,“希望我的想法是错的吧!真要是遇见那种怪物的话,我们恐怕是死定了。就连沃尔特港最后会留下什么样的残骸也都是一个未知数呢!”

“波库鲁格?”听到这个的克劳迪娅.奥迪托雷用力的敲打起了自己的脑袋,在一阵摇晃之后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软在了椅子上:“没错!应该就是这个名字没错。虽然我并不能够那些隐藏在迷雾之下的低语完全串联起来。不过真名师赋予我的力量,却是能够能够解析出一些东西的。只不过那种理解现实隔着一层薄纱,而莉莉你说出的名字却是让我捅破了最后的隔膜呢!”

真名师是通过理解万物共通的神秘语言才获取超自然力量的职业。着重感知世界的他们往往也更加容易受到外在环境变化的影响。显然之前海面上进行的诡异仪式,令克劳迪娅.奥迪托雷感知到了来自其他位面的不祥信息。所以才有了刚刚的晕倒和那诡异的梦境。

而沟通神邸的牧师同样是一个有着敏锐感知能力的群体。所以基利普斯先生和克莱玛蒂斯.博特两人,刚刚才会因为位面之门开启时所散发出的波库鲁格的气息而感到如坠冰窟。

从克劳迪娅.奥迪托雷口中听到那种答案的里埃尔莉整个人都快要跳起来了:“居然真的是波库鲁格?那种怪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波库鲁格?”克莱玛蒂斯.博特的皱着眉头似乎是在回忆着自己在浅水城当中阅读过的书籍。

“波库鲁格?”基利普斯先生摸着自己的下巴叨念着,似乎也在找寻着关于这个名字的记忆。

剩下的没有施法能力的两位玩家,则用一副莫名其妙的眼神左右扫视起眼前这几位变得神神叨叨的同伴。好在既然里埃尔莉已经给出了目标的名字,两位牧师检索起相关讯息来也不用像最开始的法师那样盲人摸象了。

很快的两人就分别获得了自己需要的讯息,基利普斯先生率先开口到:“居然是那位强大的存在吗?不过以对方的力量,应该不是那么容易就能降临主位面的才对啊!”

“没错!虽然波库鲁格的力量还称不上是外神。但是它仍旧拥有巨大的力量。更重要的是对方生活在某个偏远而荒凉的位面或是失落已久的异界维度中。想要在主位面降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克莱玛蒂斯.博特点了点头附和到。

“两位请不要忘记,波库鲁格这种异类在主位面可是存在教团的。虽然的教众更多的是怀着恐惧而非尊崇的态度礼拜他们的‘神祗’。但是不少水生种族—特别是那些饱受外来者的侵|犯的部族,特别崇拜这位有着复仇领域的存在。”说着里埃尔莉加重了自己的语气,“更别忘了今天进攻沃尔特港的鱼人也是一种水生族群。这次突如其来的进攻背后,是不是也隐藏着什么?比如说仪式或者血祭。”

里埃尔莉日的每一句都像是打在了基利普斯先生还有克莱玛蒂斯.博特的胸口之上。特别是基利普斯先生现在的额头山已经布满了汗珠。

在几位的争论当中再次来到阳台之上躲清静的面条,突然就像是被钉子扎了脚板心一样叫起来:“你们现在不要在争什么了。我想大家出来看一看外面新出现的这些怪物,应该就能够有结论了才对啊!”

基利普斯先生几乎是跳的从坐着的椅子上弹了起来,随后更是直扑阳台:“出现了怪物?那些鱼人呢!鱼人去哪里了。”

游荡者往往是队伍最外侧的警戒线,他们游弋在队伍周围时刻警惕着那些可能造成威胁的敌人。肩负着这种责任的面条即便是屋中,也不忘记是不是地透过玻璃幕墙观察外面的情况。

面对着出乎意料的变化,面条的上下两片嘴唇飞快地开始了碰撞:“鱼人在巴雷特逃脱之后好像就有散的迹象!不过那时候我还以为它们,不过是像以往那样开始搜刮底下的店铺而已。可是这些怪物出现之后就像是消失了的鱼人,更像是之前就知道接下来说要发生的事情,结果抢先逃走了一样。”

“这种怪物!这种怪物!”来到玻璃幕墙后的基利普斯先生看见街道上那绿压压的一片之后,就像是傻了一样叨念个不停。

“啊”“天哪这是什么?”随后赶来的克劳迪娅.奥迪托雷和里埃尔莉也在那眼球外鼓、嘴唇突出而无法合拢、长着形状奇特的耳朵、不能发声的绿色怪物面前被吓得花容失色。

“的确那个怪物的本体是没那么容易进入主位面。可是有着足够的准备的话,将那一位的仆人召唤到主位面来却是可行的。”说到这里的基利普斯先生叹了口气,“几位我想富贵年华旅馆现在急需你们的力量。面对这样的怪物,我们必须将所有的力量团结起来,才有活下去的希望。”

“你认为我们现在有拒绝的立场吗?”里埃尔莉无奈地两手一摊,显然同意了对方的邀请。巴雷特走后就成了队伍当中主心骨的她。在见到眼前的景象之后,立刻就决定全力参与到富贵年华旅店的防卫工作当中。

眼前的情况只要有理智的人就会明白,血染灰花团队和富贵年华旅店这两者之间,是和则利分则弊的局面。街道上那些不断涌|入的可怕怪物,显然不像是仅仅顺道路过的样子。而已经被那突如其来的怪物潮水给困在房子里的玩家们,现在除了死守屋子之外,再也没有什么更好的求生选择了。

同样的作为旅馆的管理者,基利普斯先生发现面对眼前这些可怕的怪物。单单是凭借富贵年华旅馆原本的守卫,似乎是已经无法保证其中的安全了。这让原本并不想让里埃尔莉一行插手其中的基利普斯先生也不得不发出了邀请——即便他知道就算是加了里埃尔莉等人之后,双方的实力对比的差距一样大得惊人。可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之下,多一分胜算也是好得啊!

而就在那些留在旅馆当中的同伴们不得不拿起武器,为自己的将来搏出一条出路的时候。摆脱了鱼人追猎的巴雷特总算是再次踏入了盾斧酒馆的大门。

可惜的是眼前的盾斧酒馆在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热闹劲。现在的它就像是刚刚遭遇了过境的台风一样——从吧台到大堂都一片狼藉。

翻倒的桌椅歪七扭八地在地上,被风吹得来回晃动。木头的,金属的,玻璃的酒杯有的被打碎,有的被踩扁,仅仅是剩下少数的几个还能够保持完整。

大量的酒水和之前顾客所遗落的物品混在一起,让地面看起来有种异样的恶心感。不过为了摆脱前往神殿等待复活的可能结果,巴雷特还是毫无迟疑的踩入了这片狼藉之地中。

小心地跨过倒地的桌椅,避开滑腻的酒水混合物,更重要的是躲过那些有可能伤到人的玻璃渣。看着桌椅倒伏的方向,巴雷特发现之前的警报被人解释之后,盾斧酒馆当中的顾客们居然是朝着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运动的。其中一个不用想都知道是酒馆的大门,而另外一个则是酒馆当中的吧台。

‘看来我的运气还真不错!盾斧酒馆虽然看起来有点矮人风格。但是骨子里还是一间人类构造的建筑。’想到这里的巴雷特伸手翻过吧台。

“啪——”精金制成的铠甲还有身上的其他负重说带来的沉重分量,将巴雷特的手印留在了这木质的吧台之上。

回头看着吧台上印出来的那个手掌,巴雷特挠了挠自己的脑袋:‘早知道我就绕行了。还好这印记不是太深。不知道哪位大个子的矮人老板回来之后会不会找我麻烦。要他真是一名矮人战争领主的话,那我可就倒霉了。’

不过眼前可在是逃命的关键时刻,这样子的想法刚刚在巴雷特的脑袋出现,立刻又被他忘在脑后了。一步上前的巴雷特掀开了通往后厨的帘布。

喜欢网游秩序之剑请大家收藏:(www.csxsrc.com)网游秩序之剑长沙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网游秩序之剑最新章节 - 网游秩序之剑全文阅读 - 网游秩序之剑txt下载 - 风之旅人的全部小说 - 网游秩序之剑 长沙小说网

猜你喜欢: 杀手丛林蛮荒大纪蜀山大掌教网游之代练传说禁区之雄得分之王网游秩序之剑天国的水晶宫英雄联盟之极品天才凶兽前锋超级训练大师超级包裹绝对牧师绿茵之黑暗后腰游戏主播系统炼神领域全能篮板痴汉足球豪门独闯天涯网游之天地穿越火线之生化枪神通关基地神级仙界系统主神崛起俺是一个贼超凡黎明
完本推荐: 古代穿越日常全文阅读系统小农女:山里汉子强宠妻全文阅读奸雄天下全文阅读至尊狂妻全文阅读恐怖都市全文阅读穿越之幸福日常全文阅读剑逆苍穹全文阅读神道丹尊全文阅读绝色病王诱哑妃全文阅读地主婆的幸福生活全文阅读恰似寒光遇骄阳全文阅读我的超神空间全文阅读特战狼王全文阅读重生军嫂攻略全文阅读移动藏经阁全文阅读武神空间全文阅读农女大当家全文阅读气冲星河全文阅读女主渣化之路全文阅读赠君一世荣华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神运仙王觅仙道三界红包群至尊剑皇道门法则武神皇庭总裁大人,再爱我一次最强弃兵神州文武我是仙凡电影世界私人订制重生九零神医福妻医品谪仙跟科技树谈恋爱[三国]绝代名师腹黑霍少如狼似虎重生之苍莽人生乱世枭雄之红颜劫造化之王狂神刑天花娇从1983开始韩四当官神级小村长万古大帝快穿:鬼畜男神,宠上天!神医弃女璀璨王牌我有一张沾沾卡逆世魔尊:小凤君,来伺候!

网游秩序之剑最新章节手机版 - 网游秩序之剑全文阅读手机版 - 网游秩序之剑txt下载手机版 - 风之旅人的全部小说 - 网游秩序之剑 长沙小说网移动版 - 长沙小说网手机站